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5-03

悼柏楊

柏楊《醜陋的中國人》的圖像念中學時,一直對中國人的身份感同身受,雖不至於說完全認同,但至少也有一種單純的,對建設祖國的積極願望。所以,當時台灣作家柏楊著作了《醜陋的中國人》,我感到有點不齒,我覺得這必然是個別人士嘩眾取寵,博取文化界注目之舉動。

然而事隔兩年,書也出版了兩年,適逢中國發生了近代史上最大規模的學生運動。柏楊的語句,對於中國的知識份子,包括我在內猶如當頭棒喝。儘管柏楊的寫作脈絡,是經歷了白色恐怖的台灣,但《醜陋的中國人》活像一本預言書,印證於往後在中國或台灣發生的重大事件。我這樣說,也許是有點悲哀。

柏楊逝世的今天,兩岸風雲色變,台灣經歷政黨二次輪替,國民黨重新執政,而對岸的中國,卻再次發生西藏騷亂,引發隨後的反華風波和出國憤青鬧事的場面。柏楊去世,卻讓我更添悲哀,就像他對中國人文化逆耳忠言將會隨之消音。

醜陋的中國人》已經出版超過20年,在中國曾經是禁書,即使至今也不能廣泛流通,在當下熾熱的民族情緒,我悲哀柏楊的忠言,有哪個憤青會聽進耳裡,反省自己這些年裡的所作所為?

柏楊教曉我應該怎樣對待自己國家,他的言語雖然尖酸刻薄,但卻就是那種對中國的『恨鐵不成鋼』,中國人在世界面前仍然如此『醬缸』,單是那種不是自卑便是自大的扭曲心態,便足以教人搥胸。

中國早已是世界強國,不用言喻,可是在世界面前,仍然找不到應有的自信,我們的社會到底什麼出了問題?柏楊在台灣一路走來,已經身體力行,做了他要做的事。中國人,你看得清楚嗎?

相關文章:
陶傑:永恆的醬缸造就了柏楊的不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