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2-24

國內同胞仍不明白媒體工作

作為自己的研究興趣,常常都會看到這樣的文章。我很理解從事水力發電業界為推廣專業的一種心情,可是,你們在面對公眾輿論時,既不可以也不應該要求媒體追隨你的立場,否則這個社會變成一言堂,對專業的發展以至民智的開發毫無益處。

其實,即使是搞環保的人也不可能完全獲得媒體的背書,環保政策也需要得到不同群體的討論甚至討價還價才能順利實施,國家環保局的多項政策屢次受到輿論的考驗,便是一例。

媒體就是一面照妖鏡,社會各界往往認為自己界別的利益完全符合廣大群眾的利益,但經過媒體的曝光,相關的利益攸關者便會跑出來申訴自己的立場,所有的負面影響都可以通過媒體獲得社會注視。

這樣的一個過程,都是有利社會進一步了解某個政策的正面和負面影響,從而促進對話、解決問題,以及做出決定。如果所有輿論傾斜某個利益集團,其他利益攸關者便很容易被噤聲,社會的不滿便會累積,不利於國家的和諧穩定發展。因此,任何利益集團不應該禁止群眾為民生和發展議題提出異議,而最近廈門PX事件便是一例。

我們呼籲各位國內水電業界領導不要再浪費唇舌,企圖利用政府來影響輿論,否則只會引起不必要的反響。促進各利益攸關者的對話,才是良性互動的開端,才有利於未來中國的能源發展。

2007-12-23

坐飛機的矛盾


A330客機
原由 Kevin Li 上載
人類發明飛機,把世界各國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大大縮短,而航空業的蓬勃發展也幫助一些本來沒有能力的人達成飛行的夢想。這是一件美事,可是在全球暖化危機深化之下,大量的飛機廢氣排放卻卻困擾著我們。

我得承認很喜歡坐飛機旅遊,每年一定會找時間在東南亞地區度假,此外,儘管線上通訊越來越方便,終究我們還是有需要坐飛機跟在外國的朋友會面詳談。

在這個大前提下,坐飛機仍是無可避免。除了指望飛機製造商可以從提高燃料效能和飛機設計著手,減少碳排放之外,在技術問題還沒有完全解決之前,我們惟有盡可能減少不必要的旅程,又或者參加國泰航空的碳抵銷計畫,盡一點綿力減輕我們對地球的罪孽。

2007-12-21

台灣的古早味


台灣故事館
原由 Kevin Li 上載
日治時代的台灣,除了給人留下了一幕幕精彩的金光布袋戲『大儒俠史豔文』,還有很多古早的文化遺產和集體回憶,這是國民黨治理下也不能抹煞。起碼,日本語和中文混合使用,相信是在台灣首創的,其後在(偽)滿州國時代已屬後話。


相關連結:台灣故事館

台灣不要落後了!

(圖片來源:低碳生活部落格)

終於看到連台灣也有人推廣全球暖化的意識。在這樣的一個高度政治化的地方,沒有一個政黨敢大刀闊斧,對日漸衰落的台灣工業開刀,生怕會影響自己的選票。兩大政黨沉醉於政治爭拗,天天互相指罵,好像全台灣就只有一種政治議題。我恐怕台灣到陸沉的那一天,政治人物還是要歸咎於對方,而不是反思自己也是拖延應對暖化工作的幫兇。

希望推動環保的民間團體,不要因為政治爭拗而氣餒,繼續默默耕耘,終有一天全台灣都會聽到你們的呼喚。

蘋果打『左』找錯對象

香港的蘋果日報近來以『右』傾民主派自居,信奉自由市場,反對政府干預。他們一眾評論員致力要改變香港政治『左』傾的主流型態。儘管我不是很認同他們的主張,但他們若果要扭轉『左』傾,打『左』顯然是為了避重就輕,甚至可能找錯對象。

為什麼香港的政治語言『左』傾?那是因為商家主導的香港,一直把持政治發展,既得利益固然不容易放棄權位,語言『左』傾成為了一種制衡的手段。而應該屬於『右』的商家,也沒有(也許沒有需要)發展或改良一套自己的政治論述,只懂把持自己的既得利益,於是便沒辦法伸張『右』的理念。

可惜的是,蘋果日報一班評論員,我相信他們都看通商家主導的問題,也極力推動民主,可是在香港的政治情況,卻只能找香港的左翼消消氣,借機闡述自己的理念。事實上,如果不是一班經常上京的商家甘當政治花瓶,戀棧與中央的利益交換,真正民主的一天也許會更早來到,而不會出現內地官員怨恨港人戀棧港英政府的言論。

所以,香港的右翼如果要成形,不是靠評論員每天在報紙上大罵政治『左』傾便會成功,而是歸根咎底,著力拔除那些把持政務的商家,回到真正的民主政治,釋放發展『右』的力量。香港全面普選,可能是一個契機。

2007-12-20

節能的城市規劃

雖然我只到過七十多個大小城市,不算很多,但對於某些城市卻有一種偏愛。不是因為這些城市的歷史文化,而是因為它的規劃切合人的需要,也儘量避免了長途運輸,減少了能源消耗。

印象最深刻當數荷蘭首都阿姆斯特丹。這個名城不算大,但勝在規劃有層次,使居住環境變得寧靜,且提高空氣質素。在那兒作客一周,你會發現鐵路、輕軌和單車三者分工清晰。單車徑規劃完善,最少也很難發生像香港有汽車撞死騎單車者的意外。

反而,城市大卻不是一件好事,美國三藩市灣區已算是環境優美的地方,除了柏克萊(Berkeley)算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之外,灣區內其他市鎮的居民多要開車到三藩市、聖荷塞或奧克蘭上班,經常塞車,而捷運系統在偏遠的市鎮的服務也不方便。這樣的城市規劃,即使是最節儉也省不了多少耗油。

看看我們的香港,我已算是幸運,將來有捷運系統,即使現在巴士也算方便,半小時內可到上班的地方,但有很多人為了住得舒適一點或便宜一點,每天卻要花上兩小時以上的車程在交通工具上。這不單要花上大量的費用,還要耗用大量燃料。為什麼香港的商業活動都只集中在港島北和九龍地區,而不是元朗屯門天水圍?

所以,為了節省燃油,減少二氧化碳排放,我們除了可以在科技上著手,改善汽車及燃料效率,及鼓勵人們改坐公共交通工具,其實更應該在城市規劃上動腦筋,以減少市民上班坐車的時間為目標。

你坐飛機會抵銷碳排放嗎?

剛收到國泰航空的通知,說我們可以通過網站抵銷坐飛機的碳排放,於是我便去看一下。原來,坐一程飛機來回北京,也不過是排放0.37噸二氧化碳,付27元便可抵銷,總算便宜。反而用亞洲萬里通的哩數去付款,便要700多分,不划算。用這套系統,付現金比較划算。

2007-12-18

上戶彩演繹李香蘭


沒有香港電視台會在這個時間敢播這部日劇,因為一度被視為間諜的李香蘭,一直備受爭議。唯一的看頭可能是上戶彩本人了。除了她的普通話不靈光,要靠配音,她的氣質與李香蘭本人是截然兩樣,不可同日而語。
(來源:東京電視台)

城市人與消費

兩者已經難以分割... 你每日的時間跟以下這些有何分別呢?


2007-12-15

利益博奕的年代

在香港這種社會生活,壓力往往在於要你攫取最大的利益,越多就是越好,什麼才是足夠,像是無底深潭。

佛理教人戒貪戒嗔戒癡,有點就是針對這種心理狀況。我們每天都在貪嗔癡之中打轉,沒完沒了,一點也不快樂。

賺錢,什麼才是賺夠?慾望,何時才是適可而止?這也部分解釋了為何這個世界已經不再需要道德標準,而是利益的博弈,就是人人爭取最高的位置、最大的利益,但卻處於互相矛盾的境地。沒有人得到最後的勝利,只會出現長久的互相制衡。

說來很玄,但是這也是現實。常常處於利益圈,要為爭取自己的利益奔波,有時也想想做人為什麼要如此辛苦。我們不是把『做人最重要開心』常掛在口邊嗎?為什麼還要把一個小便宜看得那麼大,那麼重要?

想到這裡,有點令人心寒。我寧願有一天,可以跑到一個寧靜的國度,謝絕一切利益的煩擾,可以自給自足,過一個真正自由的生活。

2007-12-14

要傳道,還是要宣傳?

博客方潤最近寫了一篇文章批評環保人士把環保宗教化,近乎叫人盲目順從,並提議環保人士應改從經濟角度宣傳環保信息。

做了這麼多年環保工作,進進出出這個圈子,我倒覺得現在的環保論述已經不是只此一家。當然,遺憾的是,搞環保人士總離不開用傳道人語言、站在道德高地的習慣,這又解釋了為何早十年環保活動總是吸引了一群信徒,而不能擴大至更廣泛的民眾。

其實,放眼世界,很多人都在為環保默默耕耘,不論是律師、經濟學家、記者還是一介農民,都付出了很大的力氣甚至生命,但並沒有成為『環保界』的幌子或圖騰,那可能是一個時代、一種文化的問題。

儘管如此,除了明報月刊這種所謂給知識份子看的雜誌,至少我看到不少潮流雜誌都不會再找環保權威做專題,而是找來其他專業人士,甚至家庭主婦,講一下環保對他們生活的好處。在這個自由的世代,人們早已對威權嗤之以鼻,要宣傳環保,也急需一個又一個新面孔。

如果我們都相信環保不需要傳道,環保圖騰自然要功成身退了。

2007-12-13

老舊的華人文化

這個下半年,到過新加坡、曼谷和清邁,看到這種老舊的華人商店還可以在不斷發展的都市中殘存,心裡感到一種莫名的興奮。

這陣子,國際民間社會都對中國企業走出去都嚴加審視,因為往往涉及環境破壞及人權侵犯的指控,希望使中國企業成為榜樣而非被摒棄的對象。

但是,我倒很有興趣了解,在華人走出去的數百年歷史,他們是怎樣看異鄉的歷史。在清邁的書店,我便買了一本講述泰國歷史文化地理的中文書,是由泰國華人寫的,足以令我大開眼界。

這次東南亞之旅,不再是以開會為目的,反而讓我有多一點時間看看開會地方以外的國度,思考過去華人在這個社會的位置。

有一點使我改觀的是,也可能是中國大陸人的情結,就是老套地以為華人會對他上幾代的故鄉還有一種情意結,但華人務實的本性卻告訴我,很多華人不會把自己看成華人,而是泰國人或新加坡人。東南亞早已成了他的家,故鄉已經是他上幾代的事,跟他們距離遙遠。

很慶幸的是,當大陸的急速發展正要把老舊的中國面貌擠掉,東南亞華人卻成為了承傳老舊華人文化的最後堡壘,除了保留,還找到改良的品種,甚至部分已經混和了成為當地文化一部分。

也許時移勢易,今日大陸人來到這些地方,大部分只看到利潤,不會找到一分對地方的感情。

2007-12-09

松たか子

還記得日劇《同一屋簷下》嗎?儘管《古畑任三郎》是我們第一部看到松隆子演出的電視劇,但《同一屋簷下》卻使我們對她留下深刻印象,而她在歌影視舞台劇甚至寫作多線發展,矢志要走演藝才女的實力派路線,不要因為她在《律政英雄》的形象而被定型。

2007-12-05

平凡裡的創意









泰國即將進行國會改選,各黨派各出奇謀,希望吸引支持者。其中在曼谷,有一組候選人不但不穿傳統的西裝或象徵權威的軍服,反而打破傳統,穿上打工一族的服裝甚至運動服裝,而海報背景更經過精心設計,用繪畫方式塑造他們貼近市民生活,包括空氣污染和貧窮等。單看這一組候選人的賣相年青而有活力,有票者已想投他們一票。

反觀香港,卻依然對老套的專業形象受落,就算是最年青的當選議員,也跟隨了黨的路線,老西一度,老氣橫秋。搞選舉的朋友,我建議你們真的不妨去曼谷一趟,比較一下新舊兩派的選舉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