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0-24

環保的『基本盤』

台灣的陳水扁總統在一片紅色倒扁浪潮,成功運用台灣人恐共心理,維護了自己的深綠『基本盤』。在香港,這個詞語大致可解作『支持者』。一般社會團體都習慣認為所有人都是自己的潛在支持者。不錯,人人都可以成為你的支持者,達致他們理想中的世界。

但是,這些人不是可以隨便在街上找。陳水扁之所以能夠保住基本盤,就是因為他知道支持者在哪裡。即使是香港的傳統左派勢力,也是倚仗自己的基本盤,打贏多少選舉勝仗。但是,對於一些倚賴自由意志支持者的組織,卻顯得有點兒捉襟見肘,包括環保團體。

原則上,環保團體不應該有基本盤,因為環境改善,人人自然得益,不會只限於某個群體或階級。不過,現實是有些人比很多人容易傾向環保思想。可是,只有在歐洲國家,才有綠黨的出現和壯大。而在亞洲,環保人士還未完全成為一個利益團體,環保傾向的人往往流散於各階層,又或者很快被某種政治傾向的派系吸納。

因此,環保團體在固定和壯大自己的『基本盤』,確實並不容易。單單在最近《絕望真相》的叫好影評之中,已經有數以百計的人有這樣的潛質。但他們會否成為我們的『基本盤』?我也不得而知。

環保團體,任務既不像政黨般爭取議席,也不是宗教團體般純粹流於個人修為。但是,環保團體卻要在政治上爭取更大的影響力,也要通過環保信念來吸納支持者,來改變社會。在這兩者之間,環保團體看來要走出一條不易走的路。

當環保團體開始通過不同方法吸收自己的基本盤,我們又是否有足夠智慧反思這條群眾經織的道路,是否團體想要達到呢?究竟環保團體是否應該發展成什麼模樣,才可以加強環保在政治角力的議價能力?這是值得深思的。

2006-10-16

人人皆可成為砍拼者(campaigner)

很多人以為環保人士是高不可攀,必然是學副五車的人。其實,網路的盛行,早已打破了這種門檻,越來越多人自學成才,並且通過網上集體行動,改變社會。舊有的精英行動者模式,在這個新世代逐漸看到限制,在這個大眾分眾化的社會,個別團體的影響力將會越來越小。

所以,惟有通過網路,把每一個公民都轉化成campaigner,才是現代社會行動的出路。最近,國際綠色和平也時尚起來,製作了一個名為『綠化我的蘋果』網頁,讓世界各地蘋果電腦的支持者,通過這個平台呼籲該公司進行回收,並取締有毒化學原料。

這項行動在一些電腦和環保博客大力推薦下,很快得到很多蘋果用戶的積極回應。很多人都不用綠色和平的支援,也自發製作網頁、設計網頁和T恤圖案等。這股風潮還正在擴散,相信已經對蘋果電腦構成一定壓力。我認為,綠色和平這次網上行動比以往來得革命性,因為他們不能再成為行動代理人(proxy),而正在演化成真正的改革促進者(facilitator)。

這也是社會行動的一次模範。我期望在促成改革之餘,綠色和平在當中擔當的角色越來越小。

公眾在這股風潮所發揮的創意和動力,遠遠比坐在辦公室裡工作的不少環保人士為大。工作在多個環保機構多年,眼看不少朋友從最初的熱忱,慢慢變得墨守成規、束手無策,失去了應有的動力。在失望之餘,反觀坐擁社會資源的我們,是否應該把資源解放出來,讓人人也成為最終的砍拼者呢?

Tag: greenmyapple

2006-10-13

環保界為何不反擊特首?

誰把環保與發展對立起來?特首在發表施政報告,提到香港長遠發展時,指責環保團體阻礙基建項目,每逢『發展』必反對。但事實是誰在製造這種『對立』?

更奇怪的是,環保界對於政府向他們發炮,竟然還沒有作出任何反撃,只能針對個別環保政策作出無力的回應,而未能團結一致。是他們也認同這種立論,還是有其他原因?

最近一項備受爭議的基建項目,可以數中電的天然氣接收站,儘管天然氣也是化石燃料,不可再生,而且也不是毫無污染,但很多人普遍認為相對於燃煤,天然氣比較潔淨。但是,中電提出的兩個選址,無論哪一個都要面對不同社會團體的反對。

但是,特首對這種爭議已感到不勝耐煩,對於不同利益之間的矛盾,不想尋求對話和共識,而是希望他們噤聲。環保不必然與發展建設對立,關鍵在於其他可行方案的考慮、環境影響的消減措施和損失成本,是否有效地在建設項目的規劃過程中展現和反映出來。

政府不單只不去化解矛盾,反而更要火上加油,強加並強化這種矛盾。我實在看不到特首有這種能力跟隨中央政府建設和諧社會的呼籲。

不論是特首,還是環運局局廖秀冬,在他們心目中,很明顯環境成本仍沒有內化,成為任何大型建設項目的考慮條件,而竟然繼續視之為外在的麻煩。

反觀內地,由於兩年前內地環保人士發起的雲南怒江水電開發爭議,所引發的不單是水電建設方與環保人士的爭議,更重要的是政府官員不再純粹偏重於任何一方,而是在博奕過程中開始完善體制,收窄雙方的分歧。

國家環保總局副局長潘岳,他多次大膽推出嶄新政策,包括最新核算出來的綠色國內生產總值(GDP),就是要嘗試把這些環境成本,包括在任何經濟及建設規劃內,制衡地方既得利益集團。

而我們作為號稱國際都會的領導人意識上竟然仍如此落後。對於這場意識型態的大辯論,不論是環保界還是媒體,都應該先知先覺,做好準備。

2006-10-08

『秋老虎』,還是天氣反常?

九月中,在吹東北季候風,晚上不用開空調,秋高氣爽,我還以為天氣開始轉涼。誰不知到了九月尾十月,氣溫一直徘徊25-29度,溫度雖不算高,但都是帶海水的東風,風力只有3-4級,吹不散空氣污染物,再加上日照,使地面空氣非常悶熱。今天行山,雖然有微風,但感覺非常不自在。

為什麼會這樣呢?誰是天氣反常的元兇?只有你和我那麼簡單嗎?如果你也想來找出元兇,不妨參加氣候緝兇隊

中國人眼中的異國風情


今天終於看了國內導演賈樟柯的新作《東》。我不是很熟悉他的電影,所以不想胡亂猜度,只想就我看到的寫下來,請賈迷不要見怪。

看完這部片,給我的感覺是像一部實驗片,首尾都不是很嚴謹,只是紀錄了畫家劉小東和賈樟柯自己在長江三峽和曼谷的所見所聞,所思所想。也許兩位藝術家都對描繪中國人太熟悉了,拍三峽居民的實況基本上是交出水準,的確,在三峽大壩面前,人依然要為自己生活而奔走,為他們留下一個寫實的面貌,印象是深刻的。

但不要忘記,中國人要走出世界了。也許是因為這個原因,他們都跑到鄰國泰國,在曼谷找來很多女模特兒。對泰國,他們真的認識有限,曼谷市所處的地方,並沒有湄公河,而是昭拍耶河(Chao Phraya),或舊稱湄南河。

他們也許不常出國,對外面的世界感到新鮮又好奇,神秘而多姿多彩。在香港人眼中,他們就是大鄉里出城。而在這兩位國內藝術家眼中,為模特兒畫人像,對他們的意義可不少,因為他們要從模特兒身上,甚至從曼谷氛圍中找到自己。

在滿腦子異國風情下,找回一個平實的泰國人,著實不容易。也許這正是他們要告訴觀眾的東西。如果我是導演,也許不會公開這部片,因為從這部片,只找到一些很初步的想法,只表達了一些很粗糙的意願。我期望未來賈樟柯在接觸更多國外民情以後,可以有更人本的,更平實的描寫。

看得到,做得到

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曾蔭權說要『落實一些看得到,做得到的政策』。在香港的政治氣候,一般民眾似乎已不再接受董建華年代的高大空政策,『看得到,做得到』成為了他的施政方針,可以理解。可是,對於長期的問題,尤其是環境污染,『看得到,做得到』只能應對問題的一小部分,例如換汽車和換燃油,而發電廠、區域性污染、水污染和廢物處理等,不能一時三刻解決的問題,惟有擱置一旁。只恐怕他這次不提長遠解決問題的視野,他只會繼續拖延和迴避。

觀看政府宣傳片

2006-10-07

太陽能冷媒

最近,歐洲航空太空總局公佈,今年南極上空的臭氧損耗量達4000萬噸,超過2000年的3900萬噸,創下歷史新高。而截至今年10月,南極上空的臭氧層空洞面積已達2800萬平方公里,其深度達到100個多布森單位(1個多布森單位是標準狀態下千分之一釐米的臭氧層厚度)。

臭氧層出現空洞主要是人類活動產生的氯氟烴(CFCs)等化學物質進入臭氧層後發生化學反應消耗臭氧造成的。為保護臭氧層,國際社會於1987年9月透過了蒙特利爾公約,要求限制使用氯氟烴等化學物質。儘管如此,歐洲專家認為,殘留在大氣中的污染物仍可使臭氧層在未來20年裏繼續出現類似空洞。(據新華網)

事實上,環保專家多年來一直努力研究和開發CFCs的替代品,並非那些會加強溫室效應,導致全球暖化的HCFCs或HFCs,而是利用太陽能製造冷媒。最近,太陽能冷媒(SolarChill)更成功獲得本年度冷凍工業的環保先鋒獎。

儘管SolarChill到現時為止,還只是應用在發展中國家的小型疫苗冰箱,專家期望在不久將來可以作商業化應用。而且較早前,由德國綠色和平研發的綠色冷媒(Greenfreeze)更已推廣至不少歐洲品牌的冰箱和歐美多國的大企業。環保人士期望兩種產品可以在不久將來完全取代HFCs和HCFCs,真正解決臭氧層空洞和全球暖化問題。

參考資料
綠色和平:綠色冷媒與太陽能冷媒

三菱商事揭了中電底牌?

中電控股(0002.HK)日前向摩根大通披露,有意在明年或後年將旗下澳洲業務TRUEnergy分拆上市。由於澳洲業務佔中電資產和盈利比例越來越高,而且也正在擴張售電規模,坊間一般都認為中電控股分拆澳洲業務,有利於集資進行進一步併購,也利於中電提升資產淨值。

這個風一吹,忽然間,日本媒體也披露,三菱商事(Mitsubishi Corp, 8058.JT)也有意在裝機規模達到六千兆瓦時,把目前與中電合資的OneEnergy分拆上市。消息一出,中電高層無不嘩然,連忙向媒體否認。其實,在OneEnergy成立之時,中電行政總裁曾說過不排除將來把OneEnergy上市,但現在又連忙否認,箇中玄機,值得了解。

OneEnergy於本年四月正式成立,銳意趁著台灣和東南亞地區電力行業私營化趨勢,擴張兩家公司的業務版圖。不過,與TRUEnergy不一樣。TRUEnergy的前身,早已在澳洲擁有約一成配電業務,再加上中電從新加報電力手上購入澳洲天然氣業務,並將原來旗下的雅洛恩電廠併入,資產總值足以在澳洲這個龐大市場上立足。再向其他中小型電力公司進行併購,似乎是一股趨勢,分拆上市也是順理成章。

但是,OneEnergy的第一單交易-中電把手上22.4%的泰國發電公司(EGCO)股權轉移仍未完成,之後就是計劃轉移中電持有的五成泰國BLCP電廠股權,和四成台灣和平電廠股權。另外,三菱商事也計劃把手上21%的菲律賓Ilijan燃氣電站股權也轉到OneEnergy。而OneEnergy可能的第一單買賣-競投美資邁朗(Mirant)電力公司在菲律賓的資產只是剛通過第一階段,除了面對來自日本、韓國和菲律賓本土的競爭者,電力公司員工的態度也是關鍵性。

由於這些交易還未落實或完成,三菱商事對於未來分拆業務如此樂觀,實在是有點出人意表。這是三菱商事過於樂觀,中電與三菱對未來的併購計劃態度有分歧,還是另有內情呢?也許唯有繼續觀察。

2006-10-06

競猜題目

特首曾蔭權本任期內最後一份施政報告即將出爐,各大媒體和民間團體都在競猜內容,可以說是眾說紛紜。這種感覺,就像以前學生年代『貼』(猜)考試題目一樣,如果猜中自己心水題目,就會欣喜若狂。香港社會,活像一個大試場,你我都在競猜。

其中一個民間團體不想跟政府猜,就是長春社。他們列出了四十多項政策倡議,完全是大包圍之作。如果靠長春社猜題,只會緣木求魚。長春社大包圍,算是合理,不過,如果政府跟長春社一樣大包圍,欠缺重心,就像當年董建華拋出一大堆承諾,到頭來成空,卻是悲哀。

跟友會朋友閒聊,他提出忠告:不要給政府牽著鼻子走。不錯,民間團體不應被牽著鼻子,而是應該採取主動,要他們聽我們的。問題是,在香港社會,如果一項民間倡議得到政府支持,是個莫大的鼓舞。要在香港玩這場遊戲,獲得政府欽點似乎是相當重要。假如得不到政府回應的倡議,也許正是我們要繼續努力的地方。

其實,只要清楚自己的工作方向,我們不用怕被牽著鼻子,問題是,我們是否已經做好充足準備,去講清楚我們的任務而已。

2006-10-03

不都合な真実

《絕望真相》的日本語版預告片(日本語片名為《不都合な真実》)比中文版內容還要豐富而詳盡,值得一看。10月28日在東京公映。

還有台灣的繁體中文版,台灣片名譯作《不願面對的真相》。10月13日在台北公映。

2006-10-02

又一筆三峽工程糊塗帳!

實在是一筆非常混帳的糊塗帳,三峽工程又一次暴露了規劃失當。多年來當局都對外宣稱三峽移民人數約為110萬,儘管海外環保人士及多位異議三峽工程的工程師都不苟同,並指出數字應為130至190萬左右,而旅居德國的工程師王維洛更細數三峽工程移民人數在不斷增加的過程,但110萬的說法也總算維持了好幾年。

就在國慶節假期,當局竟趁此機會,對外宣佈三峽移民將會增加30萬至140萬人!移民人數忽然多三成,意味著當局根本沒有做好移民普查,原本國家分配的扶助三峽移民撥款,又不知要增加多少了。三峽工程總投資二千億元人民幣,其中約三分之一是用於扶持移民,如今辦法,不是增加移民撥款,便是要移民多忍受痛苦,頌讚他們『捨小我而成全國家發展』的精神。

三峽工程,由一開始便已非常混帳,我感到很憤慨,如今要更多人承受這種苦難,是誰之過?

相關評論
木蘭:三峽移民已經多出10萬,請問還剩多少?

2006-10-01

香港沉沒?我們可得救嗎?

幸得同事提醒,在網上再次找出全球暖化的相關消息。當香港市民面對科學家和氣象學家的一大堆數字(見以下消息),預測香港將會承受的氣候反常風險,似乎都是一臉茫然。但,如果地產商看見自己的物業被淹浸,損失巨大的時候,他們又會有何感想?

國際投資機構里昂證券的研究報告指出,如北極的最大冰川融化,香港新政府總部屆時會被水淹浸,地產發展商亦要面臨逾4000億元的經濟損失,當中以恒基的經濟損失最嚴重(見上左圖)。(明報) 在維港兩岸的物業中,淹浸會令恆基經濟損失至為嚴重,損失高達150億美元,九倉則損失高達120億美元、置地將損失110億美元、新鴻基損失80億美元、太古地產會損失50億美元,希慎損失40億美元。(文匯報)

維港兩岸將會回復至1842年未填海時的光景,皇后大道以南會被水淹沒,國際金融中心、匯豐和中銀大樓、維園全被水淹浸。冰川溶解不但癱瘓港島金融中心,添馬艦新政府總部也難逃一劫,西九龍的填海區、香港文化中心也難逃水淹,淹浸範圍北至旺角朗豪坊才止步。(文匯報)

單以恆基地產(0012.HK)為例,市值接近八百億港元的物業,海平面若上升六米,便要面臨破產了,而市值近七百億港元的九龍倉(0004.HK)也不能倖免。以2006年最新物價水平,香港的本地居民生產總值(GDP)約為3500億港元,如果海平面上升今天發生,便可蒸發香港所有的生產總值。此外,珠三角地區就會出現廣泛水浸,逾九萬家港資工廠隨時受洪水威脅,受影響人數多達四萬人。

地產業是香港經濟的支柱,假如地產商全都破產,不計人命傷亡,連帶對各行各業的重大經濟損失,香港不是要沉沒嗎?不過,事情不是沒有轉機,正如我先前提及,第一步就要把這個消息傳播出去,讓所有市民提高意識:
1. 聯同你的親友觀看電影《絕望真相》
2. 在你的Blog推介這部電影 (By Technorati)
3. 瀏覽綠色和平的網頁《氣候真相》參加他們的緝兇隊,找出導致氣候反常的元兇!

相關消息
明報:全球暖化 恐水淹珠三角
文匯報:百年後香港鬧市或變澤國
文匯報:氣溫升3.5度下世紀極旱極澇
思匯報告:Boomtown to gloomtown: The implications of inaction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