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3-29

尊重與包容是團結的根本

今日報導,『城市大學的調查發現,港人的人際關係越來越差,不會容忍他人。調查訪問六百多名市民,發現有六成人,都傾向容易討厭他人,較去年調查上升四個百分點。而肯寬恕他人的指數就較去年下跌。

調查亦發現,港人最討厭的事情是不識尊重人,其他是講是非和卸責。負責調查的城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副教授黃成榮認為,經濟雖然好轉,但港人生活壓力仍然好大,休息時間少,導致人際關係惡劣。』(來源:商業電台,29/03 星期四 16:53)

香港人生活壓力大,休息時間少,很多人都知道,但原來也可以導致人際關係惡劣。資訊科技發達,無疑幫了我們一個大忙,可是生活質素卻沒有改善,反而更突出了人際關係之根本--尊重與包容的缺位。如果我們是重視團結精神,培養這兩個根本的元素才是當務之急。

2007-03-27

誰讓泰北煙霧瀰漫?



坐了泰航多年,終於晉升成為銀卡會員。希望很快可以重臨舊地。
泰國北部清邁及清萊多個府近數個星期都是煙霾密布,空氣質素非常惡劣。當局即時歸究當地農民在空地上焚燒乾草或農作物垃圾。可是,這是否問題的全部?

兩年前的二三月間,我跟當地一個民間組織朋友到泰國北部的清邁、清萊和清孔多個地方,考察湄公河沿岸民眾的生活。當時的一個主要發現,就是煙霾。確實,當地農民很多都是在空地上焚燒乾草。大量莊稼無處容身,也不能化成生物質能源,農民可以怎麼辦?政府不主動處理這些問題,反而到問題出現時責怪農民,這是一個政府負責任的表現嗎?

當然,煙霾引伸出一個更深遠的問題在背後,就是全球氣候變化。三月份,中國西南部及泰國北部一帶雨量偏少,濕度偏低,在一些低谷地區氣溫更是偏高,製造了嚴重煙霾的客觀條件。當局已經想盡辦法舒緩危機,可是一日農民燒乾草不能徹底解決,就只好繼續望天打卦了。

相關報導
中國報(馬來西亞):清邁與兩府煙霾惡化 泰北或緊急狀態
世界日報(泰國):泰國清邁府煙霾災害捲土重來

不要吃蘇眉

保護海洋,不吃蘇眉!

這是友會近年不斷對公眾發出的呼籲! 我朋友多年前已經開始替友會做相關研究,直到今天友會人面全非,應是開花收成期,但不知怎的,老是不吸引眼球。

吃貴價海鮮的場合多在酒樓食肆,我相信友會是希望人們都會隨身帶那份指引,但有多少人會記得?友會實在已經做得很好,所有資訊都已在掌握之中,可是還欠缺的,是吸引眼球、惹人爭議的事件,讓人記得吃魚和保護海洋是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2007-03-26

學習

人生每一個階段都是學習,而且還要虛心受教,縱然你知道天下事,但,如果不能溝通,結果還是於世界毫無幫助。

其實,我不是沒有公開演講的經驗,但往往是隔了一段時間才有機會,故此沒有很多機會練習,糾正自己說話的缺點。如今,換了一個職銜,負上了不同的職責,對外發言的機會也會相對增加,也給自己一個機會多練習公開發言,和接受同事的批評。

說話是一種藝術。思考也是一種藝術。兩者二合為一,對於我這個不常發言的人,是需要時間鍛鍊。對於今日同事對我的批評,我會虛心受教,銘記在心。感謝!

2007-03-25

好天氣先生

博客〈庫斯克〉提到:『男的遇到問題想獨處療傷,女人則希望有人分享不安的感受。於是,男人常因為女人試著進入男人的獨處療傷的洞穴而感到壓力,而女人則埋怨男人不是不分享感受,就是不知道女人溝通的需要。』『「好天氣先生」就是指...情況樂觀的時候便出現,感覺到不對勁的時候便消失的人。』

我對此深有同感。多年前,在研讀兩性關係理論的時候,老是與一位女性同學遇上這種問題,且經常處於心戰狀態。『這些理論,知道是一回事,明白是另一回事,做得到又是另一回事。』可是我一直處於的狀態,仍是未能做得到。

也許我跟庫斯克一樣,都不想當「好天氣先生」。可是,我從小到大對於人事都不敏感。也許因此很多人都不會跟我訴心事,因為我無法介入,或者相反的只跟我訴心事,因為知道我只是一個聆聽者,而不會採取什麼行動。

我一直樂於做了後者,而不當前者,便失去了一些人脈。可是,人總不能永遠置身事外,尤其是在大事大非之前。這不是佛家所言的入世與出世,而是自己的身份認同問題。我一直想學的,是處之泰然,而這種態度是需要歷煉出來。

要跳脫出「好天氣先生」的框框,也許我要做的,是要多些表達自己,讓表達自己的腦細胞活動,然後慢慢改善表達能力,否則只會萎縮。

香港仔人好去處

街坊〈南區肥龍〉說到他兒時的好去處,就是附近的香港仔水塘。水塘固然是好地方,不過對於我這個華富村民,兒時常常想去的地方,卻是沙田。

當九龍巴士開拓了隧道巴士170號線之後,沙田很快便成了香港仔居民假日消閒的好去處,尤其是後來沙田火車站上蓋建了新城市廣場,這個偌大的商場便成了我們一家人經常流連的地方。

到了新城市廣場,我們除了可以飲茶,也必定會去一家吃南洋菜的餐廳,吃一客美味的海南雞飯。除了逛商場,我也會到大圍的單車城踏單車,到吐露港公路。暫時拋開一下南區,看看香港的其他風景,豈不快哉!

今日到香港仔的茶樓飲茶,坐的檯號正是170,豈只是巧合。

2007-03-23

熱維他奶

跟同事爭論是否應該買維他奶,對於一個吃什麼沒有特別要求的我,是沒有足夠理據拗贏人。當然,我並不討厭維他奶,而且維他奶是我們這一代最好渴的飲品,起碼比渴汽水有益。而熱維他奶更是我們在冬天的佳品。但現在冷天愈來愈少,對熱維他奶的需求也減少,今日這一代對於熱維他奶,也許已成了一個歷史了。

2007-03-20

新櫻桃小丸子

據說由於第一輯飾演真人版小丸子的森迫永依『快高長大』,不再配合小丸子形象,結果今年便要易角,從日本全國八千名應徵的小朋友中,挑選了這位伊藤綺夏接任,而飾演她媽媽的,正是港人熟悉的酒井法子。時光飛逝,酒井早已為人母,不再是早年電視劇同一屋簷下的酒井了。

不過伊藤小朋友以化妝示人,卻不及森迫小朋友純真可愛。

連結:日本富士電視台網頁

2007-03-18

發白日夢有益腦袋

看到moliuOLOGY博客提到開發右腦的活動,我也想補充一點,就是發白日夢原來也可以刺激右腦活動。有時候,讓腦袋閒著,天馬行空一番,原來都可以增加自己的創意。

環保奇人龍飛虎

在無線電視節目《原裝入口》,赫然發現一位已沒有聯絡的友人-龍飛虎(Chris Lonsdale)。自從他退任綠色力量發動人團,專心推廣Permaculture之後,便再沒有他的音訊。十多年後,在電視節目見到他的蹤影,個子看起來胖了不少,也許是中年發福吧,又或者就像他在節目中的角色-食家那樣,由於到處尋找美食而吃胖了。儘管他變了一位食家,但也沒有忘記他要推廣的生活方式-素食。

行山隨想--信仰

今日是兩個多月難得空閒的周日,這段時間我一直不是放假旅行便是公幹,一直沒有時間跑上山散步,吸一口新鮮空氣。從我家出發跑上香港仔郊野公園,再繞經灣仔峽下山,全程不用兩小時,是一段很輕鬆的路程。

沿路上,我看到一些菲律賓傭工在公園內做禮拜,忽然想到身邊不少朋友都找不到心靈的慰藉。信仰肯定是一種心靈寄託。但,在世俗的教會或宗教組織,不同教派往往借聖經的不同的詮釋,甚至是對造物者的不同想像,而互相攻擊。難道,誰是真正的造物者這個命題重要嗎?

對我來說,造物者給我一口新鮮空氣、清潔食水和安全食物已經是莫大的恩賜,足以讓人對世界感恩,不用計較祂是什麼人種、什麼性別,更不用斟酌祂跟耶穌和瑪利亞有何關係。電影《達文西密碼》引起的爭論,又何足掛齒?

性生活不等於提高出生率

(圖片來源:斐宇梧的亂UP之地)

我認識不少日本人,思想都是很現代化,跟我們沒有很大分別,既不是被AV小電影渲染得誇張失實的那種性文化,也不是保守得連性生活也不懂的封閉思維。但是在媒體的鏡子下,日本人卻變成了可憐蟲。

事緣有報導指日本人出生率低,是由於缺乏性生活云云。我不知道這樣的調查是如何進行。但是,如果我們用常識推斷,即使有性生活,也不一定就要生育。生育所需要考慮的條件遠比性生活為多,尤其是在香港,特首曾蔭權曾經說過要鼓勵香港人生三個孩子,可是生三個孩子成本不菲,聽從他呼籲的夫婦後來都大呼『呻笨』。

如果日本人真的想鼓勵生育,最實際的方法不是要日本男性『重振夫綱』,退回舊社會年代,而是像德國那些國家,為新生嬰兒的家庭提供免稅優惠及房屋、教育和醫療等津貼。曾特首,你說過要鼓勵香港人生三個,為什麼還不拿出實際而有效的措施?

三藩市春節自由行


Cable car
Originally uploaded by Kevin Li.


Paris Hotel
Originally uploaded by Kevin Li.
這個春節,我和家人遊覽美國三藩市(灣區)拉斯維加斯,飽覽各處名勝,留下我生平在美國的第一次足跡。想知道我到過什麼地方?請按此進入

2007-03-17

聽歌學客家話

幾次去台灣,都是有意無意碰到交工樂隊的林生祥,當然都是通過美濃朋友的引薦。儘管交工樂隊已解散,但林生祥熱情未減,今次與兩位來自日本的樂手合作演出,再加上美濃朋友們的全情投入,從作詞、場景到整個專輯的背景,都跟美濃不無關係。幸得朋友介紹,買到他第四張專輯【種樹】。

比起以往他在交工樂隊的作品,林生祥的新歌旋律和歌詞來得純樸和地道,多了一份質感,及對客家族群的承擔。此外,歌詞書附有四種語言,包括中文、客家話、英語和日語,讓我們邊唱邊懂歌詞的含義。我誠意推薦這張專輯給大家。

想了解更多
林生祥新專輯《種樹》錄音session
一種樸實‧林生祥《種樹》
網上購買

一“滑”遮三醜

現代人的審美觀,即使你不是很漂亮,只要你皮膚幼滑,已足以得了很多分數。從我的不完整觀察,發現很多人皮膚幼滑不只是由於先天的基因,後天的保養也是十分重要,例如:

  • 常自備水瓶,讓自己多喝水
  • 多吃水果
  • 常吃住家飯
  • 少吃辛辣、煎炸食品
  • 保持一定的生活規律
  • 對生活抱持正面的態度

聽起來有點兒老生常談,但是眼前例子比比皆是,不由你不服。

2007-03-16

梁家傑是Man of the Year?

一場無聊頂透的特首選舉辯論,勝負早已分出,無論你如何善辯,也敵不過中央政府『屬意』的現實。不其然想起在飛機上看過那套電影"Man of the Year"。電腦出錯固然是一個問題,但不難解決,可是人為的操控,只要你是在沒有民主的社會,到頭來還是不能解決。在香港,梁家傑還沒有條件成為Robin Williams。

洗碗

在家裡洗碗是平常不過的事。但在七八十年代,還記得有一個工種叫『鐘點洗碗』。那個時代,香港依然需要很多低技術勞工,對於一些不能整天出外打工的主婦,鐘點工正是最佳選擇。半天洗碗,洗到手指皮開肉裂,即使是戴上手套也徒然,難怪當年女性都以纖纖玉手為傲。

不過,這一輩香港人,不論男女,不要說煮食,就連洗碗也免問,也許是時代變了,還是人心不古?

2007-03-14

北京行給我的答案

同事說:『也需要有當北京是終點的人來建設,北京才有今天,大城市不一定是中轉站啊。』當我看到很多北京老建築悄悄被拆,也同時相信北京還有很多有心人,像我的一位朋友,最近她要搬到北京來,既因為她終於找到伴侶,也因為北京才是她發展事業的地方。

本來早已建議她要到北京來,因為大城市出身的人無論如何也難熬小城的種種不方便,還是折騰了一年多才找到自己的出路,也許這就是人生。

對於我來說,在大地市看到的人事離合,本來不應該太上心。而我,也表現得出奇的冷靜。也許因為我早已意會到事情總要發生,失望也無補於事。

在飯局上見到她,與現在伴侶的生活一切安好。她終於給了我一個肯定的答案,除了讓我釋懷,我也為她感到高興。我想在此向她默默送上遙遠的祝福。

回到香港,又是生活的又一回開端,還得讓我積極面對。

2007-03-12

記北京小事兩則

在北京的11天行程,儘管大部分時間都在辦公室上培訓或工作,很少跑到其他地方遊玩,不過也發現了一些有趣的小事,竟也是跟電有關。

1. 靜電-不知是什麼原因,我的靜電是非常強勁,每當我觸碰到金屬門窗,都感到靜電的威力,甚至可以見到一霎那冷光。也許,如果不想比電撃,只好每次開門都用身體碰一下門窗,下卸一點電力好了。

2. 停電-原來北京的電力公司並不提供抄錶服務,交電費就只好跑到工商銀行替電表內的『電卡』充值。最近幾天,來京的同事特別多,用電自然也較多,結果在大家沒有為意的情況下,在我洗澡中途,忽然停電,弄得我非常狼狽,幸得同事相助。

這也算是一個很好的經驗,了解在京生活,原來是可以如此不一樣。

2007-03-11

會友人

來到北京培訓十日,今晚終於跟一些友人吃了一頓很有意義的晚飯。飯不是怎樣的豐富,談論內容倒是精彩,因為都是圍繞著國內環保運動,尤其是我們組織的定位和存在意義來反覆切磋。

我們六個人圍著一張桌子,聽了溫波重新講述他的故事。雖然不是什麼新鮮事,但每一次說出來,在不同的情景帶出了不同的啟發,這一次帶了我一個朋友兼同事。我這個同事以前一直也關心環保運動,對一些概念並不陌生,但是希望溫波的故事,可以給他和我一些啟發。

我們組織在國外從環保運動的象徵,然後發展成國際環保組織,跑到中國,一直在討論如何介入和紮根。訴說著這個過程和一路上的掙扎,連結到從溫波他『邂逅』綠豆,從熱情到慢慢淡化,從內行變成局外人。他『入行』比我早五年,對綠豆這個組織有更多的看法。我可以肯定有很多局內人不認同他的觀點,但問題是,對於我們一直希望的紮根,怎樣做才是對整個公民社會發展有助,他的反對和觀察也許了我們一個深度思考。

這一頓飯也給了我一些刺激,就是對我在這個運動的位置和角色再一次反思。到底作為一個在香港出生,放眼國內和世界的人,我們是如何自處。也許對我和我的同事來說,這個是其中一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