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11-29

老外眼中的中國美女-Katie Leung?

她如果生在香港,可能只是一個二八年華的平凡少女,但生在蘇格蘭的她,一個躍登大銀幕的機會,便成為了世界娛樂圈的新聞人物。她是青春可人,但還沒有到美女的級數。看她在英國公開場合的化裝,明顯就是要迎合老外對亞洲人的審美觀。不過,來到亞洲,來到她父親的原居地-香港,做回一個平凡少女,淡施脂粉,已經足夠了。她在電影哈利波特(Harry Potter)飾演張秋一角,她是Katie Leung,梁佩詩。

2005-11-27

開拓世界視野

11月24日,要在胡志明市機場滯留半天,等待返回香港的航班時,期間遇上兩位台灣與會者。當大家聊到西方國家與會者參與東南亞地區事務時,得出一個印象,就是認為連自己本國的事情也沒有搞好,有什麼資格跑到國外議論人家的發展?

誠然,國外人士對本國發展的議論,往往佔有“外國月亮特別圓”的較高位置,但是這種位置常被投以某種目光,尤其是在殖民主義的陰霾下,國外的言論常備受攻擊。

一位在老撾服務的澳洲人向台灣朋友透露,正是本國問題無可救藥,才跑到老撾開拓新天地。這是一種個人取向的問題。設身處地,如果你發現自己在本國可以發揮的空間越來越小,而且感到沮喪,也許出國考察,增廣見聞,無疑是給你重新定位,從另一個角度看世界的好機會。

每個地方總有自己的問題,但是身在廬山,便無法全窺它的真面目。所以,抽身而去一段時間,研究別人的問題,通過國際交流,往往能夠從別人口中,得知自己的位置,從而進一步認識自己的地方。這是我近年出訪他國的一些體驗。

從金邊前往胡志明市的飛機上,我們又碰到一批日本的“歐吉桑”(婦人),他們碰巧看到同行台灣朋友汗衫上的“No Dams"標語,便和我們談論起來,她們也支持反水壩運動。雖然我只能用幾句簡單日本語跟她們寒暄,但赫然發現,反水壩運動是可以如此聞名。

昨晚,看到香港電台的電視節目“香港創造”,提及香港的地道文化,在世界是獨一無二的。香港近年處於低潮,無論是經濟上還是市民對前途的信心。這個節目提醒了我,香港並不是一無是處,相反,香港是一個文化大融爐,雖然處於文化的交匯處,處於中華文化的邊緣,但也是尋求突破的最佳地方。

對於推動社會改革,香港又何嘗不是世界其中一個最佳的試驗場地?至少,香港擁有高度自由、良好法治,相對較高的辦事效率,正是人家可以借鏡,又是通過國際交流去創造新事物的好地方。

2005-11-22

金邊印象

(11月22日)從下飛機到酒店、用膳的地方,一路上,你都可以找到中文字,差不多每一家食肆、酒店、新的娛樂場所和投資,都可以找列華語的蹤影。操廣州話的人,也不時可以在街上找到。可以見得,柬埔寨早已深受華人影響。

金邊今次給人的印象,算是一片歌舞昇平,寬敞的道路,華麗的燈飾,簇新的大廈,盡收眼底。隨處可見的國王、王母和太上皇的肖像,完全是一種粉飾太平的印象。但比起在老區的破落,繁華背後還隱藏了多少在貧困中度日的人呢?

飛越洞里薩湖上空

今天(11月22日),要趕路出發到金邊。也許是因為這裡的人時間觀念與眾不同,對於時間地點的更改,往往感到困惑,無所適從。不過,既然來到這樣的國度,時間任它慢了一刻,空間轉移,其實也沒有分別,重要的是人和事的掌控吧。

我們坐的是螺絲漿飛機,飛行安全看來並不嚴謹,就像坐巴士一樣,可以不用登記姓名。看來私有產權和個人權利觀念也不深刻。

飛機穿越洞里薩湖,看到湖面上泛起點點磷光,不其然就想到人在這樣的大湖,可以掏到多少“寶藏”?如果沒有私產概念,這片共有資源的管理又是什麼面貌?它的下游就是越南的Can Tho,湄公河三角洲的環境問題,如何跟柬埔寨扣連?河口三角洲的海水倒灌(鹹潮)和鹽鹼化等又如何解決?一大堆問題就在我腦海浮現。

不光是湄公河,就是香港毗連的珠江三角洲,珠江水系上的西江、北江和東江,也是修了很多大壩的流域。有什麼經驗可以留給世人,互相借鏡,從而解決問題,都是需要各方專家的努力。

下了飛機,赫然發現金邊機場原來改了模樣,簇新而富有特色,但當知道是用亞洲開發銀行的貸款修建,就感覺一陣寒慄。

2005-11-21

吳哥窟之旅(圖輯)

angkorwat01
angkorwat01,
originally uploaded by Kevin Li.
11月21日,趁著會議之間的一天空檔,我和一大夥國內的與會者同遊吳哥窟。雖然未能盡窺吳哥窟背後所隱藏的歷史故事,不過也已飽覽吳哥窟的種種石雕佛像、精心的建築和佈局,令人目不暇給。請按此窺探一下吳哥窟的景致。

吳哥窟之旅

今天(11月 21日)一大早,我和大夥兒國內的與會者一起出發到著名的吳哥窟遊覽。原來這個地方真的很大,就像一個小古城一樣。除了皇宮,還有議事廳、佛寺、書院和墓園。首先,我們到了南門的陵墓,然後跑到東門的佛寺,北門的書院,最後回到大門口旁的佛塔,準備欣賞日落景致。

吳哥窟吸引了世界各地的遊客慕名而來,除了前宗主國法國,還有日本、韓國、台灣和國內遊客。旅遊業也養活了一批導遊,和一大批靠賣紀念品維生的人。

我們這批中國人,聚在一起就是厲害,都是議價能手。所以基本上不擔心我們要多付錢租車和購物。不過,我們花在拍照的時間也很長。單在佛寺內,就花了三個小時,只是瘋狂的拍沙龍照。

也許國內的環保人士文學素養高,對於吳哥窟這樣的歷史建築,只會發思古之幽情。一片頹垣敗瓦,樹木和石雕早已融為一體,成為大家緬懷一段空白歷史的對象,復又恨國內的文化遺產保護是何等糟糕。可惜,吳哥窟也難免盜墓活動的洗禮,大量石佛像的頭部都被割掉,不知所蹤。怪不得盜墓者羅拉要來這裡取景。

我在想,這些古代人遺下的“垃圾”,我們是如此重視,視之為文化瑰寶和高棉人歷史的唯一標本,他日,我們的文化又可以傳承多少呢?

吳哥窟就是一座石雕建築,我相信,除了對佛的膜拜,另一股推動力是中國人的技術轉移。今天,中國人也轉移不少新技術,對於今天的柬埔寨人,是福是禍?

我們在黃昏前準備趕到山上看日落,可是最後也趕不及了。不過,算了吧,終歸是到此一遊,來柬埔寨也不枉此行!

2005-11-15

出發

今天(11月15日)出發到柬埔寨,原先預定飛到河內,不過到了飛機場時,才知道規定航班接駁時間必須是1.5小時以上,而非1小時。結果呢,只好臨時改為取道胡志明市,也就是原來預定的航班。

胡志明市機場真的很小,比原香港啟德機場還要小。回家要在這兒等候5小時,真的不知怎樣打發是好。這裡的商店不多,不過也許是買手信的好地方。飛機降落時,看到機場旁的空地上已出現了新的建築,也許很快這個機場會擴建完成吧。

想不到去越南的飛機上,絕大部分都不是香港的,而是日本的遊客,而往柬埔寨的航班,除了白人遊客,還有日本、台灣和國內旅客。坐在我前後左右的全是加拿大白人,想碰到一個香港人也挺難。

感到驚奇的是,雖然越南脫離了中國人統治那麼久,但可能由於商貿的原因,不少產品的包裝卻出現中文字,不論是繁體還是簡體。

目下的胡志明市,雖然今次沒有機會親身遊覽,但都是燈火通紅。現在開始入冬,日落提早了,5:30以後天色開始昏暗,可看到月光,而一片繁華夜景就在腳下。月光就在窗外,替天下的飛機引路。看要引到一個什麼樣的國度。

到了暹粒,是一個更小的飛機場。它的屋頂設計很特別,主要是用竹藤搭建,相信是方便散熱的緣故。而且室內沒有裝設空調,全部都是電風扇。所有告示板除了高棉文字,還有英文和中文,可見中國在柬埔寨的地位。

通過入境檢查,他們裝置了一個小型ViewCam,把每個人的樣貌拍下來,不太明白此舉作用,難道他們不可以從護照裡獲得資料嗎?

2005-11-13

專業信差

回顧過去五年多的工作,雖云我的職銜是顧問,凡有關大壩的問題,和推動政策改變時,都會詢問我的意見,但實際上,意見歸意見,最終的決定權還不是在我手上。形勢迫人來,有時所謂決策,跟『阿媽係女人』無異。

反而,我發揮最大效用的,仍然是在信息流動的層面。確實,很多國內外友人都讚賞我在傳遞和翻譯信息上的效率,尤其是通過網站和互聯網。不過,我並不想一世都只是一個專業信差吧。

累積了這麼多年的經驗,也許是時候利用這些經驗來改善工作方式,甚至開拓新的方式,以適時形勢的轉變。我希望這些可以短期內實現。

自己種的米在台灣

今晚在無線電視台播出的“鏗鏘集”,介紹了屯門一社區中心發起的主婦環保小組。小組成員主要都是主婦,通過不同的活動,主婦們對於食物安全和有機耕種有更深入的了解與體會。節目雖然帶出了我們環保人士的冀望,就是有機耕種不再只是中產階級的奢侈品,中下階層家庭同樣可以自發參與。

可是,節目末段仍然帶出了對前景的憂慮:始終中下階層經濟能力有限,長遠而言未必能夠負擔得起昂貴的有機產品和安全食物的成本。對於這種情況,我只有感到無奈。

猶記得上次去台灣,經朋友介紹,認識了一位回歸農田的同道人。他本來就是活躍於台灣社區營造運動的人士,不過,最近也同時成為了一位有機農夫。他在宜蘭縣發起了“榖東種米團體”,以“自己種的米”為號召。成員不只是包括搞社區營造運動的人,還有不少在台北城裡打工的普通居民。

我佩服他的是一種厲害的魄力。他一家三口子,除了靠撰文撰書和教書維持收入,還會組織城裡人回到農田,他的理想,不單是環保和食物安全的口號,更重要的是尋回人與土地之間的連繫。自從認識了他,我每個月都收到他的通訊。在南台灣不少朋友,都以他作為榜樣,自己種米自己吃。他冀望這可以成為風氣,改變社會對土地純資本化的理解,重修人與土地已割裂的關係。確實,他們成員的人數正在上升。

我希望他日,可以在台灣,甚至在國內,找到同道人,種自己的米。香港有嗎?我沒有幻想。

2005-11-12

緬甸也有疫情?

香港的新聞媒體,近來大多留意國內和越南、泰國等港人常到的地方,有沒有出現禽流感疫情。對於較少港人旅遊的國家,近乎是不聞不問。昨天從昆明回港,赫然發現飛機場張貼了一塊告示板,指出緬甸也出現疫情,要求所有從昆明飛往緬甸曼德勒市的旅客,先行注射流感疫苗。

對於像緬甸一個新聞完全封鎖的國家,要知道國家內的消息,真是比登天還要難。不過,只要你是在中國,也許會收到一些西方媒體沒有辦法獲取的信息。

揪出民間組織的害群之馬

近日在昆明開會,與不少同行碰面,新知舊雨聚首,除了寒暄一番,當然也會流傳一下不可明言的消息。這種消息,大多數是負面的,對民間組織的發展狀況並不有利,如果給主流傳媒揭露,更會影響公眾對民間組織的形象。

就以我參與的這個論壇為例,早在參加之前,便已從不同的渠道,知道主辦團體的一些劣行,甚至被其他團體大肆抨擊。在此,我不便多說,問題是主辦團體可恥地要求協辦團體免費提供所有的方便,而不出一分一毫。可是入場費是由主辦團體的收取。據說,主辦團體早已有不少前科,一方面收取了贊助,另一方面卻要求協辦團體出錢出力,然後中飽私囊。

原來,國內不少民間人士都是靠舉辦全國性或國際性會議,靠收取高昂的入場費來獲取利潤,當中的利潤甚至可以高達數以十萬人民幣,讓主辦團體/主事人可以購買豪華汽車作己用。這種做法當然惹來同行的詬病。

同行擔心,這種情況一旦成為趨勢,讓與會的年青莘莘學子,包括一些綠色營的同學有樣學樣,以販賣環保招徠豐厚利潤,便是荼毒下一代,使民間組織蒙羞。

如果這些民間團體能夠在業務的帳目上提高透明度,並且促進全社會,包括政府和各行各業廉潔的風氣,我相信主事人也不可能如此大膽胡作非為。可是,在我們的國家,包括香港的民間團體,本身也有很多黑箱作業的情況,民間團體的種種義舉,又怎能叫人信服呢?

2005-11-04

本期新人:文根英

文根英的一張孩子臉,迷倒一眾少男,成為韓國近期人氣偶像。她跟前期的全智賢、宋慧喬氣質完全不同,她真的是靠可愛的孩子臉,贏得各界的青睞,甚至連廉潔選舉也跟她扯上關係。她的新作“翩翩喜歡你”(圖左)在韓國大賣,未知道可否在香港竄紅?

感官世界

世界的紛擾,源於五官,視覺、聽覺、嗅覺、味覺和感覺。以前,多媒體還沒有發展的時候,便只有靠視覺來串聯起其他四種觸覺,也發展出豐富的想像空間。今天的世界已經不同,單靠想像已經不足夠,科技的發展使我們不單重視視覺,也要開拓聽覺、嗅覺、味覺和感覺的空間,甚至結合這些觸覺的元素,創造新的空間。

聽覺的發展也只是一個世紀前才發生的事,從收音機到電話、電視、電影,甚至是互聯網,已經是有聲有畫,極富視聽之娛。不過,一般人都只有能力做視覺上的工作,寫一些文字或放一些圖片,就像讀一本書一樣,給人平面的感覺。

既然科技日新月異,也許是時候讓我們探索一下不同的觸媒,有聲有畫的互聯網世界固然是好,不過,如果可以擴闊一點視野,配合其他觸媒,把我們要求傳遞的信息立體化,便會給人耳目一新的感覺,讓人印象深刻。

說起來頗為抽象,但事實上,我們每天正視通過不同觸媒,把信息組合在一起,例如我們對環境污染的感覺,不單是通過書本,還會因為空氣中的臭味與微塵,與食物中的異味而改變我們的觀感。我認為,多媒體不一定就是高科技,關鍵是恰當地運用不同的觸媒,互相湊合,拼發出深刻效果,便是成功。執意於新科技,往往事倍功半。

2005-11-03

忙、忘、忙

不知道各位有沒有這樣的經驗,就是忽然心血來潮、靈感湧現,可是,卻沒有把它即時記下,後來便忘了是什麼。昨天,我還想到可以在博客上寫這寫那,可是在這一刻空檔,卻想不起來。

也許,是無關痛癢的靈感。也許,是自己忙於工作,沒有心情記下。算吧,他日可能會再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