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5-30

門庭冷落的西華園

West Garden由於昆明滂沱大雨,我決定提前返香港,爭取休息。其實,這趟昆明遊,儘管只有四天時間,但收獲還是挺豐富,不論是跟朋友的聚會,或者是市內個人遊,得到的東西不少,除了認識一些新朋友,與老朋友的相聚當然少不了。

今日,由於時間短暫,只挑選了市西南的西華園。西華園是傳統大理白族的大宅,可是由於公路的修建,使它瑟縮於路旁,遊人要穿過毫無指示的人行隧道才可到達,加上下雨,門庭份外冷清。

進入了大門,卻是另一種光景,內裡設置了兒童遊樂場,可是沒有兒童的遊樂場,氣氛格外凄清。一路上,兩旁大樹覆蓋,蘭花和菊花處處,漂亮得來帶點孤獨。深入華園,建設了傳統白族建築,少數遊人在內閒聊。

West Garden園內湖水泛泛,草地處處,樹木茂綠,使人想起在一年多前到英國某大學校園內遊玩,也滿是淒雨迷濛的景象。

離開了西華園,便準備結束這次短暫的昆明之行。回到金馬坊,買點手信,吃點東西,收拾行李,飛回香港。

後記:朋友說,在我回港後一天,昆明的天氣忽然晴朗,莫非這是一種天意?

2006-05-29

昆明的氣候變化

World Horticulture Expo Garden今天,還是下雨的天氣。原來,雲南已經好幾個月沒有下雨,這場雨,是天降甘霖,卻也是我不幸的地方。我決定提前回到香港,早一點開工做好要做的事情。

雖然下雨,我還是按照原定計劃出發到世界園藝博覽園(世博園)和金殿,可是入場費之昂貴把我嚇了一跳,世博園進場費是100元,來往金殿的棧道收費也要40元,在下大雨的天氣,完全是掃興。所以最後只是在門口拍個照就離開了。

中午,我約好了于老師在他辦公室附近吃午飯,然後到他辦公室裡談一些事情。在辦公室裡碰到來自金沙江邊的張春山。他的村子不是要被水電站淹沒的村子,而是移民村。政府對移民這個事情有多大的支持,支持是否到位,完全是未知數。從他口中,知道車軸村曾經出現狀況,政府都是閉上咀,村民只能通過其他方法發佈信息。

Yuantong Buddhist Temple晚上,我跟于老師的女兒在金馬坊吃晚飯,了解她的近況。談了很多工作內外的事情。一年來,她雖然沒有在環保圈子工作,但是仍然挺關心瀾滄江-湄公河的情況,我感覺大家的對話是挺有意思的,特別是對未來關於這個流域工作的觀點。

她由於父親的關係,得到了很多機會到湄公河流域國家觀察,所以對於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細微的看法。可是,我提出一個嚴重的憂慮,就是國外非政府組織這麼多年在湄公河流域的投入,卻打不出政治協商解決國際河流管理問題的一條大通道。這是一個什麼原因?

其實,很多在湄公河流域國家內工作的人都明白,在發展中國家之間推展平等互利的環保管理,是前無古人,各國政府官員只是希望從中圖利,就算是所謂的湄公河委員會(MRC),決策人員全都不屬於區域內的人民,而是資助國家的人。湄公河的發展,取決於發達國家的人手上,是完全不能說過去的。湄公河的問題,應該由湄公河人民來解決,這個是我工作多年來得出的一條原則。至於怎樣搭起這樣的平台,我還沒有搞得很清楚,至少是在網路建設上要再多加努力吧。

她還說,她規劃要到荷蘭讀一年書,念發展研究,打算研究湄公河流域的民間社會發展。對於務實的我,我問她心目中有沒有理想的機構她畢業後想參加,她說沒有,那我只能說祝她好運,因為太多例子讓我看到,到國外讀一年書,只是讓你避世,卻仍然無法讓自己升級。讀完書找不到工作的人,大有人在,這個也是挺可悲的。

我只希望每一個投入這個事業的人,不論是在那一個層次奮鬥,都可以找到自己的一條康莊路。

2006-05-28

昆明遊記-昆明現代化的一面

Kunming First Bus從前到昆明,還只是當作去雲南其他地方的一個中轉站,或是一個開會的地方。沒有想過如此遊昆明是可以大開眼界。就讓我帶你進入另一個昆明。今趟遊昆明,我正在遵守一個原則,就是只會坐公車遊覽,而不會打車(召喚出租車)。所以事前做好準備工夫。昆明現時有兩家公車公司-昆明公交和昆明新巴。昆明新巴,正是香港新世界發展和英國第一巴士公司(First Bus)合資經營的企業,與香港新巴同一道。

坐公車旅遊的一個好處,就是可以讓自己可以看到各個階層昆明市民的百態。從小孩到老人,從農民到時髦,你都可以看到。昆明的公車系統看來也挺完善,而且像香港一樣,可以看電視,畢竟昆明市不大,在昆明坐公車就像在香港坐電車一樣,一元起價,一票到尾,價錢十分便宜。唯一不好處就是較早收車,晚一點回家的人便要打車好了。而且,他們還容許不太安全的小公車在車站搶客,他們特別需要法規來保障乘客。

A street scene of Xiaoximen從圖中所見,大抵你可能以為我身處台北101摩天大樓前。那就錯了,其實我是身處昆明其中一個重點購物區-小西門。北京的王府井、上海的南京路、東京的新宿、台北的西門町或忠孝路,都是各城市的重點購物區。昆明作為雲南的省會,往往就是給人一個懷抱著雲南古老的傳統文化和自然景色的地方,例如石林、九鄉、各大小寺廟和歷史建築。不過,昆明市模仿各大城市的發展,絕對可以說是超乎想像。

今次到昆明,純粹就是想讓自己眼睛去旅行。所以,事前挑選了一些我以前在昆明從沒有踏足的地方。金馬碧雞坊是第一站,原以為這只是一對翻新過的老牌坊,昆明的地標,不過正因為如此,金馬坊今天的發展,簡直令人矚目,儼然成為了昆明的重要購物區,附近的建築物都是簇新的,只剩下一兩幢已翻新的老舊樓房,改裝成高檔食肆-同仁街。

Jinmafang在牌坊的一邊-金碧廣場,以傳統風味建築,打造了新的購物區。在牌坊的對面,進入同仁街後的商圈,更建設了一個中央圓形大廣場。在寬闊的行人道上,設置了咖啡店和小吃檔,完全想把台灣的夜市概念,融合在購物區之中。行人道兩旁更是滿佈香港和國際品牌,例如屈臣氏、周大福、佐丹奴、家樂福等等。忽然想起今年泛珠三角合作會議將會在昆明舉行,到時我們的特首曾蔭權與各商家必不會錯過參觀如此的城市發展。

金馬坊就像是昆明市政府刻意打造出來的購物區,相比之下,在不遠處的小西門,給人的感覺卻是自然發展。小西門位於人民西路、東風西路和大觀街的交匯。三條主要幹道的交匯,可以想像人流的密集和擁擠,足以媲美東京的新宿和台北的西門町。不過,小西門要找食肆比金馬坊困難,一來小西門滿佈時裝店,而商場也躲在大觀街的後巷,二來金馬坊大抵經過市政府規劃,食肆的佈置是必然的。

在小西門,可找到香港和國際品牌較少,大部分都是本地和國內品牌,檔次沒有金馬坊那邊高,不過,美國最大超市連鎖店沃爾瑪,卻在那裡開分店,吸引了非常多主婦光顧,由於地方較小,擠得水洩不通。

我在這兩家超市,完全可以感受到昆明市民的購物新文化,具備條件與各大城市接軌。而且今天是星期日,特別多不用上學的年青人在街上流連。當今昆明年青人的物質生活,就是這種正在高速發展的經濟下薰陶。

Daguan Park昆明的老人家呢?他們都躲在公園裡。除了繁華的購物區,我還跑到昆明市的兩大公園-翠湖和滇池東北角的大觀樓。這兩個景點,都是昆明市民周末周日必到之地,除了賞湖,很多老人家在公園打麻將、捉象棋,甚至跳舞,自得其樂。

今日到過的地方實在不少,除了在上述兩個公園拍照留念,我還到過圓通寺-一個上次路過但沒有進場的寺廟。而在路上,還找到很多重要機構的位置,例如在拓東路的南方電網公司,在人民東路的金沙江中游水電開發公司等。

泛珠三角會議即將在六月初召開,屆時九省和兩個特區的領導人雲集昆明,一片繁華。但是表面的繁華,總是掩蓋不了貧困,不論是在小西門還是在金馬坊,你都可以找到乞丐。偌大的商場、飯店和越來越多的霓虹燈,昆明市民各式各樣的消費行為,很大程度都是依賴大水電和大煤電。這樣的發展,難道是中國發展的必然路徑?

今日的游走路線:
10時許:坐54路公車從白塔路出發到市東郊曇華寺,回程轉到市西南的大觀樓,然後坐100路公車到圓通街,參觀圓通寺,步行到翠湖,沿翠湖南路出大觀街,到達小西門,在小西門用午膳後,坐54路公車回到白塔路,稍事休息。晚間,坐62路公車到金馬坊用晚膳。(昨天從白塔路步行至金馬坊、東寺塔與西寺塔)

2006-05-20

達文西密碼 (The Da Vinci Code)

近來事務繁忙,身心漸疲,連寫Blog的精力也減少了,我想需要一點歇息,所以決定在北京出差後,到昆明走一趟,讓眼睛去旅行。故此,本Blog在未來兩周也會休息。

今天,為了趕看平價電影,大清早便要起床,看9:30最早場的電影。其實,《達文西密碼》這部小說面世至今我從沒有看過,大抵因為我不愛追看小說。在基督世界的眼中,這部小說離經叛道,因此成為了城中熱門話題,爭論的焦點。所以,把它拍成電影,輿論一般也包括了兩者劇情的比較。

不過,我認為這是極不公平。要把一部具有歷史宗教背景的小說拍成通俗的電影,殊不容易。至少坐在我身旁的年青一代和不耐煩的觀眾,要是拍得接近原著,也許便會失去追看的意欲。

話得說回來,電影製作人把電影拍得通俗化,固然是要遷就膚淺的觀眾,但這種嘗試似乎有點吃力不討好,兩頭不到岸。一方面,電影中解碼情節太快,與明顯道出女主角是聖人後裔的秘密,都是為了遷就閱讀能力低的觀眾。

但另一方面,電影中部分情節不知因由欠缺完滿交代,例如那個可憐探長發現自己被隱修會利用後,為何不再追查下去?再者,教授跑到巴黎羅浮宮前的金字塔,尋找子午線下的石棺秘密,故弄玄虛一番。換言之,在通俗與懸疑之間,電影似乎未能盡如人意的找個平衡。

難怪很多影評都給了一個較低的比分。不過,若不論這些情節上的批評,電影行文流暢而緊湊,具震撼力,我第一次看手表,原來已經過了兩句鐘,將近尾聲。電影具備了商業電影應有的元素,對於要求不高的觀眾,還是具有可觀性。

Technorati tag: The Da Vinci Code

2006-05-04

創意推廣-芝加哥的空氣污染


Chicago is plagued by air pollution. Don't just lie there. Contact your alderman at 311.


These are images of a guerilla marketing component from a campaign designed to gain public support in an effort to reduce the pollution released by particular powerplants in Chicago. The shape and text was created by power-washing filthy sidewalks using a large stencil form.

Credits: Jesse Freese – Columbia College Chicago

2006-05-03

I will if you will

很喜歡這一段引言

People are willing to change, but they need to see others acting around them to feel their efforts are worthwhile.

Fairness matters.
事實上,消費者要怎樣做才可以幫助地球減少污染、減少能源消耗?政府和商家一味以自由市場原則為藉口,什麼政策改變都不做。清晰的政策指引,包括寬減稅項以鼓勵節省能源,才可帶我們看見曙光。英國可持續發展委員會最近發表報告,突破了傳統的行動模式思維,呼籲政府和企業不要只靠邊站,而是採取主動。地球需要的,不是空喊口號,而是更多人的改變。

2006-05-01

超級女聲張含韻


國內歌手張含韻挾著超級女聲之名來到香港。可是,名氣遠遠不及李宇春,而她的相貌並沒有過人之處,唯一賣點就只有青春無敵。

馬軍 (Ma Jun)


認識馬軍,要從多年前他任職香港《南華早報》說起,雖然當時他只是一名記者,而且他揭露國內環保問題的報導經常受到上司的擠壓,但仍然無損他也是一位水資源專家。後來,因緣際會,他成為了我半個同事,知道他為人謹慎,但不會失去應有的立場。

這麼多年來,他沒有踰越他的良心界線,不會把話說過了頭,不會譁眾取寵,一直堅守崗位,保持底線。所以,今天以環保戰士來形容他,其實並不適當。在我眼中,他是一名謙謙君子,抱持學者的身份,憑著良知發言的良好公民。今天,他當選為美國《時代》周刊全球100位最具影響力人物之一,除了是對他工作的一份肯定,更重要的是他的發言也會國家環境歷史上的印記。

于曉剛 (Yu Xiaogang)


通過美國樂施會(與香港樂施會)的引薦,於四年多前認識于曉剛,我們一同出席在菲律賓北部碧瑤(Baguio City)舉行的會議,隨後數年,一直保持著伙伴工作關係。他實在多才多藝,幾次在會議後舉行的才藝表演,如果沒有他的協助,恐怕要以唯一一個中國代表的身份,在一眾參與者面前獻醜。

他醉心工作,每次跟他詳談,交換最新情況,其實都是一次試探虛實,看看對方會帶來什麼好處。他的大膽耿直,給他帶來不少麻煩,不過也贏得海內外行家的不少掌聲。最後,幾經多方努力,今年他終於贏得有綠色諾貝爾獎之譽的『戈德曼環境獎』

米杜士堡 (Middlesbrough)


英格蘭超級足球聯賽是我必看的球賽。去年西布朗(West Bromwich)的勝利大逃亡,今年此情不再,原來所有絕地反擊的運氣,都轉到米杜士堡(Middlesbrough)身上。在歐洲足協盃(UEFA Cup),繼半準決賽在主場河畔公園球場(Riverside Stadium)反勝瑞士球會巴素利(Basle),這回準決實竟可重施故技,同樣在落後的情況下反勝羅馬尼亞球會布加勒斯特星隊,令人難以置信,歎為觀止,回味無窮。

UEFA.com: Fairytale finish for Middlesbrough
BBC: Boro in Final
Soccernet.com: Remarkable Boro into Final
Football365.com: Amazing Boro Bounce Back
The Sun: Middlesbrough 4 Steaua 2
AFP: Four-star Boro rise from the dead again
Reuters: Middlesbrough stun Steaua to reach UEFA final
搜狐體育:星队痛失两球优势 米堡惊天逆转进决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