2009-03-13

是Deliberation,還是Manipulation?

連續幾天都在思考,到底理想中的Deliberation有沒有在地球發生過?還是,只有Manipulation?

商議民主理論的假設,就是每一個人都有獨立的認知和分析能力,能憑自由意志作出理性判斷。但是,人本身就是社會動物,對事物的理解肯定受本身教育、文化背景、社會地位、性別、朋輩、黨派甚至本身的利益關係左右,這個在亞洲國家尤為明顯。

所以,放眼推行民主選舉的亞洲國家,人民對政府的情緒很容易受到操控,不論是執政者,還是反對黨派。人民是否真正能夠對國家政策作出理性判斷,還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我不是否定選舉對民主發展的重大作用,然而,我們必須尋找選舉以外的辦法,來填補選舉文化的引伸出來的不平等現象,及減低Manipulation對人民的影響力。

推行多年的西方自由民主國家,民主理論家已經不再主張單憑選舉作決策,因為太容易受到政治干預,而是尋求其他有利於營造政策討論氛圍,及更能顧及弱勢群體和生態環境的方案。

在這個大前提下,對政策認知便是不能缺少的一步。但目下的政策辯論,往往就是一場語言暴力的遊戲,既得利益者往往主導問題的論述,並借助政治正確性化為主流說法。結果,人民不是選擇歸邊,便是成為沉默大多數。

筆者一直觀察中國近年沸沸揚揚的網路言論,大部分都只是語言的較勁,不分高下,卻鮮見自由意志的辯論。我們到底需要什麼樣的體制,來確保政策論述不會出現壟斷和不平等現象?我仍在尋找答案。

1 則留言:

goooooood girl 說...
網誌管理員已經移除這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