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7-31

目睹皇后

今晚七時許,獨自跑到皇后碼頭,穿梭於人堆中,尋找電影情節裡的光與影。我時而站在人群的一旁,聽著人群中間的鼓樂,時而觀察著圍觀的人群。有人拿著手機拍照留念,有更多記者奔波勞碌,守候警察到來的一刻。而我,則與一些中年老年人,在大會堂二樓平台眺望,簷上的朋友除了搭起帳篷,還砌出一個皇后SOS的字樣。

可是,我沒有依據組織者的呼籲,等到九時的晚會。只好送上默默的祝福和道謝!

2007-07-29

失明人也是普通人

(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今晚無線電視的遊戲節目《一擲千金》,大家都可能帶了一點有色眼鏡,或是施捨憐憫之心去看。不錯,失明人士是值得施予援手,但年青的汪明欣並不想大家這樣看她。她如果是正常人,可能會以為她為了貪財,而上這個電視節目,也可能沾污了她作家的名聲。但她,只是一個普通人,都想贏一筆巨獎,做她想做的事情。

結果,她贏了24萬,打算跟家人一起去遊埠。她這樣一來,只是想向世人證明,她和一般人並無分別,也只是想凡人過的生活。而幸好,無線電視並沒有刻意寬待她,儘管24萬在我眼中是寬鬆之作。

賀!伊拉克勇奪殊榮!


(圖片來源:亞洲足協)

伊拉克,你今天應該很高興。你不單打敗了你的弟兄沙地阿拉伯,也戰勝了自己。你不單為國爭光,也為全人類爭回一點顏面。當年,美國出兵伊拉克,事實證明伊拉克人沒有被打倒,而是人類文明添了幾分黑暗。亞洲盃的殊榮,就當是上天給你們的一點點安慰吧!

今日的反式脂肪,明日的基因改造?

還記得兒時很喜歡吃牛油塗麵包,而且是最原始的大公司牌牛油。但到十歲左右,很多醫學研究證明和廣告大肆宣傳,告訴人們不要吃這種牛油,因為飽和脂肪會增加膽固醇風險,還建議人們用不飽和脂肪(後來稱為反式脂肪)取代,於是全世界都以為不飽和脂肪比飽和脂肪健康。

從此,我們都改用了其他牌子的牛油,而離棄了大公司牛油。

但,直到近幾年,越來越多醫學研究又證明不飽和脂肪竟然會帶走體內良好的膽固醇,而積聚壞的膽固醇,導致心血管病發率上升。我們在香港還懵然不知。如今才如夢初醒。

就此,我們被所謂醫學研究欺騙了近二十年,不知道這二十年吃了這麼多不飽和脂肪將來對身體有什麼不良影響。醫學研究也欺騙了我以為大公司牛油是落伍的。如今,人人紛紛改轅易轍。究竟有多少人還仍然蒙在鼓裡?可怒也!

今日很多食物,例如大豆,都已經是基因改造,究竟對未來人類有什麼潛在風險?所謂的醫學研究也不能得出任何結論。如今,我們除了盡量避免,還要自求多福好了!

2007-07-28

尖沙咀走一回

很久沒有到尖沙咀走走了。今日,跟老朋友約會後,因緣際會,走了一趟,發現一些商店又變換了,可幸我還沒有迷路。

街上滿是行人,酷熱的天氣,人們的衣著都很簡便,當然我也是。儘管有行人隧道,但要到文化中心一帶,我還是要在地面上乾煎,看見人們在排隊買票入場,觀賞國之重寶,而文化中心的人群更是擠得水洩不通。且慢,因為文化中心既有免費音樂表現,而且也有冷氣。

自從中環天星碼頭拆掉以後,我還是第一次坐天星小輪過海。赫然發現,向香港西邊望過去,只見到天是白濛濛一片,只有向東望,才是藍天。後來才知道,原來今天是吹偏東風,不同於早前的西南風。看來香港罕有地長的藍天日子差不多要完結了。

新的天星碼頭固然是美觀,可是給人大而無當的感覺,即使有一些『香港特色』的商店,跟中環的鬧市隔絕了,沒有人氣。唯一的補償,可能就是那道懸空的行人通道了。

2007-07-25

尋找生活品味

過了這麼多年刻板的生活,也許不應該再如此等待了。人生路總要走下去,鬱悶一生也不是辦法。漸漸發現尋找生活品味不只是為了滿足自己,還可以為自己尋找出路。畢竟我的工作興趣跟生活質素有莫大關連。改善生活質素,已經成了進步城市人生活的一部分。

如何尋找生活品味?儘管香港也算是文化藝術的集散地,不過政治和浮誇常常掩蓋了藝術的質樸。要找有歷史味道的,往往要千山萬水跑到歐洲。

要發掘自己的品味,也許要多看多聽多感受。阿姆斯特丹和三藩市的一些博物館給我上了一課寶貴的初階,但我認為要進一步培養自己某方面的鑑賞能力,慢慢培養對這方面的觸覺,擴闊自己的視野。自問以往的學校教育,都沒有重視這方面的培養,現在臨老學習,希望不為晚也。

2007-07-22

誰的回憶?

(圖片: Miss Lee in Summer)

能夠把自己雙十年華的點滴回憶結集成書,公諸同好,是一種福氣。至少,很多人,包括我,都把精力放在事業上,只把回憶寄託在一些物件上。

寫書是一種不求人的回憶方法。你看今天什麼都要拆了,要寄託舊建築物來回憶越來越難。在時代的巨輪下,不過是三十年光景,單看電視兒童節目模式的變遷,你已找不到長青樹。

作者不過是比我年輕四年,經歷的事物並沒有很大差別。但是三年一代,作者後期闡述的事物,我已經沒有接觸,或者有不同的詮釋。

儘管作者強調他的回憶有別於今日流行談論的『集體回憶』,但現實即使是她的私回憶,把同期所有人的著作放在一起,它們對整個本土文化正正是起了反思的作用。『集體回憶』不是在懷舊,而是對一種身份的再次肯定。

我們這一代確是受到殖民地教育洗禮,有部分人會成為未來社會的菁英。我們所受的教育,會反映在未來的管治理念上。我們是否會繼續『打好呢份工』,還是能從批判聲中尋找突破,都是決定在我們所受的教育。

對自己身份進一步肯定,是要讓我們這一輩從回歸十年香港的混沌狀態中,重新出發。總結了這三十年,之後三十年我們會有什麼經歷?亟待包括作者的所有三字頭一代去發現了。

(書籍資料:《我在殖民地的雙十年華》,陳珮文著,藍天圖書出版,2007年7月)

暢快!

最近,跟一位新朋友交流多了,慢慢對雙魚女性恢復了信心。其實,之前的失敗,是在於對她的要求過高,我的出現反而成了她的負累,簡言之,套用Kary的新歌--『迫得太緊』。也許,我要開始把握時機了,鬆緊有度了。

2007-07-21

緬甸保護江河KTV-Salween Forever

Salween Forever

Add to My Profile | More Videos

失去靈魂的香港人,包括我?

並沒有中心思想,陶傑在香港電台節目《想一想香港》,用他飽覽群書,及他居住英國20年的經驗,細訴他對九七前後的香港觀察。

他說香港人還未能當家作主,每個決定仍然是看他的主子去辦。『做好呢份工』從來是香港人的寫照,失去了在他眼中睿智而幽默的英國人作後盾,香港人就像迷失了方向與靈魂。

頭兩集的龍應台和陳冠中,都呼籲香港人要視香港為自己長居的家,但龍應台只是來自台灣的過來人,陳冠中更已移居北京,發展他的文化事業,而今集的陶傑明顯心儀英國的統治文化,尤其是戴卓爾夫人的『光輝歲月』。

香港的反智,香港的井底,我已經罵夠了,罵下去也沒有意義,因為就像全球暖化,只有適應才可生存下去。要改變香港文化,比減少溫室氣體更難。

對照今日的我,人雖在香港,要依靠香港累積財富,但心中卻還沒有找到理想的依歸。畢竟我還是在人海之中尋尋覓覓。

2007-07-15

千里之外

費玉清的歌聲柔和悅耳,是台灣歌壇的長青樹。想跟各位點一支他的新歌《千里之外》,本是與周杰倫合唱的,但我找來了他的獨唱版。

2007-07-14

珠三角何時才給NGO一個機遇?

(圖片來源:新京報)

文化人陳冠中在香港電台節目《想一想香港》指出,香港的希望在廣東,在珠江三角洲地區。節目同時訪問了兩位文化工作者-岑建勳和鄧達智,他們分別在廣東地區開設電影院線及時裝設計基地。

在更緊密經貿關係安排(CEPA)的框架底下,這兩個產業明顯獲得更大的優勢,陳冠中所構想的粵港澳文化共同體,應該有望實踐。但是,在珠三角地區的文化一體化真正成為大趨勢之餘,我們的民間社會概念,又是否可以在廣東找到植根的土壤和水源?表面的原因是兩地文化容易找到共鳴處,而民間社會的植根需時。

早在九十年代初,一些香港民間團體便曾經在廣東省環保機關的協助下,合作搞過一些有機農業生產基地,結果無疾而終。這也許是本地團體在內地尋找新角色的一項嘗試,但問題是這是香港的專長嗎?香港民間團體可以在建構珠三角民間社會上,發揮什麼角色?爭取什麼空間?這都是值得思考和摸索的問題。

[後記:其實,香港的工業投資早在改革開放初期已放眼珠三角,為珠三角地區經濟擔當舉足輕重的角色,也為香港的經濟貢獻良多,但是香港的社會價值卻未能突破政治的界限而植根內地,為什麼呢?關鍵在於香港民間力量並不深厚,如水過鴨背,而且對於香港在全球一體化上的關鍵作用了解不多,與國際民間社會的連結也不及跨國企業般強。

換言之,在現時兩地政府合作所發揮的作用仍然有限,及企業本身的自發能力不高的情況下,民間組織仍然是有空間把一些國際上的標準援引到這個地區,例如必須符合發達國家入口規定的環保和勞工標準,及推動企業在全球生產鏈上所要負上的責任。一直以來,民間團體都沒有做好這方面的工作,有點虎頭蛇尾。]

2007-07-13

令人氣憤

究竟這份給非政府組織中人看的刊物,踩了什麼地雷?真令人氣憤與沮喪!

2007-07-10

香港為官真不易

發現同文葉一知的《刁民公園》博客跟本人的觀察有很多雷同之處,特此連結。

『新官上任三把火』對於新上任的一批局長和司長,並不適用。從殖民地時代,香港的官場從來就是不做不錯,比蕭規曹隨來得更保守。時移勢易,儘管社會對政府的期望越來越多,但經過董建華和李國章一役,大家對於翻天覆地的改革產生了抗拒。改革成了為官的負累,擾民的代名詞,反而不創新、循規蹈矩依照既有方式行事,卻可以贏得民眾支持。

日前,廣播處處長朱培慶黯淡下台,要考慮的,不只是他個人榮辱,而是來自政府新廣播政策的盤算和傳媒的明查暗訪。所謂前無去路,後有追兵,朱處長棄船,實屬唯一可行做法。繼續堅持下去,只會連船也不能保。

香港要當好官,除了要有堅毅的意志和無比的視野,更重要的,其實是能夠理順香港一大批只顧眼前利益的人,動他們一根頭髮,就等於跟民意過不去。太有為和急進的人,結果都要『慘死』,屍橫遍野。怪不得像許仕仁的資深高官,在新政治形勢下,還是急急跳船,棄守城池。

對於連升四級的環境局局長邱騰華,明顯深明為官之道,先以聆聽各界為主調,因為假如太有主見,而不能取得下屬的支持和平伏眼前利益者的反對,推行環保只會一事無成。在這樣的環境推行環保政策,只怕沒有膽識和識見,然後不做不錯,氣死市民。

2007-07-07

小暑

今日小暑,香港市區氣溫高達33.7度,熾熱非常,也巧遇07年7月7日,世界各地很多人用了不同方式紀念這個特別的日子:

  • 1937年日本皇軍選了這個日子發動侵華戰爭;
  • 2005年恐怖份子選了這個日子在英國倫敦的地鐵和巴士發動自殺式襲擊;
  • 戈爾選了這個日子舉辦全球性演唱會Live Earth;
  • 很多準夫妻選了這個日子舉行婚禮,而香港有準夫妻選了這個日子在淺水灣舉行婚禮;
  • 亞洲足協選了這個日子為亞洲盃揭幕戰-泰國對伊拉克;
  • 而你,可以用什麼方式紀念?


請立即登入『齊慳百萬度電』網站,承諾換慳電膽,舒緩全球暖化!

想一想香港


龍應台在節目中這樣批判香港:『在香港,經濟效益是所有決策的核心考量,開發是唯一的意識形態,「意識形態」的意思就是它已經成為一種固執的信仰,人們不再懷疑或追問它存在的邏輯,所造成的結果就是你覺得香港很多元嗎?不,它極為單調,因為整個城市被一種單調一的商業邏輯所壟斷。...我納悶的是,那麼到底是誰在負責思考?我們要一個甚麼樣的香港?』

當她談到天星碼頭事件,也中正要害點出了香港的問題:『問題是這些官員本身其實對文化沒有真正認識,市民也是對文化不太認識,所以才會說,天星碼頭前面那麼多的時間,你應該去停止,都沒有人動手,這事情非常充分顯露出香港的民間社會還是非常薄弱,而且文化意識非常弱的一個城市,天星碼頸真的是一個教科書的範例...』

從西九龍、天星碼頭、皇后碼頭到添馬艦的決策,她慨嘆道:『也反映了香港現在所謂有自由沒民主所突顯出來很嚴重的缺陷,就是說你即使指出它的不足,指出政府該做而沒有做的事情,可是你拿它一點辦法也沒有,因為它可以完全依照它的意思繼續往前走。』

她最後要求每一個香港市民不要逃避自身作為社會一份子的責任:『當然我還是覺得你不能所有手指都指著政府,因為到最後還是公民的力量在那裡,公民的意識覺醒在那裡,如果說大部分香港公民其實並不太在乎這東西,或者並不太深刻思考以至挑戰政府作決策的過程,你不挑戰它,它就是這個樣子,所以說也應該是我們人民自己活該。...別再告訴我:香港人雖然沒有民主,但是有自由。』

但她還要給我們最後的棒喝:『你能怪政府嗎?連小學生都知道,有甚麼樣的人民,就有甚麼樣的政府,所以,香港,你往哪裡去?』

她還是期待的香港...『是一個有生活內涵、有人的性格的城市,那才是真正世界級的「香港精神」吧。』她並沒有沮喪,還留下來通過她的力量,影響更多身邊的香港人,使更多人意識到香港是我們長居的地方,我們對這個地方的要求己經不一樣了。

龍應台這一集的每一句說話,都很值得各位反思:我們的香港將來要繼續這樣下去嗎?

(《想一想香港》節目逢星期五晚上七時無線電視翡翠台,晚上十一時於有線電視第10台新聞直播台播映。網上重溫)

2007-07-04

想念、矛盾

晚上聽著多年來喜愛的陶喆,想起我舊日的愛人。

我對於她當時決定拋棄我,仍有點憤怒和失望,難道這是雙魚人的性格嗎?不過,理智告訴我,她就是她,不要怪星座之說。而且她在北京找到了一個好的歸宿,男的我也認識,也是我一位仰慕的人。

我終於替自己找到一個藉口,讓我不再想她。終究我在這裡發洩了幾篇文章,抒發了我對她一些心結。

她最近沒有上Skype,不知道她最近還好嗎?

2007-07-01

歷史的十年

正如南區肥龍所言,對這個回歸十年完全沒有感覺,甚至由官方刻意營造出來的節日氣氛教人反感。
當今日各種媒體, 鋪天蓋地, 盡是慶祝既節目及消息時, 肥龍反問自己, 點解呢種心情好似好遙遠, 好陌生咁, 完全感覺唔到。(來源:老sell遊記)

這十年間我所經歷的事,固然對我人生有很大影響。儘管大局主宰成敗,但十年這個框框不是官員說了算。我的人生跟香港的脈絡脫了鉤。十年,沒有感覺,反而2000-2005年,已是我的黃金年。

不過,今天中途插隊,走在街上,忽然感到香港社會並沒有完全被政治宣傳淹沒,還有人提出各式各樣的訴求,社會仍然帶有餘溫。我深信,香港仍然是國家改革的模範,特首曾蔭權百般奉承的言詞,其中有一句比較合心意,就是要香港成為中國最好的城市。這一點,我相信沒有什麼異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