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2-22

consultation (徵求意見)

管外窺

據《南國早報》2月20日報道,早在1月16日,廣西南寧市環境衛生管理處便在本地一媒體上發佈《公告》,邀請對南寧市城市生活垃圾綜合處理系統工程項目“關注與感興趣者”,到相關部門查閱《環境影響報告》。然而,在將近一個月的時間裡,只有一位市民前往查閱、詢問,市民的冷漠讓公告發佈者大感意外。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影響評價法》,建設項目都要聽取公眾的意見;而這項工程是亞洲開發銀行(ADB)貸款的工程,項目必須在當地媒體“廣而告之”,這兩點有關方面都做到了。但市民對一項將對自己的生活產生重大影響的工程的“徵求意見”如此“不領情”,完全放棄自己的發言權,不僅大大出人預料,使有關方面的熱臉貼在了冷屁股上,甚至可能讓有關方面的工作陷於被動,這究竟是為什麼?

閱覽全文

回應:

我覺得主要主要問題還是出在兩個方面:“對參與結果的不良預期”和“參與的方式”。

2004年,DFID援助的雲南項目“雲南可持續發展綜合報告”項目就曾經召集雲南省的NGO參與意見徵求。但參與的組織不多。原因我覺得就是大家普遍覺得自己的意見無法被採納,“說也白說”。另外一方面是“參與方式”的單一,如果能採用更方便的方法,而不一定是要召開會議等。我覺得參與的人會更多。去年3月北京市環保局關於大氣治理的意見徵求就很好,除了召開座談會,還在網上徵集意見,知道和瞭解的人也會更多。

楊方義

dam collapse (垮壩)

我國約四成水庫有隱患 曾發生世界最大垮壩災難
2005年02月21日 瞭望東方周刊

從西部到東部,從邊疆到沿海……佔據大江大河的修大水電站,沒有大江大河的修小水電站

在2004年末的南亞海難中,巴基斯坦幸運地遠離災難。但2005年,一座大壩潰決給巴基斯坦帶來重大傷亡。

新華社報道說:由於連降大雨,巴基斯坦俾路支省靠近海濱城市伯斯尼的沙迪.科爾大壩,2月10日傍晚6時忽然決口,導致50多人死亡,700多人失蹤。死亡人數可能將繼續增加。伯斯尼機場的跑道被洪水損壞,還有幾座橋梁被沖毀,通往這一地區的道路也已經中斷。

決口的大壩是2003年才花75.9萬美元建造的,長150米。

對於舉國上下正熱火朝天地築建大大小小各種水壩的中國來說,巴基斯坦的這場災難可能是一記及時的警鐘。

閱覽全文

2005-02-20

peace II (和平之2)

今天,美日兩國在安保條約上,把台灣海峽納入條約保護範圍,意味著中美兩國之間在對日對台問題上出現的軍事對抗,提供了重要的法理依據。

然而,在討論亞太地區軍事擴張的問題上,國族、民族主義往往主宰了整個論述,從中國的立場,不是釣魚島主權爭議、反對台獨,便是指責日本軍國主義,拿“歷史”來把弄一番,中日韓台的民眾,似乎別無選擇步入戰爭的“火海”。

事實上,美國的冷戰思維從沒有改變過,對中國的政策明顯是冷戰思維的延續,日韓台靠攏美國,看得出是害怕中國,美國可以繼續售賣軍火,輸出戰爭技術,符合美國的地區利益,而三國也可以從中美關係不明朗因素中撈取油水,尤其是資源和經濟方面的利益。

所以,在拆解亞太地區軍事擴張背後的利益角力,市民需要先了解那是什麼利益,是經濟利益、資源利益,還有代表了那一群人的利益,才可以清楚了解到底這場競爭是什麼一回事,不會被民族主義沖昏頭腦,白白成了“犧牲品” 。

以下算是在最近日本動作連連之下的一篇分析文章,希望可以拋磚引玉。

日美安保關係的近代化─新時代的新伙伴關係

■吳博群 台大日本綜合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員

日美最近締結的「物品、勞務相互提供協助」協定中規定,在戰爭、聯合國和平維持活動及國際人道救援活動中,雙方相互援助,此乃標誌著日美安保即將步入新伙伴關係。

壹、前言

據美國學者阿密塔吉(Richard Lee Armitage)在最近「外交論壇」發表的論文認為,冷戰結束後,國際安全的保障體系雖由兩極化轉向多極化,不過從歐洲統合、波斯尼亞內戰及北約繼續負責區域和平的例子來看,不論在哪一個地區,美國都仍是集體安全保障的動力來源與領導者,而美日安保關係則依然是今後亞洲安定的基礎。

貳、軍事提案

對美日兩國而言,阿密塔吉認為繼續軍事同盟是最佳的選擇。當前所直接面對的問題是,如何因應安全保障環境的變化,基於兩國共同之利益,重新定義伙伴關係。阿密塔吉對美日安保的未來共提出了以下六項軍事方面的提案:

1.對美日的情勢評估
美日兩國應以一年的時間,以在日美軍的戰力構造為中心,從朝鮮問題的解決開始考察地域美軍的戰力。不論從政治的或軍事的觀點來看,美國應採取審慎的步驟,使在日美軍的軍事過程合理化並提高效率。

2.組成美日朝鮮半島危機處理委員會
朝鮮半島發生危機時,由美日軍事專家與政策決定者組成此委員會,研究支援事務的分工,以確認日本所能採取的行動。

3.美日共同防衛技術委員會
由美國國防部、商務部、國務院以及日本的防衛廳、通產省、外務省的代表組成。經濟問題與軍事問題不應分開來看。此委員會負責研究美國國防技術的創新對日本企業商業利益的幫助。

4.海上交通路(SLOC)管理委員會的設置
此委員會作為東南亞國協地域論壇(ASEAN Regional Forum, ARF)的後援,負責監視日本海上自衛隊所認定的從日本本土到關島而向東南延伸的海路,以及從本土到菲律賓而向西南延伸的兩條海上交通路(sea-lane)之安全保障。美日兩國在此任務之達成上,應扮演中心的角色。透過美日兩國協議,未來應與 ARF 諸國進行會談。

5.軍事論壇的徹底改革
在美日安全保障協議委員會(SCC)推進的同時,日本應組成一個層級較低而願意瞭解美國方面的意見軍事論壇,該論壇之組成除包括防衛廳、外務省、通產省的代表外,還應加上防衛、外交族國會議員。

6.危機共同處理計畫
對於地震等的天災或恐怖主義之類的人禍所造成的危機,美日兩國應制定明確的合作計畫以相互支援。

參與政治提案除了軍事提案外,阿密塔吉也提了四項政治建議案:

1.維持地域和平的責任
美日兩國負擔聯合國的預算已達百分之四十,應有能力共同推動聯合國的改革,重新檢討聯合國的組織與支出,將維持國際和平與強制行動的責任交給地域機構負責。

2.對柬埔寨將來的保護
美國與日本對柬埔寨已進行了巨大的政治與財政投資,該國未來的發展自然對美日兩國有利害關係,因此美日兩國應共同對柬埔寨的未來表示持續的關心。

3.東北亞計畫團
這是由各省廳的副次長(次官補)或局長階層的主管組成的非正式組織,每年開會針對朝鮮半島、中國、俄羅斯遠東地區的發展加以評估,根據由此而得到的協議,美日兩國將能更緊密的調整東北亞政策的方向。

4.新的亞洲核子協力組織──太平洋原子力共同體(PACATOM)
美日兩國應從朝鮮半島開始,向東北亞六國提倡組成以歐洲原子力共同體(EURATOM)為典範的太平洋原子力共同體(PACATOM),其目的在於管理核能原料與廢棄物、推廣核能檢查與安全制度、建設從核子飛彈拆解下來的核子原料之燃燒爐等,由於此組織以技術的交流討論為主,因此作者認為,近期之內讓擁有雄厚財力的台灣參加應非難事。

肆、新伙伴關係的建立

儘管阿密塔吉不斷強調國際社會已經朝向多極體系發展,且各主要國家都產生缺乏強勢領導者的現象,但其基本理念,仍在於維持美國國際秩序的維護者的角色,其敵友之分仍延續過去冷戰時代的習慣,認為東亞可能發生危機的地區包括俄羅斯遠東地區、朝鮮半島、台灣海峽,而距離美國最近的日本卻似乎不需被列為假想敵。日本的角色地位之所以被提高,日本的利益之所以被等視為美國的利益,一言以蔽之,就是因為日本有雄厚的財力可以彌補美國財政困難的窘境,而擁有駐日美軍四分之三的琉球在美日安保中,更是為美國提供了一個戰略位置最佳的東亞情報中心。

美國對日本的建議隱含著一定程度的矛盾性,一方面為滿足日本國內對日本政府更積極參與國際政治的要求,作者十分贊成日本展現出其維持地域乃至世界秩序責任的能力,但另一方面卻又希望日本的行動能在美國控制之下,因此對日本軍事論壇徹底改革的理想目標是「層級較低而願意瞭解美國意見」,這或許是由於「為美國尋找其他經費來源與維持美國霸權」才是根本目的之故。

日本在未來的美日合作中,應採何態度及建議作法來因應亞太地區的衝突?阿密塔吉所描繪的日本,是一個有能力且態度積極而地位對等的安保伙伴,他認為不論從防衛面或其他面來看,在維持美日安保同盟之外,日本今後還應展現負起維持地域秩序乃至世界秩序責任的能力。但是,他也言明他並非主張日本憲法第九條關於永久和平放棄戰爭的條文必須加以修改。

當前安保的問題之核心並非戰力數量的問題,而是在必要採取行動的情況下,作為美日安保之伙伴將如何作為?關於這點,阿密塔吉並未針對各種可能的情況提出建議,不過,可以肯定的是,根據一九九六年四月美日高峰會談所簽署的「美日安保共同宣言」,若將來亞洲發生戰爭,日本將不能如同波灣戰爭時一樣只是提供資金而已,因為美日同時簽署的「物品、勞務相互提供協定」中規定,在戰爭、聯合國和平維持活動、人道國際救援活動中,美日雙方有義務互相提供除了彈藥之外的各種設備、補給、訓練等後勤支援,屆時美國國內要求日本派兵直接參戰的輿論恐怕會很強烈,這是我們必須加以注意的。

伍、結語

由於台灣鄰近的台灣海峽與巴士海峽是重要國際水道,而後者更是日本中東石油補給線西南海上交通路(sea-lane)必經之路,因此可以預見的是在美日安保體系下,一旦台海發生戰事影響到國際水道通行,日本必然基於自身利益而介入,美國當然也就不會坐視不管。因此基本上而言,美日安保對台海穩定是有利的。然而,一本在美日安保中地位更加提昇的同時,也意味著日本與安保體系的假想敵國所共同面對的國際領土爭議,例如釣魚台、竹島問題等,將更複雜難解。

2005-02-19

peace (和平)

2005年2月18日,在日本廣島市,來自119個國家超過700位市長參加了“和平市長會議”(Mayor for Peace)。

大會要求各市長的成員國盡一切努力推動裁減核武器。大會聯同綠色和平要求參與會議的市長簽署宣言,表明支持裁減核武器。而綠色和平更呼籲支持者所居住的城市,參與會議,並聯署宣言。

今年5月,核子不擴散條約將會進行檢討。我們民間需要更響亮的反核武,求和平聲音,傳達到參與談判的各核武國領袖。

廣島市長秋葉忠利在會上指出,“任何戰爭裡,城市和市民往往是最容易受到襲擊。原子彈的出現,完全催毀了廣島和長崎,便是最佳證明。保護市民免受核武器的威脅,市長是責無旁貸。”

筆者發現香港並沒有派代表支持這次會議,反而包括北京、成都、重慶等7個國內城市卻是會議成員。特區政府的國際政治視野,可見一斑。

閱覽全文 (國際綠色和平)

呼籲你的市長參與“和平市長會議”

2005-02-18

consumerism (中國式消費)

人家有"中國式離婚",中國人卻要有"中國式消費"!

中國超美國成全球最大消費國

總部設在華盛頓的“地球政策研究所”在最新的調查中說,中國正在成為世界經濟超級大國。但研究所所長布朗提醒說,中國連續20多年的經濟增長使環境受到很大破壞。

最新的調查說,除石油之外,在糧、肉、媒、鐵等基本農業和工業品消費方面,中國都超過了美國。

中國在電視、冰箱和移動電話的消費方面也走在了美國之前。中國人用的電視機比美國多50%,手機則超過66%。

閱覽相關報導
文匯報 大公報 英國廣播公司(BBC) 星洲日報 聯合報

2005-02-15

GDP

(節錄自亞洲時報,2005年2月14日)

陳穎慈 撰文

我國政府公佈各省市2004年的國民生產總值(以下簡稱GDP),當中,廣東省、山東省、江蘇省以及浙江省的GDP最高;可是,原來這些地方的污染問題都十分突出,有專家認為,若把治理這些污染問題的成本計算在內,這些地方的GDP可能會出現負增長的情況。

根據資料顯示,共產黨建國至今,GDP增長了十幾倍,但是,資源消耗卻增長了40多倍,這些觸目驚心的數字,足見中國高速增長的經濟背後,環境付出沉重的代價,實在難以估計。

“可持續發展”就是要在環境和經濟發展之間取得平衡,不要盲目催谷GDP而犧牲環境,但是,由於我國領導層一般以幹部的政績作為升遷的機制,而升遷的標準就是GDP,所以幹部為求GDP高速增長,漠視對環境帶來的傷害...

閱讀全文

2005-02-13

alien species (外來生物)

薇甘菊紅火蟻進佔華南和香港,對整個生態系統意味著什麼?其實,外來生物的入侵不是新鮮事,人類歷史早有記載,但近數百年的人流物流迅速發展,外來生物不斷出現,人類和生態環境可以承受得來嗎?《中國國家地理》雜誌作了一次詳盡的介紹。

什麼叫外來生物入侵?
生物入侵,如果從生態系統的角度考慮,那麼某個物種在某個生態系統中原來沒有這個物種,是通過人為有意或者無意的從其它生態系統中引入到這個生態系統中,這就叫外來物種。

但是,一旦這種外來物種在當地形成自己繁殖,形成對當地生態或者經濟的破壞,這種物種可以稱為外來入侵種,這是以生態系統來界定。

相關連結

2005-02-06

developmentalism (發展主義)

發展是硬道理,我從來沒有質疑,可是一些人居心叵測,硬要屈打成招,把環保人士說成是反對發展,甚至上綱上線成民族千古罪人,反華勢力的幫兇,完全是粗鄙、惡毒之至的言論。

為免墮進他們的語言暴力陷阱,我個人對策還是那樣,只說只幹實事,倡議對廣大民眾真正有建設性的方案,而且只會針對不同情況發出言論。對於那些發出惡毒言論的人,我留給他們的說話是:我支持以人為本的發展,堅持科學決策,支持照顧服務廣大民眾根本利益的發展,例如:

要解決農村的能源需求,應開發農村可再生能源,微水電、生物質能、風能、太陽能、地熱能等等;
要解決發達地區的能源需求,必須先提高能源效率,進行節能措施,包括電力需求側管理,並大力開發風能等可再生能源;
要解決洪水和農村水利問題,應支持生態建設,包括種樹植林、建設滯洪池、地下水利用,使用生態方法治理河水和滿足水資源需求;
而且我也支持基層民主發展,加強民眾參與工程建設的決策,和信息管道的暢通。
這些才是合符生態原則,合符人類長遠利益的建設性發展。惡毒的言論,對於中國應該走什麼的發展道路,毫無幫助。

包括巨大水電等等的所謂發展、建設,違反草根民眾利益,違反民主原則,違反生態系統,社會公平,只利一已私欲而不利天下蒼生。那些假“發展”、“建設”之名的破壞行徑,根本不配“發展”的名號,而是人類醜惡行為的代表。

2005-02-03

eco-tourism (生態旅遊)

香格里拉 勁翔兄在談香港的“生態旅遊”問題,也讓我來談一下國內的“生態旅遊”。最近國內的環評風暴在鬧得熱烈沸騰,連國家支持的長江三峽工程也要讓步,開工前,請先做環評,讓環保總局來審批。這個可以說是中國環保史上的創舉。國企受到矚目,可是其他民企又如何呢?是否交了罰金便了事呢?

雲南的香格里拉,風光舉世聞名,也成為了旅遊商人爭相開發之地,可是過度的旅遊開發,破壞了自然環境,損害了當地人生計和對土地的權益,這些代價,又如何計算,怎樣賠償?上海東方早報記者最近採訪了香格里拉,作了以下的報導。

郭小文:環保風暴的民間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