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4-26

精英大師 (Silent Witness)

精英大師完成17連勝不經不覺觀賞賽馬已經超過15年了。我喜歡賽馬,是因為可以讓人思考局勢,而且勝利的喜悅,是外人不會明白的。當局者迷,旁觀者清,一方面我會全情投入,刺激起奮鬥心,但也不會執著於自己的選擇,冷靜分析形勢。最令人感興趣的地方,不是贏錢,也不是像『精英大師』這樣的馬可以17連勝,而是賽馬往往創造了種種傳奇,目不暇給。多少冷門馬勝完再勝,多少馬可以鳳凰重生,令人讚嘆。

爪皇凌雨勇奪女皇盃剛戰的女皇盃,成就了一匹『爪皇凌雨』。去年,這匹馬還受傷患困擾,還以為已經退役,返回澳洲。但是經過南非練馬師霍利時的悉心調理,神奇地重現光芒,而且包括這場女皇盃,已經一口氣連勝四場,今次還擊敗另一匹愛駒『鳳凰烈焰』,贏得國際榮譽,可說是意義重大。

賽馬,真的是一項有趣的遊戲,只要你不沉迷,便可尋找箇中樂趣。

2005-04-21

老鼠愛大米 (mice love rice)

老鼠愛大米現象近日,紅遍中港台的網上流行歌曲《老鼠愛大米》終於走上主流,出版單曲專輯。其實,一首平常的《老鼠愛大米》,緣何從網上走到銀幕?網上似乎沒有這樣的流行文化分析。網路媒體一直被主流媒體邊緣化,這趟網上流行歌作出這樣的突破,意味著什麼?只有在中新網找到這樣的一篇報導。

老鼠愛大米緣何走紅
中新社記者 王岩 (2005年2月20日)

我要找老鼠愛大米與其他老鼠愛大米連結
“我想你﹐想著你﹐不管有多少的苦﹐只要能讓你開心﹐我什麼都願意﹐這樣愛你﹗”

“我愛你﹐愛著你﹐就像老鼠愛大米……”﹐走在街上﹐經常聽見路邊行人無意識的哼唱﹐這首每天近二十萬點擊率的網絡歌曲自去年底開始紅遍內地大江南北﹐而它戰勝眾多“大腕”歌手登上央視春節晚會舞台更讓不少所謂的主流音樂人大跌眼鏡。由於編曲簡單﹑歌詞淺顯﹐《老鼠愛大米》從一開始就引來眾多業內外人士的猛烈炮轟﹐有唱片公司稱其為“垃圾”﹐某位歌手也痛斥其“是流行音樂的悲哀”。

  從雪村的《東北人都是活雷鋒》開始﹐網絡歌曲大行其道﹐以詼諧搞笑的方式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路線。有專家指出﹐網絡歌曲作為一種網絡文化也有自己的獨特性﹐首當其沖的就是﹐它不要錢。對於這種得來很方便並且不需要花費多少金錢和力氣的東西﹐當然不能對它要求太高﹐不可能與高雅音樂來相提並論。

  毋庸質疑﹐《老鼠愛大米》的曲調簡單﹐歌詞淺顯通俗﹐那句著名的“我愛你﹐就像老鼠愛大米”在某種程度上的確給人單純追求押韻之感﹐難怪有人直接抨擊﹕偉大神聖的愛情怎能與鼠輩的最低需求等同﹖事實上﹐隨著社會生活越來越緊張﹐歌曲所承載的文化內涵開始淡化﹐很多時候人們把聽歌當作娛樂和休閑。正如一位專業人士所說﹕“因為它直白表達感情真摯﹑旋律簡單﹐讓口味複雜的現代人重新找到情感宣洩的出口。”這更容易被年輕一代廣泛接受。

  《老鼠愛大米》只是一首流行的網絡歌曲﹐流行的時間長也好﹐短也罷﹐其生命力終究依附網絡而存在﹐它的出現不可能會顛覆整個音樂潮流和流行文化﹐專業的音樂創作者更不會因此改變自己的創作方向。其實﹐這也是陽春白雪和下裡巴人的現代版。我們不能要求上網的人都是喜愛陽春白雪的“知識青年”﹐但同樣也不應對別人的選擇橫加指責。

  一位網友說得好﹕簡單有簡單的美﹐既然有那麼多的人喜歡﹐對一首歌而言﹐這就足夠了﹗

  《老鼠愛大米》低成本的勝利﹐不管怎麼說﹐也是一場勝利﹐連我四歲的侄子都會哼哼“我想你﹐想著你﹐不管有多少的苦﹐只要能讓你開心﹐我什麼都願意﹐這樣愛你﹗”

2005-04-17

點滴: 從反日到民運

昨晚看無線播 "甜蜜蜜",黎明扮演剛從內地到來的新移民,對著國歌,還念念有詞的說"打倒日本鬼子",彷彿我們的鐘停擺了20年一樣。不過,不同的是,當日仍是大鄉里阿燦,今天已經變成自由行新貴,港人成了港燦。時移勢易,儘管反日口號相同,中國已不再是吳下阿蒙,今天在喊反日口號的人,你在反什麼呢?

現在全國各地都已經有反日示威,但不要忘記五四臨近,猶記得這些運動本來就是愛國運動,本來就是針對外國入侵者,後來的演變,相信大家都知道。說到這裡,既有期待,但也有擔憂...

台灣中央社報道,當局除了軟禁部分「六四」事件受害者及異議人士外,還將中國民間保釣聯合會、愛國者同盟網、抵制日貨聯盟等傳統反日團體「請到」郊外休息。

忽然醒覺,原來這也是一場發生在春夏之交的風波。

2005-04-14

方舟子(fang zhou zi)也須要被糾正

方舟子方舟子這個名字近一年成為了國內互聯網的新彗星,其生物學的學術背景,其直接而辛辣的筆法,唯“科學”至上的論點,以『打假』專家自居,贏得了不少國內網民的讚賞。

可是,今日中國早已資本掛帥,科學權威也少不免沾上經濟利益,尤其是近期攻擊綠色和平的反轉基因運動,和在大壩建設的爭議上,他利用了這種身份,利用道聽塗說,以偏蓋全的批評綠色和平組織和其他環保人士,聲援有大企業支持生物科技專家,難免令人慨嘆方舟子到底也只是一個人,在互聯網上成了名,在龐大利益面前利慾薰心,改弦易轍,似乎也不能苛責。

最近他批評環保人士在反對大壩建設的問題上,不理性不科學,看起來似有道理,但細看之下卻似是而非。我作為中國與東南亞鄰國外交的觀察員,自然特別留意到他對下游問題的一些論點。首先,當他批評自然之友總幹事薛野時,說中國沒有資格加入“湄公河條約”,因為這只是“下湄公河條約”

實情是,兩者俱沒有,世上只有湄公河委員會。現時主要成員國是湄公河流域四國,包括在上游中游的老撾和泰國,和下游的柬埔寨和緬甸。至於中國為什麼不加入“下湄公河條約”,不是因為這是純粹的下游國俱樂部,而是因為原委員會是美蘇冷戰時期的歷史產物。

原來的湄公河委員會,或稱為“下湄公河流域調查協調委員會”,在1957年成立,當時主要由美國為首的聯合國成員推動湄公河流域國的戰後重建。不過,後來由於遇上越南、老撾的共產革命、越南統一戰爭、美國入侵越南和越南入侵柬埔寨戰爭,湄公河流域一直沒有獲得喘息的機會,所以當時的湄公河委員會名存實亡。

到1995年,湄公河各國大致步向和平,新的湄公河委員會在聯合國機構的協助下重新成立,其目的就是要推動流域各國的經濟可持續發展。個人認為,基於上述歷史因素,中國大抵也不會參與委員會的工作。問題是,西藏、雲南與下游國共飲一江水,雲南在上游修壩,如何保障下游有充足泥沙和水量,滋潤下游流域?

三年前,中國政府跟湄公河委員會已簽訂了水文資料協議,在每年6月至10月的汛期,向委員會發放瀾滄江上兩個水文站的監測數據,讓下游國家了解瀾滄江的水文情況。外交部和環保總局的發言人多次在國際性會議上,指出瀾-湄合作是中國與鄰國建立友好合作發展關係的模範,值得其他出境江河流域的國家參考。個人希望湄公河流域六國可以在環保和水資源可持續利用的問題上,進一步加強監察和合作,尤其是即將修壩的怒江-薩爾溫江。[瀾-湄次區域國際合作概況]

另一個謬誤是當他提及怒江水壩的魚道建設,他說下游緬甸的薩爾溫江也同樣有水壩建設。弦外之音是,既然下游國修壩,為什麼上游國不可以?但實情是,泰國確實計劃在泰緬邊境的薩爾溫江修建兩座水電站,可是泰國仍然在物色投資者。2003年年初,一度盛傳泰國發電局跟中國電工設備總公司磋商共同開發電站,幾近達成協議,可是後來卻不了了之。近兩年,泰國環保組織以違反邊境少數民族人權為理由,反對工程,使薩爾溫江電站建設一再拖延。

方舟子不去求證,信口開河,早已失卻了一個評論家應有的誠信。在我眼中,這樣的錯誤跟他批評人家的千瓦與千瓦時不分的謬誤,一樣離譜,而對於鄰國歷史國情的錯判,更可能傷害了下游民眾的感情。方舟子錯了,我們便需要另一個“方舟子”來糾正。

2005-04-07

domestic violence (家庭暴力)

拒絕家庭暴力近來,香港發生多宗駭人聽聞的家庭暴力案,同樣都是失業中老年的父親,宰殺自己年青的親女兒,然後想毀屍滅跡或自殺,手法同樣兇殘,泯滅人性。

人云:虎毒不吃兒。可是人比虎還要毒,父親有權對自己兒女有生殺大權嗎?即使女兒如何不成大器,也不致於要被人奪去生存權利吧?暴力,怎麼成為了這些父親的第一手段?

話雖如此,我對這些父親也寄予一點點同情,因為這些家庭多數來自基層,一旦父親年老失業,旁身之技無用武之地,自我形象便很容易大大降低,情緒失去控制者便容易弄成血案。問題是,對於這些基層家庭,當一家之主面對茫茫前路而遇上情緒問題,他們可以找誰求助?

我們的政府,我們的社會,是時候向這一群人伸出援手嗎?對於他們的處境,我感到有點悲觀,我看不出這個冷漠的社會,會對他們感到"興趣"。

2005-04-05

科學發展觀(science-based development)與江河開發

雲南瀾滄江景洪電站工地簡介:中國的發展需要能源,但是電力建設一旦過熱,便會導致無序和巨大的浪費;中國需要大力發展水電,但無視河流系統的健康和相關農民利益的“大躍進”將給社會和諧與國家的生態系統帶來難以估量的破壞乃至災難......

自從國家主席胡錦濤和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大力提倡以人為本的科學發展觀以來,一直成為各部門和各地方政府爭相討論和探索的對象,可是官商利益纏身的官員和黨員,有多少個真正落實這樣的發展觀?

須知道,中國自從改革開放以來,近十年進入了前所未有的經濟好景,各省市地方的國民生產總值增幅平均比中央政府制定的7-8%高出很多[註:亞洲時報2005年2月14日]。經濟過熱不單只影響社會穩定,貧富懸殊的出現,對原有社會制度及對西南眾多民族文化的衝擊,以至對地球資源的負荷更是超出了眾規劃官員的想像。

去年,中央政府更需要出手採取各種措施,包括壓抑電解鋁等高耗能產業,實施電力需求側管理以減輕電力系統的壓力等軟性措施,可是問題依然發生,部分城市仍需要定時停電,影響工業生產,而冬季的旱情,更大大影響了水電站發電。

環境學家早已預言,盲目追求大開發只會帶來嚴重的污染和資源短缺,更何況原有生態破壞問題一直沒有改善,西北部的沙漠化,加上大江大河源頭的青藏高原正在面對全球暖化的威脅,水量和流域面積日益減少,已經影響中下游流域農民的生計。[註:世界自然基金會]

電力公司在西部跑馬圈水,不單只破壞了江河原有生態環境,更淹沒大片良田,改變數以十萬計農民和少數民族的生活。去年四川大渡河瀑布溝水電建設,引起了全漢源縣農民上街抗議,最後要由中央派員安撫,並懲治腐敗失職的地方官員。其他水電建設引發的問題,多不勝數,不能盡錄。

另一方面,燃煤電站繼續大量排放溫室氣體,和二氧化碳等污染源,超採煤礦更間接引致了多起嚴重的工業意外,礦工的生計和人權備受關注。面對種種資源環境的制約,如果當局一意孤行,執意大開發大發展,實在是為我們的後代尋一條死路,富了官員商人,卻苦了黎民百姓。

去年1月初,一群支持科學發展觀,支持合乎生態與文化可持續的學者和官員,在北京共同商討應對之策。在香港樂施會的支持下,他們向大眾發出呼籲,要關心我們的自然環境。這本書除了結集了會議的討論文章,重申我們的論據和立場,更把一些最新而有力的研究成果分享,目的就是要上至決策當局,下至關心江河開發的一般民眾,也了解到科學發展觀是有利於江河生態的可持續,一切的開發必須按既定的科學理證和民主協商、參與的程序辦事。我們的呼籲,就是要回應那些違反法規,違反人文自然規律的開發行為。

本書從不同領域探索水電建設的正面與負面影響,包括經濟、社會、地質環境、生態環境、民族文化、環境評價專業、媒體報導以至民間社會的參與,剖析怎樣才可做到真正的以人為本,真正的支持科學發展觀。

書中一些內容給人留下深刻印象,例如來自四川的地質工程師范曉提出了西南部大江大河歷史上都有大地震紀錄,而滑坡崩塌更是不計其數。如果地質災害的成本也算進水電建設,用他的話說,“並非得天獨厚,而是充滿危險與挑戰”。舉個例子,雲南瀾滄江漫灣電站的滑坡與崩塌已經超過100多處,因為地質災害造成的二次移民竟然多達2,958人,跟原庫區移民人數的3,042人差不了多少。這個數字足以說明一切。

評論員沈可挺則分析了水電建設的經濟利益關係,他銳利的指出了水資源規劃正受到水電開發商的壟斷,漠視了其他同樣使用水資源的利益相關者權益,例如灌溉、航運、農村水利和生態系統等等的需要,而且水資源的外在成本並沒有計算在內,由水電開發所帶來的生態環境和社會影響因而沒有得到足夠的重視。這些正是今天西部圈水熱的一些重要經濟誘因,也正是當局必須予以糾正之處。

書中援引了一些例子,包括雲南瀾滄江景洪電站開發的利弊量化分析。這個嶄新的分析旨在計算一個水電站對環境與社會的正面與負面影響。對這項準備修建的工程,得出來的生態損失要比工程效益要大,結果顯示電站建設並不合乎長遠的生態和經濟效益。筆者認為這可算是一個大膽的嘗試,因為從來很少人做過這方面的分析。可是正因為欠缺這分面的分析,我們還須多下點功夫,努力完善計算方法,並游說決策當局採用這套分析方法。

書中還援引國外的文獻,糾正了一些關於拆壩的報導與評論,要人們重新審視和理解拆壩行為,作為我們其中一個可以考慮的方案。本書更推薦獲得國際社會認可的世界大壩委員會(WCD)最後報告和決策新框架,讓我國在一片水電建設熱潮底下,給決策人和利益相關者在合理開發、科學民主決策的大前提下理性討論。筆者認為這正是本書的出路所在。

書籍的出版,正值國家環保總局發動的所謂“環評風暴”之後,我覺得這個添加了一重意義,就是“環評”不單單只是一個“風暴”,我們所渴望的是一個長效機制。不論是私營的還是政府出資的開發項目,日後都必須要經過環評的程序。環評程序的合理化正是決策過程科學化的其中一種體現。

正如封底的介紹所言,“涉及河流開發的問題不僅要求多種知識的結合與多方利益的權衡,還需要決策過程的科學化與民主化...對於這樣複雜的問題,應防止任何理由的簡單化與情緒化,應警惕任何形式的傲慢與偏見。”


《科學發展觀與江河開發》,鄭易生主編(中國社會科學院環境與發展研究中心),北京:華夏出版社,2005年3月 (書號:7-5080-3716-2,定價:36元人民幣)

全書分為我國江河開發中的幾個理論問題、科學發展觀的決策、案例研究和國外對河流利用方式的反思等四個部分,共收錄26篇文章,出自背景多樣、特點鮮明的三十多位作者之手,有專業學者、非政府組織管理者、記者和普通農民。豐富的作者群將會帶給大家不同的思考角度和閱讀體驗,相信讀者通過此書會對大型水電工程開發有更立體的認識。

歡迎各位到全國各大新華書店購買。您也可以向華夏出版社讀者服務部郵購(免郵掛費),10本以上可70%折優惠。電話:+86-10-6467 7853,地址:北京東直門外香河園北里4號 華夏出版社讀者服務部,郵編:100028。網址: http://www.hxph.com.cn網上購買(北京圖書大廈)

尊重地球的生活

不含農藥的蕃茄友人文思慧放棄了高薪厚祿的中大教席,跑到大埔開拓自己的天地,例如經營自己的閣樓書店,實在很有意思。相信人人都想過忠於自己良心、尊重這個地球的新生活,我覺得她正是朝這個方向走。

日前,她寄來了她書店的網頁介紹,想跟大家分享一下:在陳皮村裡,有各種各樣的書,等著你跟它們打交道。又有既清且濃的香草茶,等待你來分嚐。其餘在陳皮村會發生的事,就讓它們在你的想像力、手和心之間慢慢呈現吧。我們不希望、也不可能佔據所有的可能性。除了書店,她更創製了題材獨特的手造書系列,還有推動社區支持的農業

想參與她這場小本經營的社會運動嗎?

2005-04-03

真正的環保產品

誰是真正貢獻本土經濟?是在迎合國內個人遊的商販,還是大賣香港國際都會形象的特區政府?愚見看,這些都只是為小部分專業人材提供就業機會,對一般靠雙手掙錢的勞苦大眾,似乎得益不多。

一班有志之士不久前開辦了一家小商店-土生良品,售賣手工製品。他們不靠別人救濟,不剝削勞工,要靠雙手,要用環保方法,創造自己的新天地。

土生良品售賣最健康的有機麵包、蛋糕、糙米、米粉、蔬菜、黑醋豆等等,和穿的、用的,新的、舊的衣服布袋器皿林林總總。好消息是油麻地的街坊在此店購物,將會獲得特別優惠﹗

他們在介紹文中有一句很中聽:
我們不搞此地市民不聽話,此地政府不俾面,我地就遷冊、我地就調走資金這些忘本的要脅,土生良品,自有香港人讚賞,生於斯,長於斯,活在當中,樂在其中。或者今天我們不可以一次過重新掌握生活的資源,然而從穿衣、飲食等等生活細節著手,我們仍可以創造一個新的生活空間。

想知道他們賣什麼?他們的地址在哪兒?請看土生良品

2005-04-01

April fools' day (愚人節)

每年4月1日,是西方的民間傳統節日——愚人節。這是個謊言的節日,所有的事實和假設都看起來那麼可疑。你聽到:“開會了”,或“我請你吃飯”,甚至“我愛你”,都要將信將疑地問一句:是真的嗎?否則,結果很有可能讓你大感意外呀!那愚人節是怎麼來的呢?

愚人節來歷
愚人節起源於法國。1564年,法國首先採用新改革的紀年法——格里歷(即目前通用的陽曆),以1月1日為一年之始。但一些因循守舊的人反對這種改革,依然按照舊曆固執地在4月1日這一天送禮品,慶祝新年。主張改革的人對這些守舊者的做法大加嘲弄。聰明滑稽的人在4月1日就給他們送假禮品,邀請他們參加假招待會.並把上當受騙的保守分子稱為“四月傻瓜”或“上鉤的魚”。從此人們在4月1日便互相愚弄,成為法國流行的風俗。18世紀初,愚人節習俗傳到英國,接著又被英國的早期移民帶到了美國。

愚人節趣聞
愚人節時,人們常常組織家庭聚會,用水仙花和雛菊把房間裝飾一新。典型的傳統做法是佈置假環境,可以把房間佈置得象過耶誕節一樣.也可以佈置得象過新年一樣,待客人來時,則祝賀他們“聖誕快樂”或“新年快樂”,令人感到別致有趣。

愚人節宴會
黃水仙,愚人節象徵

4月1日的魚宴。也是別開生面的。參加色宴的請帖,通常是用紙板做成的彩色小魚。餐桌用綠、白兩色裝飾起來.中間放上魚缸和小巧玲瓏的釣魚竿,每個釣竿上係一條綠色飄帶,挂著送給客人的禮物——或是一個精巧的賽璐珞魚,或是一個裝滿糖果的魚籃子。不言而喻,魚宴上所有的菜都是用魚做成的。

不過愚人節最典型的活動還是大家互相開玩笑,用假話捉弄對方。有的人把細線拴著的錢包丟在大街上,自己在暗處拉著線的另一端。一旦有人撿起錢包,他們就出其不意地猛然把錢包拽走。還有人把磚頭放在破帽子下面擱在馬路當中,然後等著看誰來了會踢它。小孩們會告訴父母說書包破了個洞,或者臉上有個黑點.等大人俯身來看時,他們就一邊喊著“四月傻瓜”。一邊笑著跑開去。總之,每逢愚人節這一天,動物園和水族館還會接到不少打給菲什(魚)先生成萊昂(獅子)先生的電話,惹得工作人員掐斷電話線,以減少麻煩。 (徐冬梅)

(來源:人民網 2003-0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