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1-28

賀新年

謹祝各位朋友狗年愉快,事事如意,身體健康!



中國歌手揚威倫敦

想也沒有想過,中國新晉歌手,『超級女聲』李宇春竟然在英國可以受到倫敦市長利文斯通(Ken Livingstone)如此禮遇,不讓女網球手鄭潔與晏紫在澳大利亞網球公開賽奪得冠軍而尊美。


Technorati tag: 超級女聲, 超级女声, 李宇春

2006-01-24

暖氣原來是如此重要

一直以來有一個錯誤印象,就是以為北方人(按:這裡是指香港以北的所有國家)在室內不怕寒冷,是因為他們強壯,所以即使香港怎樣冷,也想強忍。不過,當你多走了幾次,便漸漸發覺,暖氣在寒冷地區的作用,猶如熱帶地區的冷氣,而且人們也越來越依賴暖氣。不管是日本、韓國或國內,人們都是怕冷的。只因為到處都是暖氣,所以他們才可度過。

可是在香港,暖氣並不普及,要是寒冷,你可以在家裡添置暖爐或暖風機,或者多穿毛衣、使用暖包等方法取暖。而且,原來香港的建築材料都是具散熱功能,而寒冷地區卻是恰恰相反,可以吸收熱能。所以,我現在已經不用尷尬,在家裡照樣盡辦法取暖好了。

2006-01-23

教育私營化路線圖

近日在香港鬧得火熱的教育改革政策,弄得滿城風雨。可是,當人們在爭辯李國章和羅范椒芬是否需要為自殺老師負上政治責任,媒體和輿論好像忘記了教育改革的真正動機和深遠的影響-逐步走向私營化。

到現在為止,圍繞著教育改革的爭論,都是集中在政治責任,卻沒有反思所謂的『教育改革』,是為了學生利益,還是為了企業利益?也許有人認為兩者沒有矛盾。問題是,抗議人士要求政府正視教視的處境,沉重而繁瑣的『教改』工作,不再由老師負責,而是由行政人員負責。

於是,學校融資大增而政府宣佈不再負擔,遂逐步走向外判化、私營化,帶來學費大增,順理成章地實行用者自付,公營學校變成提供基本服務的學校,優質學校被迫走上私營化道路,補習學校集團走進正規教育『市場』,加入競爭行列,師生關係不再是傳統的人格教化,而是純粹功利主義的追求卓越。

這個時候,我們的教育會是什麼樣的一個光景,我們下一代的品格又會變成一個什麼模樣?基層兒童接受優質教育的機會大受影響...

整件事,不論是你站在何方,最終還是被用作促成私營化的棋子。李國章、羅范椒芬,就算是下台,結局還是一樣。

不要忘記,香港是世界貿易組織的始作俑者之一,不斷以自由貿易的成功自居,也正在促成服務業協定的談判,要求會員國開放服務業市場,當中包括教育行業。政治化抗爭埋沒了理性討論教育改革的時候,我們的媒體和輿論是否把教改看真一點,看深一點呢?

我不是在寫小說,今天的醫療改革已經使基層市民百上加斤,醫療服務融資備受爭議,未來同樣的問題也將會發生其他公共服務,教育也不例外。

2006-01-22

黃應士


近日,就香港公營電台問題炒作得火熱的媒體,都難免提及這位前香港無線電視台新聞部高層人物。不管他做了多少年高層,最令人印象難忘的,莫過於幾年前美國攻打伊拉克時,他親自率領兩名女記者,譚衛兒和陳凱欣,跑到科威特,戴上防毒面罩的一幕(可惜我找不到那幀精彩照片)。他們的一『戴』,忽然跟較早前反世貿遊行時,另一名無線女記者鄺美鳳戴上頭盔相比,原來是何等異曲同工。果然,黃應士的保守力量,是承傳有自。

2006-01-21

在北京的道聽塗說(三)

同事有時會問:究竟我們所做的工作,真正改變了多少現況?提出這一個問題的人,到底還是反映出他心底裡的誠實。當組織的根本使命是要帶來改變,而每一年我們都會列出一大堆工作成果給捐款人,撫心自問,這些工作又是否朝著這個方向呢?

老實說,這個問題很富歷史意味,一個人或一個組織可以為社會帶來什麼改變,多少改變,都不是由我或你在此時此刻可以作出公正判斷。有時我們都會面對一種口號式語言障,例如簡單地以為『拯救地球』就是我們的使命,其實這個世界又豈會那麼容易讓人『拯救』?況且,你所說的『地球』,和在地球另一角落的人所想的,又是否一樣呢?

其實,我自己也沒有答案。我所做的工作,真正帶來多少改變,我也不敢下什麼判語,可能是一文不值呢。不過,最少我們所追求的,不是虛無飄渺的東西,而是一個公義的社會。而這種國度,畢竟在其他文明社會是存在的,只是我們的中國尚差一大截。人的存在,不在乎接受差劣的現實,接受人類的劣根子本性,而在乎你在世上所做出的種種行為,為現在和將來帶來的改變。



在北京,與友人暢談時,少不免比較北京與自己的家鄉,總愛說北京有什麼好,有什麼不好,思鄉的朋友總愛投訴北京的不好。我心在想,既然人在北京,也許是要入鄉隨俗,適應這裡的一切。

2006-01-18

在北京的道聽塗說(二)

在北京偶然看到中央電視台12台(法制台)的一個節目,播出了一系列推動節能的廣告,儘管技巧和水平上還未及香港那般成熟,但是從諸位創作人的作品,卻看到創意源於生活的概念。還記得校友兼鬼才黃霑還在世前,提到他的創作靈感,其實都是借用生活上的題材加以堆砌和潤飾。一部成功的創作,不論通過什麼形式,重點都是能震撼人心,使人產生共鳴。

此後,又看到另一部節目,是介紹湖南一位苗族農婦,目不識丁,只因為看到電視,聽到老鄉尋親的故事,便產生一個靈感,不惜典賣家當,犧牲女兒升學的費用,誓要拍一部電視劇,幫助那些老鄉。是什麼樣的一種動力,讓人可以犧牲自己和家人的幸福,來幫助別人?這不是節目的焦點,卻是我感到好奇的地方。

一位農婦,不滿足於農村的有限空間,用自己一個意念和一雙腿,奔走於攝影師和老鄉之間。對於生活在物質豐富的城市人,除了要佩服她的勇氣,更要注意到,她把想像的空間變成現實,是非常難得。在我們看來,隨手拿起攝錄機拍攝生活片段,並非難事,但要在這種基礎上發揮創意,似乎所需要的,便是把想像變成現實的能耐。

2006-01-17

在北京的道聽塗說(一)

到北京出差,除了與同事開會,討論來年大計,而且還從一眾國內同業和朋友口中,了解最新行情。要貢獻環保組織的發展,跟同業交流,甚至向非同業借鏡,似乎都是必經的門路。
星期五,跑到綠網辦公室與一眾網友會面,可算是在國內的頭一樁。綠網的點擊次數是我們的四倍以上,人家客套的說,這不過是多年的累積成果,也許這是一個原因,也許是我們的網站太差勁,還有大量改善的地方。

星期六,分別跟一位內地記者與一眾國內NGO朋友聚餐。內地記者是替香港一家大報打工,深明香港和內地社會的差異。從媒體從業員的目光,他雖然讚賞我們的工作,但同時也認為我們的工作缺乏了一點深度,假如我們可以再做得透徹一些,再詳盡一些,便可立於不敗之地。

到了晚上,我和國內NGO朋友聚餐,先到清華大學附近的一家雲南傣族菜館,然後在一家書店內的咖啡廳喝茶。其實,大家為了保護江河也作出了一分貢獻,尤其是一位前同事,她一如既往,對這份工作認真而執著。儘管事情發展到今天,可以做的事情也很有限,不過從他們的角度,已經不是計較成敗得失的時候。

星期日,分別跟兩位老朋友會面,一位是香港記者,而另一位是國內環保專家。那位香港記者一直關心環保和其他民生議題,從她為公營電台工作,到今天成了自由工作者。中國的問題,雖然世界關注,但是錯綜複雜而沉重,既要抓緊重心,又要媒體老闆感到興趣,卻並不容易。在這個有限的空間下,看來只有消費者權益一項最具潛力和最多空間,從這個方向走,還看我們把握時機。

最後,跟那位環保專家喝茶,其實早前已經安排他和同事會面,這趟會面談論了很廣泛的問題,而且也很深入,從河網到綠豆,從香港問題、台灣民主發展延伸到國內政治體制。他對於那些坐擁大量資源,卻旨不在改變現狀的國際組織,大肆批評,也對於環保人士把話說過了頭而錯失良機,感到沮喪。他的一席話,提醒了我作為香港人在中國可以擔當的責任和任務。他同時提出,在中國這樣的社會,要立足於民眾心中,樹立發言的權威,取得民眾信任和認同,換言之,就是主力為自然環境建言,說出老百姓不敢說的老實話,做出老百姓沒有能力做的事,才是最重要,嘩眾取寵或走偏鋒、把話說過頭都不是出路。

也是,不論你是關注什麼議題,只要看在老百姓眼裡,是忠實的言論,在中國人的社會,應該是無往而不利。

2006-01-07

『偽和諧社會』

昨晚收到一位記者的電話,說要找我評論河南省又一起污染事件

不錯,是接二連三的,又一起污染事件。國內的污染事件,小的每星期一起,大的每個月一起,特大的每年總有幾起,可說是無日無之。國內經濟急速發展,可是社會仍然忽視環境公害。

記者訴說,人民已經怨聲載道,苦不堪言,不用說吉林石化雙苯廠洩漏污染松花江,廣東英德的鎘污染影響北江,當地官員不用負上刑事責任,就是廣東番禺太石村、汕尾紅海灣等發生的鎮壓事件,明顯鎮壓有理,官員的失當行為誰可治理?

一日我國公民社會制衡力量微弱,民眾投訴無門,叫苦連天,改善措施無路(沒有時間表和路線圖,也不向公眾發布和諮詢),沒有民眾參與的措施,一日真正的『和諧社會』也難以達到。

看官只懂鎮壓不滿聲音,製造歌舞昇平的『偽和諧社會』,他日爆發更大的社會矛盾,中央領導人又是否有足夠智慧去應對?

記者表示殊不樂觀,可悲。

2006-01-03

激活個體主動性及轉化

安徒阿藹分別發表文章,討論和分析了無政府主義者(Anarchist)與國際反全球化抗爭的關係與作出了一些比較。兩位作者不約而同指出了無政府主義者近年對全球社會運動的反省。

阿藹在提到如何扣連國際和本土社會運動時指出:『要做好本土之間的溝通機制, 也許無政府式的去中心化的網絡形態更湊效, 但這是需要長時間的試驗和探索的...』而安徒在討論無政府主義者對社會運動組織的觀察時指出:『...任何長久、龐大或秘密運作的組織,都有異化成另一權力架構的可能。當這些政治或社運組織企圖擺出一統天下的勢態,使組織存在放在首位,那組織就會開始遠離啟發思想自主和解放人們自身主動性的本義。』

其實,在國際性組織工作,正是要面對文化、社會與期望上的差異。當組織發展到一個階段,權力越來越走向單一與同化,形式漸見單調乏味,也正是時候思考去中心化的可能性,也正是不少社運組織中人想擺脫的困局。不過,如何在民間有限資源下使網絡得以運作,正是我們需要試驗的地方。歷史上很多成功的運動和變革,都並非由於個別社會運動組織的戰略成功,而是由於無政府主義所描述的『自身主動性』。我們的存在,如何啟發思想自主和解放人們自身主動性,正是需要大家一起共同探索。

其實這個討論多多少少回到讀大學時,我們對社會工作者(Social Worker)角色的批判,我們常掛在口邊的Empower,究竟是Empower了誰?因為最終所Empower的,並不是群眾,而是組織者。而社會運動人士應該扮演一個什麼角色?Facilitator? Agent? 是否應該存在? 要是存在,可以通過什麼方式? 提供什麼支援? 一切問題,都有待深入討論。

2006-01-01

『環保燒烤』說法不夠徹底

日前,環保組織『環保觸覺』呼籲市民避免採用木炭燒烤,以減少伐木,並提議了一些替代方案,例如改用所謂『環保炭』,增加燃燒效率,減慢伐木速度,另外,又提議改用電燒烤爐。

其實,與其提議『環保燒烤』,倒不如呼籲減少燒烤。他們提議的方法沒有解決根本問題。所謂『環保炭』只是緩兵之計,而香港電力主要靠煤和天然氣等化石燃料,製造空氣污染和全球暖化,採用電燒烤爐只是把一種問題轉到別處。

而且,現今在郊野公園/沙灘進行的野外燒烤並不是健康的飲食方法,燒烤食物大多是含食物添加劑的肉類,多吃無益,而且燒烤比普通煮食破壞更多食物中的營養。所以,從環保的角度,最好的方法就是減少燒烤。

正如友人提議,如果想跟親朋戚友一起吃飯,最好還是留在家中,起碼可以吃得健康。

2005年中國人文關鍵詞

中國在經歷這個社會腐敗的年代,民眾對種種事物欠缺信任,即使是企圖站在道德高地的人,也要不斷面對來自四方八面的批判和挑戰,民間環保組織也沒有例外。互相交鋒背後的政治角力固然不容忽視,但辯論的內容也必須得到真理的驗證,而作為環保人士,在面對當前的挑戰時,不應該逃避 (除非你真的作假),而應該強化本身的能力,認真的做好紮實的調研工作,有雲『真金不怕紅爐火』,只要你說的是真理,即使被人冠以『偽環保』的罪名,真理最終會還你一個清白。



“在這個學術腐敗肆無忌憚的時代,中國需要方舟子般嫉惡如仇的聲音。那些指責方舟子專橫、武斷的人,不應該由此得出否定“私人打假”的結論,而應該致力於更加客觀理性的“學術打假”,用自己更加客觀理性的聲音取代方舟子的偏頗與偏激。畢竟,站在方舟子背後的,並非權力,而是多少次與學術腐敗相拼搏而凝聚成的公信力。



2005年中國人文關鍵詞之鄭家棟\方舟子\周葉中
冼岩

--原載《讀書時報》
2006年1月1日

2. 方舟子

方舟子歷來是惹爭議的人物,進入2005年,圍繞方舟子的爭吵更趨白熱化。從“全息生物學”案、“無偏二極管”案到“公共知識分子”事件、“怒江水電開發”事件,從丁林、薛湧、王怡到於建嶸,從《外灘畫報》、《南方人物周刊》、《新京報》到《鳳凰衛視》、《南方周末》,方舟子的鬥爭不但橫跨自然、社會兩大領域,而且與人鬥、與媒體鬥,不亦樂乎。

作為以“學術打假”為己任並因此成名的公共知識分子,方舟子為人忌恨、遭人非議不足為奇。學術界不能容忍懸於頭頂的達摩克利斯之劍,不管是出於學術腐敗的方便還是源於知識分子的傲慢與尊嚴。媒體與方舟子的交惡則始於方舟子對自由派人士的批評,在流行媒體充斥自由派知識分子的背景下,方舟子對自由派人士的批評被視為是“專制的幫兇”,他遭到眾多媒體精心圍剿其來有自。

在這個學術腐敗肆無忌憚的時代,中國需要方舟子般嫉惡如仇的聲音。那些指責方舟子專橫、武斷的人,不應該由此得出否定“私人打假”的結論,而應該致力於更加客觀理性的“學術打假”,用自己更加客觀理性的聲音取代方舟子的偏頗與偏激。畢竟,站在方舟子背後的,並非權力,而是多少次與學術腐敗相拼搏而凝聚成的公信力。

自由派對方舟子的排斥說明自由派也是與其他人一樣的人,並沒有因為自稱信奉“自由”就真的與眾不同。

3. 周葉中

11月23日,一篇題為《博導,還是“博盜”?───武大學術委員會副主任周葉中和學生抄襲剽竊紀實》的文章出現在新語絲網站,作者王天成指稱,周葉中與其學生戴激濤在兩人合著的《共和主義之憲政解讀》一書中,抄襲了他在數年前發表的兩篇論文《論共和國》和《再論共和國》。同樣是因為當事人的顯赫身份--武大學術委員會副主任兼秘書長、因曾為中央政治局講課而被某些媒體稱為“帝師”--“剽竊”事件很快成為學界及公共輿論關注的焦點。旋即,網絡又爆出周葉中與其學生江國華將同一篇論文分別單獨署名發表於不同學術刊物。

對第二件事,周葉中迄今未有辯解,他只對第一件事辯稱:其著作原本有標明引用出處的注釋,但在他不知情的情況下被刪;注釋之所以被刪,是因為王天成的“身份”。

這種解釋顯然不能自圓其說,在多達36處的引用中,引用者都對文字作了小的改動,顯然是為了規避引用這一事實。由於出版方的沈默,“引用說”看起來只是周葉中與出版方為化解眼前危機而出的遁詞。真相可能很簡單,兩件事都折射了當今學界的一大潛規則:導師對學生的學術能力與成就擁有所有權。在此潛規則下,導師出題、學生組織材料(第一件事)或學生的成就被導師據有(第二件事)都屢見不鮮。在網絡時代,各種資訊皆點擊可得。學生為“出色完成”導師選題,將他人成果據為己有也屬尋常。因此,“剽竊”一事周葉中在事前可能並不知情,他只是按慣例將學生成就據為己有,東窗事發後他作為“第一作者”當然無從卸責,於是以上述拙劣藉口作為掩飾,可能同時還前後左右四出打點。

實事求是地說,周葉中的做法只是遵循了學界潛規則,事後砌詞脫責也屬人之常情。剽竊是當前學界痼疾,周的做法既非最惡劣,也非最無恥,只不過因為他的“帝師”身份,遭到了民間最猛烈的炮轟。

周葉中事件也是由方舟子的新語絲網站首先披露的,那些給方舟子貼上“專制幫兇”標簽的人,不知如何看待新語絲揭露“帝師”一事?2005年發生的系列文化事件,彰顯了學術腐敗的肆無忌憚與無所不在。時代呼喚“學術打假”,方舟子們在今天不是多了濫了,而是太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