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9-28

三聚氰胺只是化學災難的冰山一角

三聚氰胺可說是近來曝光率最高的名詞,
至少全球五分一人口幾乎天天都要面對它,
其影響力更已遍佈全球每一角落。

不過,當世人的目光都放在三聚氰胺的非法使用和食物安全監管,
卻往往忽視了全世界尤其是中國化學品濫用的事實。

化學工業蓬勃發展始於戰後,
當時百廢待興,適逢大量軍事資源漸轉民用,
因此在市場上推出大量化學品,
從消費品到工業、農業用途都有,
就是要「滿足市場對化學品的需求」。

可是,沒有人知道這些化學品給人類帶來的災難,
胡亂傾倒更造成了歷史上多次嚴重的污染事故。
教訓固然是有所汲取,
可是生意卻依然照做。
政治體制的缺失更把事情越鬧越大。

今天,三聚氰胺不過是又一個化學災難的代名詞。
大家還記得孔雀石綠嗎?還記得蘇丹紅嗎?
不應該放進食物鏈的化學品再一次超過界線。
更甚的是,當三聚氰胺事件曝光,奶農竟把牛奶倒進河裡,
這豈不是製造另一種污染?
這一代人是否應該對使用化學品的後果有多一點認知和責任?

在這個經濟全球化的年代,生產線也已經全球化,
「中國製造」早就已經無孔不入。
禁制中國問題產品並不是解決方法。
相反,要避免下一次三聚氰胺事件,
國際社會不能因為中國的經濟實力而軟化立場,
而是要讓每一個人知道,三聚氰胺已經影響全世界人民的福祉,
不獨是中國本身。

嚮往黃金的70/80年代

朋友說羨慕我生於70年代,
因為生於80年代的她,
很多美好的旋律已經消失,
只能從舊唱片中回味。
確實70/80年代還有很多優美的旋律,
百聽不厭。

不過,我一路走來,
也許都視之為理所當然。
我覺得她是一種對「異國」的嚮往,
因為她沒有經歷過,
也因為她不是來自那個年代,
才會出現的一種迷戀。
就如我會嚮往異國的風情,
很想避開香港的煩囂一樣。

我相信地球其他角落的人,
也會同樣尋找他們心中的「香港」。

其實,多一些人迷戀異國也不錯,
起碼可以促進文化交流,
也可以促使旅遊業發展,
何樂而不為?

2008-09-13

三鹿奶粉混醬之極

三鹿集團的公布,有幾點可議之處:
1. 據報今年3月份已有人向公司報告飲用後出問題,廠方已向有關當局報告事情,可是有關部門的檢測卻說符合國家標準;
2. 到6月時,案例增加,開始進行調查;
3. 到8月,三鹿認定是不法奶農摻入三聚氰胺,企圖把責任推到「不法奶農」。

如果三鹿所言屬實,我必須提出以下問題:
問題1: 三鹿應於三月就公布有問題的奶粉批次,立即回收,而不是等到問題擴散到全國的今天才公布;
問題2: 國家和地方質檢部門找不到問題源頭就草草了事,究竟是部門疏失還是涉及其他更為不法的行為,耐人尋味;
問題3: 8月找到所謂「不法奶農」而不公布,明顯是由於北京奧運;
問題4: 一家負責任的企業對採購原材料的質量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可是我們中國企業一開始就想卸責;
問題5: 比起同樣出問題的日本和歐美食品企業,對於如此重大的食品問題,中國的食品企業反應慢、圖隱瞞、卸責任,而且政府也疏於監管,難怪沒有人會對「中國製造」投以信心。

但這樣卻苦了沒有能力買外國品牌的貧苦老百姓。

2008-09-06

BarCamp: 香港唯一的網路工作者博覽會

barcamp Hong Kong 2008終日埋首於機器前,視野難免有點局限。要走出辦公室,連結其他同業,看看他們的工作成果,卻又苦無平台。在香港往往只有電腦展那種消費為主的買賣,欠缺分享和討論。所以,當我看到BarCamp的創辦和舉辦,便第一時間報名參加。

儘管BarCamp時間緊迫,都是蜻蜓點水,但只要你想分享工作成果或心得,不論是網路行銷方案,還是最新技術發展,BarCamp絕對是你的理想平台。所以我也接收了不少資訊,掌握了多少最新行情,獲益不少。

畢竟,香港是功利商業社會,不重視研發方案,網路行銷也不普及。就現場所見,有網路行銷經驗的人寥寥可數,而且都是來自歐美國家的人。他們也明白香港以至亞洲的消費行為模式並不一樣,所以只能鋪陳歐美經驗,卻沒有什麼本地經驗可供參考。

另一個特點是,香港有很多開發方案的人才,但都是以技術人員為主,對於怎樣發展出一套可行的商業模式,都仍在摸索中。當中不少參與者都擁有iPhone,但iPhone仍未佔香港市場的1%,究竟他們在iPhone的投入能否得到回報,仍是一個謎。唯一一個清楚的是,iPhone模式將會主導未來手機的發展,走向標準化,打破不同品牌、以至不同網路供應商各自設定的門檻。

在場不少參與者涉及的工作範圍,早已不只是香港,而是大中華地區,甚至是亞太地區,原因是香港市場的局限。就以手機為例,當全亞太地區都熱衷於手機短訊、鈴聲、遊戲,甚至上網等,香港卻仍然處於開發階段,進展緩慢,甚至已經退出市場,原因就是六大網路供應商的壟斷,收費和門檻之高令人卻步。業者唯有轉戰內地發展,也感嘆香港同路人少。

不過,儘管如此,不少來自歐美國家的人仍然樂於在香港進行嘗試。就像會議搞手所主辦的Web Wednesday,就是明白亞洲國家實際經驗之不同,希望創立一個平台,加強同業交流,加快網路社會發展。畢竟,網路工作者是一群替客戶「實現夢想」的人,不只要親手「實現」,多進行交流也有助「造夢」,走在客戶之前頭,與客戶同享網路世界的夢。

BarCamp本身就是一個很好的嘗試。今年是第二屆舉辦,希望以後仍會繼續舉辦,讓同業通過這個平台分享經驗和推銷方案,也好讓我繼續知道最新行情。

2008-09-05

另一隻眼看泰國政局

曼谷郵報報導剪影 (c)泰國經理報(Manager Daily)近日泰國爆發的政治危機,都是香港以至整個亞洲民眾關心的議題。不少輿論並不支持反對派連日的示威,認為即使總理沙馬領導的政黨涉嫌在農村買票賄選,也不應該煽動群眾和軍方推翻政府。

固然,反對派以民主為名,提出一個民主倒退的政制,即減少直選議席,恢復類似香港的功能組別議席,是有很大商榷餘地。但是,這場政治危機的背後,卻隱藏著泰國多年來居住在曼谷的城市中產階層也沒法解決的社會問題,相信很多亞洲國家,包括中國也正面臨同樣的危機。

泰國在東南亞國家之中算是經濟最早起步的其中一個,但是發展傾斜到大曼谷地區,全國的經濟收入大部分都來自曼谷,而很多農村人口不是為了生計而跑到城市打工,便是留在農村望天打卦,城鄉差距的問題逐漸浮現出來。

大概八年前有幸到泰國出席一個民間組織大會,當時在反對修建大壩的群眾都訴說他們的境況:很多農村的年青人成為了城市的廉價勞動力,女性選擇做娼妓,希望他朝富裕的例子比比皆是。由於政府重視基礎建設而輕忽農民的需要,農村發展一片空白,修建大壩成為反對政府的一個導火線。

所以,當上一任總理他信提出要在農村實現宏圖大計,幫助農村振興經濟,便成為了農民的期盼。這些項目主要是興修水利,及借貸鼓勵農村種植較高出口價值的農作物,例如水果等等。可是這些政策卻忽視了實際可行性,需要較長的回報期,而且也會破壞原有的生態環境。加上,全球暖化,氣候反常,湄公河百年不遇的大水災,農作物失收,都是政府原先沒有預計。政府沒法解決燃眉之急,於是『直接派錢』之聲便不絕於耳。

城鄉差距的困局,已經使城市中產菁英與農村貧困人口的利益對立起來,並浮現在社會大眾面前。通過政治協商,甚至全民公決來解決問題,未免只是權宜之計。在這段非常時期,如果政治領袖,包括政府和反對派真的是為國家穩定著想,理應放棄眼前的利益,而且不應為了自己的利益而扭曲民主制度,甚至回到軍人年代。單靠改變政治制度,並不能改變城鄉差距的事實。

城鄉差距不是泰國獨有。中國企圖把農村地區城市化,農村人口移送城市,來解決城鄉之間資源分配失衡所帶來的社會不穩定。我相信大部分國家都企圖用這種策略,化解危機。可是,金權政治卻同時使這種策略失效,而演化成政治危機。

要認真面對問題,需要的不僅是領袖的政治智慧,資訊公開透明的社會,更需要社會大眾的共識和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