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2-07

China is a threat to democracy?

念亞洲研究碩士課程時開始接觸西方哲學如果看待東方哲學,從薩伊德的『東方學』(Orientalism)到亨廷頓的『文明的衝突』,從沒間斷的思考,尤其是中國崛起早已成為西方學術界熱門話題。

不過,西方學者的論述老是給人一種西方本位的印象,可是有些論述確實只有西方社會才能繁衍,東方社會卻一直缺位。前港督彭定康(Chris Patten)今年重臨香港,宣傳他的最新著作"What's Next: Surviving the Twentieth Century"。在回應中國崛起時,他指出:

"China is I think the first example of a country which has done astonishingly well in this international system, but challenges its basic foundations. (我認為中國是在這樣的國際體系下表現好得叫人驚訝的一個例子,但它也同時在挑戰這體系的根基。)"

他所指的根基,其實是多年來西方社會在全球推動的民主政治。沒有人懷疑民主政治是全世界人民所嚮往,問題是除了西方社會以外的另一種民主政治論述還沒有及時出現。而中國的崛起卻在『專制、非自由、重商主義(authoritarian, illiberal, proto-capitalism)』下成為了發展中國家政治發展的『典範』,不得不讓推動西方民主的政治家感到不安和困擾。

最近,已實施多年民主選舉的亞洲國家卻面臨著政治紛亂的局面,尤其是泰國親政府和反政府勢力的對峙,各不相讓,卻給中國學者一個乘機推銷中國模式的時機。當筆者看到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亞非所副所長翟崑在人民日報海外版發表文章宣稱:

『泰國動亂與亞洲其他國家的動亂再次表明,一個國家的穩定性是多麼重要!』

然後又指出:『中國可與亞洲國家共同分享30年來協調好改革、開放、穩定三者之間關係的有效經驗,這有利於中國「睦鄰、富鄰、安鄰」等周邊政策的落實。』

這樣的論述無疑應驗了彭定康的憂慮,也衝著堅持西方民主的政治家而來。可是,歷史還沒有蓋棺定論,共識政治也不是一天就學會,泰國、台灣和韓國等國家雖然面對政治紛亂,但也是一個人民學習民主的歷史進程。

彭定康擔心發展中國家會像中國那樣,為了經濟發展而開民主倒車,不是沒有根據,但如果我們是真心推動和堅信民主發展,而非保衛西方在發展中國家的既得利益,對民主發展的挫折我們不必過度憂慮。

當我們的子孫回頭看這段歷史長河,也許會認為這是國家民主發展必須經歷的階段。中國還沒有機會經歷這樣的階段,如此評論別國的民主發展也許是過早下判語吧!

參考文章:
1. 'China is a threat to democracy', BBC News
"前港督彭定康:中國是民主的威脅", BBC中文網

2. "泰国动荡的启示:国家稳定事关全局",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08-12-06

中國海外投資須顧環境、社會及政治責任

中國企業在海外投資日漸增加,有逐漸取代發達國家的趨勢。正當發達國家向發展中國家輸出資本主義,基建投資為當地人帶來更多的不公平、貧富差距日漸擴大、環境資源消耗,中國的崛起是否繼承這種模式?而中國在環境和人權欠缺世界認可的標準,更讓民間團體擔心中國企業的投資會為當地人帶來更大的苦難。因此,每當中國企業涉及海外的巨大、具爭議性的投資項目,都會引來國際輿論的關注。

這個星期,媒體分別報導了中國水利水電建設集團在西非國家加納修建的布維(Bui)水電站進行了大江截流,而同時中國核工業第二二建設公司在東帝汶修建的重燃油(Heavy Fuel Oil)電站卻遇到當地反對黨的司法阻撓。

加納布維水電站

布維水電站位於加納的黑沃爾特河流域,也屬於布維國家公園範圍。因此,世界雨林運動組織擔心布維水電站會淹沒稀有黑犀牛及當地野生魚類、鳥類和蝴蝶的棲息地,而且數以千計的當地人也要被迫遷移。

事實上,1965年,80,000名當地農民已經由於修建另一個水電站-阿科桑布水電站而被迫遷徙,導致嚴重的疫症爆發,包括瘧疾及其他水生疾病,後來,在1978及1981年,由於修建Kpong水電站而遷移6,000人,導至移民爆發衝突。

英國亞伯丁(Aberdeen)大學的生物學家Daniel Bennett指出布維國家公園是沃爾特河流域最後一片未受干擾的生態系統,一旦修建大壩,當地的稀有植物便會消失,犀牛賴以維生的生態環境受破壞。他也指出承建商所進行的環境影響評價卻對這個問題的後果視而不見。

東帝汶的重燃油電站

另一方面,東帝汶的重燃油電站也引起了審批撥款程序的爭議。據東帝汶民間組織『走在一起』(La'o Hamutuk)的發言人Staveren指出,一個基建項目從規劃、投標到環評等程序,通常需要一年時間。可是,由中國核工業第二二建設公司成功投得的兩個重燃油電站項目所只花了三個月時間,而投標書卻只有五頁。他們質疑東帝汶政府為中國企業開了方便之門,違反既定的審批程序。

此外,東帝汶政府為了成功讓中國企業投得項目,儘管在八月份提出財政預算案時,3.9億美元電廠項目的額外撥款被國會否決,政府卻繞過國會耳目取得有關撥款。Staveren指責政府違憲。

重燃油發電技術由於產生高濃度的硫化物和煙霧,不符合當今的環保標準,故在八十年代逐漸被發達國家淘汰。可是,東帝汶政府竟然把人家唾棄的技術拿為己用,逆當今對抗全球暖化的大趨勢。東帝汶的反對黨於是向上訴法院提出反對,而法院也裁定電廠項目預算違憲。

東帝汶政府向來被外界視為親華。早在七十年代,中國已與當時的東帝汶獨立運動來往頻繁。不少分析認為,出於戰略考慮,中國與東帝汶友好,可以制衡澳洲在區內的影響力,有利中國企業的石油和天然氣勘探。

國際危機組織的東南亞項目主管John Virgoe認為,中國援助東帝汶是一件好事,但是,與其援建污染的能源項目,倒不如花錢資助扶貧和清潔能源項目。他認為中國在援助發展中國家的事情上,仍處於學習階段。

他所言甚是。事實上,發達國家援助發展中國家引發爭議,屢見不鮮。究其原因,是發達國家政府不斷輸出技術,而沒有照顧發展中國家的真正需要,忽略對當地社會和環境的影響,更遑論破壞當地政府的管治,成為政治紛亂的禍首。

中國是否能從發達國家過往的經驗學習,尊重當地人的權益,改善項目管理和審批程序,對相關政治問題加強敏感度,仍然有待我們繼續關注。

參考文章:
1. "East Timor kills Chinese power deal", Asia Times Online.
2. "Environmental concerns as Ghana's Bui Dam starts construction", KHL Group.

2008-09-28

三聚氰胺只是化學災難的冰山一角

三聚氰胺可說是近來曝光率最高的名詞,
至少全球五分一人口幾乎天天都要面對它,
其影響力更已遍佈全球每一角落。

不過,當世人的目光都放在三聚氰胺的非法使用和食物安全監管,
卻往往忽視了全世界尤其是中國化學品濫用的事實。

化學工業蓬勃發展始於戰後,
當時百廢待興,適逢大量軍事資源漸轉民用,
因此在市場上推出大量化學品,
從消費品到工業、農業用途都有,
就是要「滿足市場對化學品的需求」。

可是,沒有人知道這些化學品給人類帶來的災難,
胡亂傾倒更造成了歷史上多次嚴重的污染事故。
教訓固然是有所汲取,
可是生意卻依然照做。
政治體制的缺失更把事情越鬧越大。

今天,三聚氰胺不過是又一個化學災難的代名詞。
大家還記得孔雀石綠嗎?還記得蘇丹紅嗎?
不應該放進食物鏈的化學品再一次超過界線。
更甚的是,當三聚氰胺事件曝光,奶農竟把牛奶倒進河裡,
這豈不是製造另一種污染?
這一代人是否應該對使用化學品的後果有多一點認知和責任?

在這個經濟全球化的年代,生產線也已經全球化,
「中國製造」早就已經無孔不入。
禁制中國問題產品並不是解決方法。
相反,要避免下一次三聚氰胺事件,
國際社會不能因為中國的經濟實力而軟化立場,
而是要讓每一個人知道,三聚氰胺已經影響全世界人民的福祉,
不獨是中國本身。

嚮往黃金的70/80年代

朋友說羨慕我生於70年代,
因為生於80年代的她,
很多美好的旋律已經消失,
只能從舊唱片中回味。
確實70/80年代還有很多優美的旋律,
百聽不厭。

不過,我一路走來,
也許都視之為理所當然。
我覺得她是一種對「異國」的嚮往,
因為她沒有經歷過,
也因為她不是來自那個年代,
才會出現的一種迷戀。
就如我會嚮往異國的風情,
很想避開香港的煩囂一樣。

我相信地球其他角落的人,
也會同樣尋找他們心中的「香港」。

其實,多一些人迷戀異國也不錯,
起碼可以促進文化交流,
也可以促使旅遊業發展,
何樂而不為?

2008-09-13

三鹿奶粉混醬之極

三鹿集團的公布,有幾點可議之處:
1. 據報今年3月份已有人向公司報告飲用後出問題,廠方已向有關當局報告事情,可是有關部門的檢測卻說符合國家標準;
2. 到6月時,案例增加,開始進行調查;
3. 到8月,三鹿認定是不法奶農摻入三聚氰胺,企圖把責任推到「不法奶農」。

如果三鹿所言屬實,我必須提出以下問題:
問題1: 三鹿應於三月就公布有問題的奶粉批次,立即回收,而不是等到問題擴散到全國的今天才公布;
問題2: 國家和地方質檢部門找不到問題源頭就草草了事,究竟是部門疏失還是涉及其他更為不法的行為,耐人尋味;
問題3: 8月找到所謂「不法奶農」而不公布,明顯是由於北京奧運;
問題4: 一家負責任的企業對採購原材料的質量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可是我們中國企業一開始就想卸責;
問題5: 比起同樣出問題的日本和歐美食品企業,對於如此重大的食品問題,中國的食品企業反應慢、圖隱瞞、卸責任,而且政府也疏於監管,難怪沒有人會對「中國製造」投以信心。

但這樣卻苦了沒有能力買外國品牌的貧苦老百姓。

2008-09-06

BarCamp: 香港唯一的網路工作者博覽會

barcamp Hong Kong 2008終日埋首於機器前,視野難免有點局限。要走出辦公室,連結其他同業,看看他們的工作成果,卻又苦無平台。在香港往往只有電腦展那種消費為主的買賣,欠缺分享和討論。所以,當我看到BarCamp的創辦和舉辦,便第一時間報名參加。

儘管BarCamp時間緊迫,都是蜻蜓點水,但只要你想分享工作成果或心得,不論是網路行銷方案,還是最新技術發展,BarCamp絕對是你的理想平台。所以我也接收了不少資訊,掌握了多少最新行情,獲益不少。

畢竟,香港是功利商業社會,不重視研發方案,網路行銷也不普及。就現場所見,有網路行銷經驗的人寥寥可數,而且都是來自歐美國家的人。他們也明白香港以至亞洲的消費行為模式並不一樣,所以只能鋪陳歐美經驗,卻沒有什麼本地經驗可供參考。

另一個特點是,香港有很多開發方案的人才,但都是以技術人員為主,對於怎樣發展出一套可行的商業模式,都仍在摸索中。當中不少參與者都擁有iPhone,但iPhone仍未佔香港市場的1%,究竟他們在iPhone的投入能否得到回報,仍是一個謎。唯一一個清楚的是,iPhone模式將會主導未來手機的發展,走向標準化,打破不同品牌、以至不同網路供應商各自設定的門檻。

在場不少參與者涉及的工作範圍,早已不只是香港,而是大中華地區,甚至是亞太地區,原因是香港市場的局限。就以手機為例,當全亞太地區都熱衷於手機短訊、鈴聲、遊戲,甚至上網等,香港卻仍然處於開發階段,進展緩慢,甚至已經退出市場,原因就是六大網路供應商的壟斷,收費和門檻之高令人卻步。業者唯有轉戰內地發展,也感嘆香港同路人少。

不過,儘管如此,不少來自歐美國家的人仍然樂於在香港進行嘗試。就像會議搞手所主辦的Web Wednesday,就是明白亞洲國家實際經驗之不同,希望創立一個平台,加強同業交流,加快網路社會發展。畢竟,網路工作者是一群替客戶「實現夢想」的人,不只要親手「實現」,多進行交流也有助「造夢」,走在客戶之前頭,與客戶同享網路世界的夢。

BarCamp本身就是一個很好的嘗試。今年是第二屆舉辦,希望以後仍會繼續舉辦,讓同業通過這個平台分享經驗和推銷方案,也好讓我繼續知道最新行情。

2008-09-05

另一隻眼看泰國政局

曼谷郵報報導剪影 (c)泰國經理報(Manager Daily)近日泰國爆發的政治危機,都是香港以至整個亞洲民眾關心的議題。不少輿論並不支持反對派連日的示威,認為即使總理沙馬領導的政黨涉嫌在農村買票賄選,也不應該煽動群眾和軍方推翻政府。

固然,反對派以民主為名,提出一個民主倒退的政制,即減少直選議席,恢復類似香港的功能組別議席,是有很大商榷餘地。但是,這場政治危機的背後,卻隱藏著泰國多年來居住在曼谷的城市中產階層也沒法解決的社會問題,相信很多亞洲國家,包括中國也正面臨同樣的危機。

泰國在東南亞國家之中算是經濟最早起步的其中一個,但是發展傾斜到大曼谷地區,全國的經濟收入大部分都來自曼谷,而很多農村人口不是為了生計而跑到城市打工,便是留在農村望天打卦,城鄉差距的問題逐漸浮現出來。

大概八年前有幸到泰國出席一個民間組織大會,當時在反對修建大壩的群眾都訴說他們的境況:很多農村的年青人成為了城市的廉價勞動力,女性選擇做娼妓,希望他朝富裕的例子比比皆是。由於政府重視基礎建設而輕忽農民的需要,農村發展一片空白,修建大壩成為反對政府的一個導火線。

所以,當上一任總理他信提出要在農村實現宏圖大計,幫助農村振興經濟,便成為了農民的期盼。這些項目主要是興修水利,及借貸鼓勵農村種植較高出口價值的農作物,例如水果等等。可是這些政策卻忽視了實際可行性,需要較長的回報期,而且也會破壞原有的生態環境。加上,全球暖化,氣候反常,湄公河百年不遇的大水災,農作物失收,都是政府原先沒有預計。政府沒法解決燃眉之急,於是『直接派錢』之聲便不絕於耳。

城鄉差距的困局,已經使城市中產菁英與農村貧困人口的利益對立起來,並浮現在社會大眾面前。通過政治協商,甚至全民公決來解決問題,未免只是權宜之計。在這段非常時期,如果政治領袖,包括政府和反對派真的是為國家穩定著想,理應放棄眼前的利益,而且不應為了自己的利益而扭曲民主制度,甚至回到軍人年代。單靠改變政治制度,並不能改變城鄉差距的事實。

城鄉差距不是泰國獨有。中國企圖把農村地區城市化,農村人口移送城市,來解決城鄉之間資源分配失衡所帶來的社會不穩定。我相信大部分國家都企圖用這種策略,化解危機。可是,金權政治卻同時使這種策略失效,而演化成政治危機。

要認真面對問題,需要的不僅是領袖的政治智慧,資訊公開透明的社會,更需要社會大眾的共識和理解。

2008-08-30

綾瀬はるか

近來曝光率最高可算是日本女星--綾瀬はるか(綾瀬遙)。綾瀬はるか憑著她的一股傻勁的氣質,讓她與一般只賣清純的女星不同,也許是出生於白羊座的緣故吧。繼美亞電視劇台播出她主演的『唯一的愛(たったひとつの恋)』,無線劇集台重播大受歡迎的電視劇『螢之光(ホタルノヒカリ)』,連她主演的電影『我的機械人女友(僕の彼女はサイボーグ)』也在近期公演。

泰國和台灣的最新局勢

本來想今天寫一些對泰國和台灣政治局勢的分析和比較,可是花了半天,感覺上還沒有很好掌握最新的發展,尤其是泰國形勢變化快速,用什麼角度切入最好,還未拿捏得好。亂下判語,只會變成侃侃而談。所以,還是繼續注視情況。

2008-08-25

北京奧運大熱--陳宇寧

其實應是意料中事,大部分來到本網誌的人,都是因為『陳宇寧』這個名字。據說陳宇寧更被內地網民譽為新一代京奧女神。其中一天更突破500人次,可見美女的威力!
陳宇寧
陳宇寧

2008-08-17

台灣拚外交 民間不應放鬆監察

馬英九與巴拉圭新總統盧戈會晤,表示希望增加對巴拉圭的合作項目。(中評社 倪鴻祥攝)正當台灣前總統陳水扁承認把公費(甚至可能包括非法所得)匯到海外銀行帳戶,引發民進黨以致整個綠營有史以來最嚴重的政治危機,那邊廂現任總統馬英九跑到中南美洲,去實踐他的『活路外交』、『外交休兵』路線。這兩件事俱反映出台灣作為一個號稱民主的國度,對領袖還是一廂情願,而不去認真樹立及尊重法制,視制度如無物。

從陳水扁這次疑似洗錢案的多方報導,不難看到台灣政府在處理涉及政治勢力的問題上人治的影子。最致命的不是陳水扁是否貪腐,而是陳水扁仍在位時,開曼群島政府早已懷疑陳水扁之子陳致中有在該國洗錢之嫌,當時的法務部調查局長竟然未能即時通報最高法院檢察總長,立即跟進有關情報,究竟是兩人『扯貓尾』,還是其中一人隱瞞案情,還有待調查。

不過由此可見,台灣的司法系統往往未能做到公平公正,就是看誰在上,看風向來做判決,難怪藍綠兩邊陣營時常看不起司法單位,挑戰法院裁決的權威,或濫用司法,視司法為政治鬥爭工具,而多於尋找公義和真理的途徑。台灣政治只看藍綠,沒有是非,也許就是這樣形成。

綠營想繼續成為真正有力的在野勢力,在其四成選民的忠心支持下,即使有陳水扁的貪腐,也不應該影響民進黨長遠的發展空間。但我相信那四成選民希望看到的,除了是民進黨可以真正做到制衡,而且台灣司法制度真正可以獨立於政治勢力,真正做到「黑白分明」。一直以來,那四成選民八年來就像威權年代一樣,誤信領導人的權威,才落得如此傷心欲絕的下場。

現在,馬英九出訪中南美洲邦交國,儘管聲稱奉行務實的『活路外交』、『外交休兵』路線,不再大灑金錢,以免再重蹈『巴紐案』(台灣政府欲與巴布亞新畿內亞建交卻被騙十億新台幣)的覆轍,可是這些小國領袖難道都像馬英九這麼『清廉』,不會伸手拿錢嗎?

所以,我還是有理由相信,馬英九要維持與這些小國的關係,也必須花費。問題是台灣人民如何監察這些錢是否正當運用,包括通過投資、援助和貿易,而沒有貪污成份。

亞洲國家援助發展中國家早有先例,從早期的日本,到現在的中國、韓國、印度以至泰國政府也有進出口信貸機構,而中國更已取代了日本成為了全球最大進出口信貸機構。可是當中的信貸項目和信貸質素如何,當中有沒有涉及貪污賄賂的成份,當中的項目是否違反環境和人權原則,民間仍是無法監督。

而日本國際協力銀行的前身,即日本進出口銀行,更因為多個海外工程(包括一些大壩工程)涉及人權侵犯和賠償問題,而遭到當地民間組織控訴,也因此日本政府重組了進出口信貸業務,逐漸把環境和人權標準納入海外援助和投資的審批過程。

在面對中國強大的經濟實力下,台灣拚外交不應跟中國拚數量、拚規模,而是拚質量,包括引入國際認可的環境和人權標準,及台灣與當地民間組織的參與在其援助和投資項目,在發展中國家當中樹立良好典範,才是台灣打入國際社會的最大賣點。

而過去曾經活躍一時的民間組織,在因應台灣外交的新形勢下,也應該開始把目光放到全世界,尤其是涉及台灣資金的具體投資和借貸項目,對資金流向到環境人權標準進行監督,這樣才可促進台灣成為一個成熟的民主國度。

2008-08-06

NGO門戶之見不利公民社會

通往公民社會幹了這麼多年不同的NGO,經常都會碰到同事們批評同行做法,包括濫用或抄襲同一技倆等等。本來作為內行人,批評這種做法是無可厚非,只是如果批評蔓延成對同行的不信任,卻是不利整個行頭的發展,不利同行之間的團結,也會影響民眾對民間組織的觀感。

在華人社會,公民社會的發展仍處於成長階段,不及歐美發達國家般成熟,港台兩地早一點起步,可能發展得好一點,但畢竟地域較小,視野也比較狹隘,在如此有限的空間爭取最有利位置,吸引民眾的關注,從來不是易事。

可是,如果從事民間組織的人不能認識這點,而只從組織本位出發,卻只會讓人覺得民間組織毫不團結,為謀取一己私利而生存。在這個NGO行頭認識不少這樣的人,並不明白公共空間的重要性,更不用說建設公民社會是需要每一位份子的分享和貢獻,而很多時候就像為公司打工那樣,中傷或打擊同行,抬高自己身價。

也許,要給自己的一個開脫,就是你還沒有條件不逗這些人的工資。也許,我還不能如此清高,自己幹了的事給人家邀功,給人家發揚光大。可是,要是民間組織的人有一天都把自己的工作私有化,成為自己的知識產權,那麼就是公共空間消失,公民社會死亡的一天。到了這一天,不是我心死,便是我出走他方的一天了。

我只希望那些老是出於私心的同行,總有一天明白要打造公民社會,要把私心放兩旁。但也許有一天,他們離開這一行頭,也不會明白這樣的想法。人心,可能是我最感困難的地方。

2008-08-03

梅艷芳--情歸何處

今日點唱一首好歌:梅艷芳的《情歸何處》,不只是梅艷芳的心聲,其實也是我的心聲。

2008-08-02

中國改革開放的代價

中國改革開放的代價-水污染 (來源:香港電台)

中國改革開放帶來高速的經濟增長,但同時也犧牲了我們的環境,污染了我們的土地。香港電台就製作了《改革開放三十年》,連續兩星期播出跟環保有關的議題-水污染和食品安全,實在很有意思,看了之後忍不住要在此寫下這篇blog,向各位推介這兩部片子。

還我青山綠水 (含視像)
改革開放三十年,工業發展帶來經濟繁榮,也帶來可怕的污染。從兩條癌症村的困境,反映目前中國水污染對老百姓造成的禍害。中國過去三十年經濟改革,過份強調發展要「快」,今日,應是醒覺要「好」。

衣錦還鄉 (含視像)
廣西柳州一群廣告人,越來越對城市菜市場裏的東西失去興趣,因為當中大量使用了農藥及化肥。一班廣告人繼續發揮其無限創意,與農夫一起反思對發展與生活追求的定義,不知不覺間,竟與農民並肩走在新農村建設的路上。

2008-07-20

民主黨vs.民建聯

這兩條短片還未完全反映兩黨的特色。包裝的工夫總需要做,只不過要做得有色有聲,還要時間摸索,就像台灣的兩大黨那樣。

周潤發賣台灣補酒--維士比

周潤發賣補酒,真係冇得頂!只有台語配音更見道地、老舊的氛圍。『福氣啦!』

2008-07-05

鄒靜--我愛夏日長

鄒靜的《我愛夏日長》,雖然已經是16年前的作品,人也已淡出了,但永遠都是陽光氣息,正合當下的氣候。

2008-06-21

中國美女-陳好

陳好的氣質和韻味早已受人肯定。除了留意陳好日漸成熟的美好身段,她的最新主打歌《不用說出口的》,一身旗袍,帶出女性的嫵媚,令人眼前一亮。

陳好

陳好

陳好

陳好


陳好的最新主打歌《不用說出口的》

2008-05-03

悼柏楊

柏楊《醜陋的中國人》的圖像念中學時,一直對中國人的身份感同身受,雖不至於說完全認同,但至少也有一種單純的,對建設祖國的積極願望。所以,當時台灣作家柏楊著作了《醜陋的中國人》,我感到有點不齒,我覺得這必然是個別人士嘩眾取寵,博取文化界注目之舉動。

然而事隔兩年,書也出版了兩年,適逢中國發生了近代史上最大規模的學生運動。柏楊的語句,對於中國的知識份子,包括我在內猶如當頭棒喝。儘管柏楊的寫作脈絡,是經歷了白色恐怖的台灣,但《醜陋的中國人》活像一本預言書,印證於往後在中國或台灣發生的重大事件。我這樣說,也許是有點悲哀。

柏楊逝世的今天,兩岸風雲色變,台灣經歷政黨二次輪替,國民黨重新執政,而對岸的中國,卻再次發生西藏騷亂,引發隨後的反華風波和出國憤青鬧事的場面。柏楊去世,卻讓我更添悲哀,就像他對中國人文化逆耳忠言將會隨之消音。

醜陋的中國人》已經出版超過20年,在中國曾經是禁書,即使至今也不能廣泛流通,在當下熾熱的民族情緒,我悲哀柏楊的忠言,有哪個憤青會聽進耳裡,反省自己這些年裡的所作所為?

柏楊教曉我應該怎樣對待自己國家,他的言語雖然尖酸刻薄,但卻就是那種對中國的『恨鐵不成鋼』,中國人在世界面前仍然如此『醬缸』,單是那種不是自卑便是自大的扭曲心態,便足以教人搥胸。

中國早已是世界強國,不用言喻,可是在世界面前,仍然找不到應有的自信,我們的社會到底什麼出了問題?柏楊在台灣一路走來,已經身體力行,做了他要做的事。中國人,你看得清楚嗎?

相關文章:
陶傑:永恆的醬缸造就了柏楊的不朽

2008-03-24

側寫台灣選舉:寄望民進黨真正反省、改革

(圖片來源:英國廣播公司)

這個復活節假期,多數時間守候在電視機旁,觀看東森和無線衛星台的台灣選舉報導,得出了很多主張和觀點,不是散見於主流媒體,便是在苦勞網獨立媒體網站都找得到,我不打算在此重覆。

不過,讀到今天台灣自由時報,發現了一則頗為令我詫異的新聞:一位相識多年的反美濃水庫戰友,現貴為高雄縣勞工局局長的宋廷棟(阿棟),卻在此時此刻加入民進黨。

令我詫異的是,民進黨在這個未知去向,能否反省的關鍵時刻,一個對改革社會滿懷抱負的四字頭中年人,還對這個在過去八年操作族群意識的政黨懷有希望。也許有一些內在原因,我沒有機會傾聽。

雖然國民黨勝選,但並沒有取走民進黨的鐵票,可見台灣還有很多人對民進黨創黨之時所堅持的公平公義社會價值,至今未變。事實上,當今主流輿論只談經濟發展,避談政治主張,正正就是香港過去三十年祟尚實際效果,忽視社會公義的寫照。

國民黨再度執政,其傾斜商家和保守的政策主張肯定又會改頭換面的出籠。當大家以為這些政策有利經濟之時,經驗之談一而再,再而三的告訴我們,社會的不公平現象肯定會加深:大量的基建發展必然衍生環保爭議,貧富懸殊的問題只會日趨嚴重,更遑論勞工面對資本外移的困境,和農民面對農產品貿易自由化所帶來的衝擊。如此種種,都是有利以社會運動為基礎的民進黨再次在這些議題上發聲。

如今,黨內人士對尋回這些創黨價值之聲再次響起。可是,假如民進黨中人仍不知反省,拋不開舊有勢力對日本、對大陸的情意結,不能包容大陸及其他外來族群,而且為了選票,只顧吸收民間力量為己用,忽略與本土NGO的共生共榮,那麼民進黨人即便再說一百遍『反省』,也不可能追回與社會嚴重脫節的脈搏。

從這個脈絡上看,我寄望阿棟此刻加入民進黨,可以為民進黨的改革力量加添一把強而有力的聲音,把民進黨從瘋狂的民粹政治引回正軌。

2008-03-23

改變的力量

台灣人民已經用他們神聖的選票做出了改變,何時輪到香港和中國呢?

2008-02-07

瀾滄江人,湄公河事

從今日起,本博客會休息一段時間,取而代之的是我的另一個博客《瀾滄江人,湄公河事》。敬請各位留意!

2008-01-29

從陳冠希看民智


不務正業,荒廢正事已不只是傳媒的專利,就連網民、政客也作如是觀。陳冠希私隠被公開,就像是家常便飯,連自己的歌也會諷刺一番,不過今次卻是有心人所為。

看看那邊廂,八年來,台灣從民主政治走向口水政治,政治人物的精力總放在無聊、庸俗的爭拗,所提出的政策主張空洞乏力,鮮見執行及解決問題的基本能力,只懂怪東怪西。最後,政客之間的角力,可能就是取決於回應危機的反應,就像小學生參加搶答問題的比賽,與個人的修養內涵脫勾。所以,即使讓像謝長廷的人贏了,我實在看不出他會比陳水扁好得了多少,可能又是在大量口水中度過任期。

陳冠希被人愚弄,也許是個別有心人對他的發洩,但上了頭條成為話題,卻可能反映社會的悶氣、無聊與低質素。同樣,台灣政界和傳媒只會看政客的無聊言行,而忽略了最重要的政綱和政治手腕,反智程度不下於香港,教人失望。庸俗主義已經腐蝕了人心,難以挽回。

2008-01-22

黃竹坑(Wong Chuk Hang)



原由 Kevin Li 上載
從華富村搬到黃竹坑深灣,算是原區遷徙吧。小時候,對黃竹坑印象模糊,只感覺這是一個老化的工廠區和徙置區,一條臭氣沖天的大明渠見證了香港工業起飛的年代。中學年代,每天出入黃竹坑,雖算不上有什麼歸屬感,但工廠區的氣味日漸熟悉,漸漸成為了對黃竹坑的部分記憶。

而今,搬入黃竹坑快五年了,也看著香港工業的衰落,人去樓空。母校對工業的貢獻也日漸式微,換來的只有一再的轉型。而住在這裡,我更會見證著黃竹坑的重大改變,就是從工廠變成酒店和商業中心。黃竹坑村也會變成港鐵的囊中物。一時間,黃竹坑變成香港地產發展的唐僧肉。

這樣的發展,表面看以為很自然,但實際上卻反映出香港核心價值的改變,黃竹坑老村民很難想像的現實。

2008-01-21

搜尋引擎最佳化範例



可說是無心插柳,想不到原來在Blog裡放幾張靚女照,就可以吸引到搜尋引擎的注意,引來了大量電車男瀏覽。奇妙之處其實在於,何傲芝、譚凱琪、王沛然和陳宇凰等人都不是大紅大紫的明星,但卻有一定的捧場客。我的Blog用她們做主題,便很容易打入搜尋引擎前三頁。她們屈指可數的粉絲於是成為了本Blog的主要客源,教人意外。這也給我上了一課寶貴的『搜尋引擎最佳化』技術。

要是我用『香港靚女』做文章主題,也許吸引不了這麼多人光顧。

2008-01-14

NIMBY運動席捲全中國


繼廈門海滄PX項目因市民抗議而被推翻,這股NIMBY(Not-In-My-BackYard)浪潮已吹至上海。這一回上海市民就是抗議磁懸浮(Maglev)路軌在家園附近鋪設,擔心他們的健康會受到噪音及輻射所危害。我惟有期望上海市政當局能像廈門那樣,妥善處理市民的憂慮。

2008-01-12

如果我是台灣選民,會投給綠黨!

(圖:綠色公民行動聯盟

如果我是台灣選民,我會投給綠黨!觀乎泛藍泛綠兩個陣營,只是用口水打選戰,不是認真幹實事。而民進黨謝長廷更希望通過敗選,主導之後的總統選舉,動員更多他的支持票,他們的用心實在太明顯。

我認為台灣選民何不來一個順水推舟,給綠黨一個機會。台灣這三十多年的經濟起飛,已經造成很多不能彌補的環境破壞,而且台灣的人均溫室氣體排放竟達12噸之多,是香港的兩倍,是全球氣候變化的兇手之一。可是,社會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兩黨惡鬥,環保問題備受忽略。

台灣的政治實在需要多元的聲音。民間對兩黨惡鬥已經生厭,既然如此,何苦再投給不能帶給希望的政黨?我認為在一眾小黨之中,綠黨是最能夠帶給生氣,及對民主政治帶來建設性的政黨。

可惜的是,我不是台灣選民,未能親身參與這場選舉,惟有在此撰文呼籲台灣的選民,投給一個對台灣民主政治有希望的政黨,而不是只埋首黨爭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