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1-30

zhao ziyang (趙紫陽)

趙紫陽逝世的同時,其他勢力同時乘虛而入,一是環保總局潘岳掀起環評風暴,二是國家林業局肯定了綠色和平的調查,其三是國家信訪條例宣佈落實。而且,黨內開明派改革派紛紛走出來,“明目張膽”的悼趙,當中的政治含義,是我一直也搞不通的。

2005-01-27

blogger (博客)

近來實在太多事在身邊擾攘,像紅火蟻入侵華南、趙紫陽去世、國家環保總局叫停電站等等,沒有餘力靜下來思索一下。剛才我才有多一點時間看看我要研究的資料,和在網上瀏覽一下。

原來身邊不少朋友早已成了博客,在網上寫日誌。我得承認我的日誌實在有點兒悶蛋,也許正反映我刻下的心情-就是沒有心情談瑣事。也許這一刻,我已遺忘了應該珍惜的記憶,不過,我這刻並沒有在乎。

朋友的博格:
小樽:半滿或是半空?
一個人在途上
姊姊妹妹和紫藤
The world as waichi see it

2005-01-21

salt tide (鹹潮)

(左圖:根據專家預測,珠三角地區的海平面2030年可能上升30厘米,屆時香港和大嶼山也可能會面對水淹的威脅!)

雖然我們的東江水還沒有受到鹹潮的影響,但鹹潮的影響是什麼原因造成呢,就讓我再次重溫...

珠江水流量減少
引起這次鹹潮的直接誘因是南粵大地連年乾旱,造成珠江的三條河流北江、西江和東江的水流量普遍減少,其中西江的水流量更是減少到自1903年以來的最低水平。北江、東江的水流量也大幅度下降。珠江口一般每年3月是枯水季節,這次枯水情況比較嚴重。

無序挖砂助長鹹潮肆虐
珠江無序挖砂也助長了特大鹹潮的形成。整個珠江口的砂年平均形成量是8000萬噸,而沈在河底的粗砂只佔總量的5%~6%,人們挖走的河砂大部分都是粗砂,而且開採量已經連續15年超過了8000萬噸。這就把歷史上積存的河砂挖盡,沒有河砂河段正沿著大江大河自下溯江而上;過量濫採河砂造成河床嚴重下切,引發鹹潮上溯。

海平面上升加劇鹹潮漫延
海平面上升與鹹潮之間的關係引人注目。據由中國科學院、廣東省科學院等13個單位、100多位科技人員歷時8年合作完成的一項研究表明,珠江三角洲地區的海平面到2030年可能會上升30厘米。

據悉,珠三角的海平面每上升一米,海水便上推6~8公里。海平面上升加劇鹹潮對珠三角大片地區的蔓延,對這種情況決不能低估。

(來源:廣州日報)

參考文章:
海平面上升使珠三角災害增加
鹹潮肆虐珠三角

2005-01-18

eia (環評)

國家環保總局刮起“環評風暴”
這個絕對是2005年我國環保第一條喜訊:國家環保總局在京宣布停建金沙江溪洛渡水電站等13個省市的30個違法開工項目,並指出要嚴肅環保法律法規,嚴格環境准入,徹底遏制低水平重複建設和無序建設。據悉,這也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影響評價法》實施後環保總局首次大規模對外公布違法開工項目。 ...

為了把好“環評”關,國家環保總局最近接連重拳出擊:在此次曝光並停建30個違法開工項目前,已經先後對全國蜂擁上馬的電站項目的環境影響評價情况進行了全面清查,對68家不合格的環評單位進行了嚴肅處理。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人民大學環境學院院長李文華認為,“這場環評‘風暴’,將把一些地方領導和企業負責人頭腦裡的環保弦‘刮’得更緊!”

閱讀全文

respect nature (敬畏自然)

方舟子電視訪談 (C)新華網最近的南亞海嘯災難,引發了一眾討論國內博客辯論敬畏自然是否“反科學”、“反人類”、“以人為本”,幾乎把胡溫新政所提倡的口號都要把弄一番。從何作庥、汪永晨、方舟子、王維洛、到一眾正反雙方的博客互相爭辯,煞是精彩,是國內近期少見的環保爭論。

始作俑者:
何祚庥:人類無須敬畏大自然

回應:
人民網論壇特別策劃:人對自然,敬畏還是……
汪永晨:“敬畏自然”不是反科學
方舟子:“敬畏大自然”就是反科學
楊斌:“無須敬畏大自然”是妄言
王維洛:從中國傳統文化看“人定勝天”的本意
柯南:“敬畏大自然”是號召人類不作為
張田勘:我們該如何理解敬畏自然
方舟子:再說“敬畏自然”就是反科學
汪永晨:“敬畏大自然”就是反人類嗎?
鄭茜:把科學推上神壇也是反科學
薛克智:“敬畏自然”與“以人為本”
胡震晨:方舟子的科學精神需要加強
胡震晨:回到“敬畏自然”本身
胡震晨:對方舟子要反對什麼,維護什麼
康國平:不敬畏大自然還是不敬畏海嘯?
趙南元:“敬畏”是妄言之源——點評兩篇主張“敬畏”的文章

2005-01-09

mourning (悼友人)

蕭亮中新浪文化紀念專輯-逝者蕭亮中:行走在田野的赤子

蕭亮中,一個勤奮、敏銳的年輕的人類學者,因勞累過度,經搶救無效,於2005年1月5日淩晨4點許猝然病逝,年僅32歲。

這個質樸、優秀的年輕人從金沙江流域走到北京,那片鄉土成為他學術的起點。這半年多來,他為了虎跳峽-金沙江流域社會人民的權益四處奔走,最終,為摯愛的事業和鄉土獻出了年輕的生命。

在2005年1月5日淩晨4點許,大雪紛飛的時候,年輕的蕭亮中突然告別人世,走完了他32年執著而奉獻的生命歷程。

1972年12月5日,他出生在金沙江邊的雲南省迪慶藏族自治州中甸縣金江鎮車軸村,這個多民族聚居的連接漢藏兩地的美麗村落,後來成為他碩士畢業論文和書稿《車軸》的田野調查基地。同時,為著捍衛這個村落以及金沙江流域這片鄉土社會和人民的權益,他開始了四處奔走,幾赴金沙江,用他的熱情和堅韌來影響社會公眾,但體力的勞累和極度的焦慮卻最終襲倒了他。

1985年,在鄉村完小讀書的蕭亮中以全縣第一名的成績考入中甸縣第一中學,1991年,又以優異的成績考入中央民族大學民族學系,1995年7月分配到雲南民族學院中文系民族文化教研室工作了3年,其間,在臨滄地區雙江拉祜族佤族布朗族傣族自治縣猛庫鎮所進行的扶貧和社會調查活動,重新激發了他的學術熱情。1998年9月,他考入中央民族大學研究生院攻讀人類學專業。2001年7月碩士研究生畢業後分配至商務印書館工作,2004年12月,調入中國社會科學院邊疆史地中心,開始從事他極度熱愛的學術研究和田野調查工作。

作為長子和長孫,亮中孝悌有加,亦一直無微不至地關愛著弟、妹。帶著他的夢想,攜愛妻馬茜來到北京,共同走過了艱苦而恩愛的十年……

亮中是一個勤奮、敏銳的學者,有近百篇優秀文字和攝影作品發表在《南方周末》、《讀書》、《二十一世紀》、《大地》等海內外知名報刊,他的專著《車軸》和《夏那藏家》極富學術價值。但與生俱來的激情與社會責任感使得亮中最終成為一位真正意義上的公共知識分子。他把他短暫的生命獻給了他熱愛的事業和鄉土。

林谷撰文

連結:蕭亮中的生平

悼文一、
亮中
你走了,走得如此匆忙,讓人不敢置信,也不忍置信。因為你是那樣年輕而又充滿活力,你的豁達樂觀那樣富有感染力,沒有人相信死神會降臨到你的頭上。

我們只見過一次面,通過有數的幾封email,彼此並非深交。我甚至還沒有來得及好好認識你。但是這有限的淺淺交往,已經讓癡長你20多歲的我,深深為你的熱情、真誠所打動。你對家鄉和父老的一往深情,你對公益事業的熱心奔走,你對朋友的一諾千金,使我感覺你就像一縷陽光,一陣清風,讓人感到溫暖清新,值得信賴。

我們是為了虎跳峽而相識的,有限的幾次通信,也都是為了虎跳峽。除了熱愛這方水土的朋友,恐怕沒有人知道你為了保衛自己家鄉和人類自然遺產中的一塊瑰寶傾注了多少心血。這在物欲橫流的當今社會,是何等難能可貴!我們的戰鬥正未有窮期,而你,一個聰明睿智而又英勇的戰士,卻猝然倒下,怎能不讓人扼腕而斷腸!古人詩句“出師未捷身先死,常使英雄淚沾襟”,難道又應在了你的身上?

你走了,像是一顆明亮的星星墜落天空,帶走了那縷陽光,那陣清風。朋友們不再能仰仗你去做那許多煩瑣的文案工作,你也不必再通宵達旦地為綠色流域奮筆疾書了。如今在天上的你,會靜靜地看著我們,如何繼續你未竟的事業。

亮中,小兄弟,你走好。
熊蕾

悼文二、
過早的懷念
--悼亮中

不知道這封信應該寫給誰?
在我長長的地址簿中,你的名字和朋友們的名字排在一起,,雖然不是那麼起眼,但卻是我每次發信時一定要點的一個。這封信發給朋友們時,你的名字我還會點,因為我知道你沒有走遠,還在回頭張望,你只是去打前戰,為準備春節朋友們一起到你的家鄉虎跳峽,和你的鄉親們一塊過年。我答應了你,也約了好多,好多的朋友,我們都在期盼著那一刻------

在我們為留住自然江河自動組織成的隊伍中,你的加入不算早。可一走進來就那麼投入,那麼自信,那麼無畏,那麼執著。記得那是2004年8月一個炎熱的夜晚,你把改了一遍又一遍的為留住虎跳峽而書寫的呼籲發給我,我提出意見後又發回了你。你再次寫來的信只有四個字:早點休息。你在囑咐著朋友,可偏偏就忘記了叮嚀自己?

因為我們都是在用自己的業餘時間做著我們認為屬於我們自己職責的事。要是在上班時間開會,你老是很遺憾地對我說:請假不容易,下次能不能只用周末。為工作去做事和為所愛去做,我向來認為是從一個境界,到了另一個境界。而你剛剛走入為愛,剛剛告訴我,從此自己有了時間-----

2004年12月,短短的一個月的時間裡,你有求必應陪了幾撥朋友去怒江、去金沙江。范曉的眼前還留著你與他怒江邊一起尋找著那裡地質構造的昨天與今天的身影;史立紅和你一起走過虎跳峽的腳印更是依惜可辨;陽敏說:你在虎跳峽時曾打來一個電話,你告訴她虎跳峽礁石邊那洶湧的江水衝擊著你心中的諸多不平:我們人類對大自然;我們同類中的某些人對金沙江、對虎跳峽、對世世代代生你,養你的親人居住的家鄉;探究人類學,並在民族學研究上有著深厚底蘊的你,那一天,心中的悲憤與滔滔地的金沙江水一同發出的呼喊,還回響在陽敏的耳邊;5天前,新的一年開始的那一刻,你雖平靜了很多,但沈澱於心的對這些不公的不平,依然揪扯著你那承載了諸多愁緒的心弦,朋友們在電話裡聽到的還是你對新一年繼續為留住虎跳峽奔走呼叫的渴望,和要追求對正義聲張的不變;向郢和你在電話中商討為南方周末寫有關金沙江文章後,電話上的餘溫尚存;符濤清楚地記著,你們初次相識是去年10月底的聯合國水電大會上。那天晚上NGO組織商討策略,一直開會到11點過。結束後你們一起打車時,你接到《中國青年報》一位編輯的電話,要你為第二天就要刊發的一篇文章確認一張照片的時間和出處。為確保萬無一失,你又直接趕往報社。相信這一天,你的工作跨越了黑夜進入黎明;熊蕾正和朋友說著:你們只見過一次面,通過有數的幾封email,彼此並非深交。甚至還沒有來得及好好認識你。但是這有限的淺淺交往,已經讓癡長你20多歲的她,深深為你的熱情、真誠所打動。你對家鄉和父老的一往深情,你對公益事業的熱心奔走,你對朋友的一諾千金,讓人感到溫暖清新,值得信賴讓。使她感覺就像一縷陽光,一陣清風,一朵小花的奪目、鮮豔;林谷還在和友人誇著自己的好兄弟:你是一個勤奮、敏銳的學者,有近百篇優秀文字和攝影作品發表在《南方周末》、《讀書》、《二十一世紀》、《大地》等海內外知名報刊,你的專著《車軸》和《夏那藏家》極富學術價值。與生俱來的激情與社會責任感使得你最終成為一位真正意義上的公共知識分子。

奚志農從你那孤燈一盞、煤爐一塘、書桌一張的陋室裡出來後,怎麼也不能相信,21世紀就職於國家級學術單位的學者筆下的《車軸》,竟是在如此的環境中醞釀;長期以來受到天大的不公的一位女作家還記得,你在舊書攤上買到了一本她的著作後,你們一起對歷史的重溫,對明天的暢想。不管別人怎麼講,你是一定要請這位女作家把她的大名簽在你那已經藏於陋室、銘記於心的書上;2004年的倒數第二天,在清華大學NGO研究所召開的會上,你還在提醒大家,綠色流域的於曉剛在座,我們應該聽聽他們所承受的不公,你還在提醒中國河網肩負的責任:中國還在自由流淌的大江,大河怎樣才能源遠流長。

三十二年來,這樣的故事朋友知道發生在你生活中的每一天。也正因為有了這一天又一天,朋友們在和你相識的短暫裡,才有了友誼的永遠、永遠.。

汪暉今天寫來信說:希望有一天,能夠在金沙江邊與你重逢。還沒有走遠,還在回望,還有那麼多事要和我們一起做的你,聽見了嗎?你可知這絕不是汪暉一個人的心願。有此心願的還有金沙江和金沙江畔的大山;還有虎跳峽和虎跳峽上空的蒼天;還有你那年邁的奶奶,受人愛戴的爹娘和住在江邊的你的鄉親千千萬萬,萬萬千千。從今往後,金沙江不僅僅是你的家鄉,虎跳峽不僅僅是你關注的地方,你的爹娘,也不再僅僅是你自己的爹娘,我們願像你生活的那每一天:為它心懷感恩;為它自由奔淌、為它綠色綿延;你那年邁的祖母,和生你養你的爹娘,我們雖不能廝守,卻願孝順、祝福、以他們的安康為我們的惦念。

過早的懷念,過早的懷念會讓我們沈浸於今天的悲傷,也會讓我們努力于明天曙光升起於蒼穹與大地交彙的地平線。努力于留住上蒼創造的奇跡金沙江畔的虎跳峽、努力於重整已是滿目瘡痍卻仍不屈不撓地展現著自己壯麗的大自然。在這條艱難的路上,朋友們相信,你將永遠與我們同行。

汪永晨
2005年1月6日於山西
1月8日改於北京

2005-01-07

debt cancellation (減免/取消債務)

比海嘯影響更深遠的第三世界的債務危機
林藹雲

前兩天收到民間監察世貿聯盟有關減免第三世界國家債務的聯署聲明, 覺得他們提得很及時, 可是組織者卻沒有附加背景資料, 我想在香港沒有多少人知道何謂債務危機... 事實上債務危機對貧窮國家的影響可能比海嘯更深遠, 只是沒有即時災難那麼血淋淋而已.

閱覽全文

2005-01-06

Silk Alley (秀水市場)

北京的秀水市場是國內水貨、冒牌貨的集中地。不過位處市中心,早就成了地產開發商的囊中物。如今商戶要迫遷了,要搬到簇新的商場裡... 其實,這個景象似曾相識,以前香港的小販不是被強行驅趕逮捕,便是要接受搬到街市大廈裡,任憑他們如何抵抗。北京正步上了這條老路:從遷拆四合院、老胡同,到這個秀水市場。大開發商恃"財"傲物,奪去商販的空間,便是城市發展的必經之路嗎?

相關新聞:
京著名「秀水街」清拆惹抗議
北京秀水市場遭炸彈恐嚇 警方迅速封鎖現場
北京老秀水商戶被打 新秀水否認雇打手
秀水市場再出閉市說明 望商戶勿有過激舉動

2005-01-05

relief appeal

Dear folks,
Besides the major international aid organisations, such as Red
Cross/Red Crescent, Oxfam, MSF (Doctors without Border), World
Vision, Salvation Army, Unicef and several other religious
organisations, you can also make your direct, financial contributions
to the Asian tsunami victims. The following are the information from
the local groups that are involved in the relief work:

Thailand
Federation of Fisherfolks in Southern Thailand
(A member group of Assembly of the Poor)

Account name: Kong Tun Fuen Fu Chum Chon Chai Fang Andaman (Fund for Relief the Community in Andaman Coastal)
Account number: 372-0-01396-0
Account type: Saving account
Bank: Krung Thai Bank, Muang Trang Market Branch

And contact address is as follows:
Federation of Fisherfolks in Southern Thailand
8/3 Kok Kan Road
Tap Tiang Sub-district
Muang, Trang 92000
Tel and Fax: +66-75-212414

In Southern Thailand, the dead toll is increasing. The victims do not only include tourists, but also the fisherfolks in Pang Nga Province (near Phuket). Most of them are Mogan and Muslim fisher in Pang Nga province near by Phuket island.

The information of the communities is as below:
1) Mogan Ethnic Fisherfolk in 6 communities, Baan Pak Jog, Baan Tung Daab, Baan Ta Pae Yoy in Khao Pratong Subdistric, Kura Buri District. And Baan Ao Si Fah and Baan Mae Yai on Surin Island. Total population is about 800 and more than 30 dead. Most of dead people are children. All of them lost their house, fishing boat, school and other thing.

2) Muslim Fisherfolk Communities in 3 major areas. (1) Baan Baang Ka Yam, Baan Nam Kem and Baan Bang Sak in Ta Kua Pa District (2) Baan Tab Nua in Suk Sam Ran District. The dead toll in this community is about 50% of community member (founded 50 people). (3) Baan Ta Le Nok and Baan Ta Le Nok, the dead toll is about 70%.

Online donation for Indonesia and Sri Lanka

Global Greengrants' Fund
Global Greengrants' Fund is a U.S. 501(c)(3) tax-exempt organization, and will match the first $5,000 donated to this special relief effort. 100% of Tsunami Fund donations will be sent to these relief efforts. Greengrants' U.S. tax ID number is: 84-1612422

- Credit Card Donations. To contribute using a credit card, visit: http://www.greengrants.org/donate and click on the "donate now" button. Please note that the donation is on behalf of the Tsunami Fund.

GGF have a pre-existing relationship with the two organizations listed below, which allows for quick and easy transfer of funds. And they are currently working to identify groups in India that can accept immediate funds for relief efforts as well.

- Sri Lankan Relief Effort
The Saviya Development Foundation in Galle, Sri Lanka will respond to the devastation caused by the Tsunami by providing relief resources to the 25 refugee centers along the southern coast of Sri Lanka. Saviya will use donations to supply food and water to families in the area who have lost their homes and property, support medical efforts at the refugee centers, and to resolve local residential problems. In the past, Saviya has received Greengrants funds to restore and preserve the Madu Ganga wetlands, and to engage local school children
in this process.

- Sumatra Relief Effort
Indonesian NGOs including WALHI Friends of the Earth Indonesia have established the Indonesian Civil Society Coalition for the Victims of Earthquake and Tsunami to provide aid to the victims. They have set up crisis centers in Jakarta and Medan, North Sumatera.

The latest information on our activities and needs, as well as developments on disaster spots will be provided in the form of daily updates in the English website of WALHI-Friends of the Earth Indonesia. Go to http://www.eng.walhi.or.id/.

Food First / Via Campesina
Please support fisherfolk and peasant communities in their own relief and reconstruction from the Tsunami disaster. Donate at https://secure.groundspring.org/dn/index.php?aid=4589

Via Campesina (http://www.viacampesina.org) - the global alliance of peasant, family farmer, farm worker, indigenous and landless peoples organizations, and other rural movements - calls for solidarity with the millions of people affected by the tsunami disaster and is launching a global fundraising campaign to channel assistance to affected communities of fisherfolk and peasants, for their own relief and reconstruction efforts, through grassroots organizations.

We ask for your donation for direct emergency support to provide basic needs of food, clean drinking water, shelter and health care to affected fisherfolk and peasant families, as well as to help us initiate the long term work of reconstructing our own communities and rebuilding our livelihoods.

The relief philosophy of Via Campesina is that our communities should participate actively and be the key actors in the re-construction process, and that our fisherfolk and peasant organizations should play a key mobilizing and supporting role. Via Campesina wants to give our communities and organizations the political support they need in this process, and to help get the funds we need for reconstruction. The funds raised in this campaign will be used to strengthen local communities as the key actors in this process.

Examples of actions already underway:
In Indonesia, the National Federation of Indonesian Peasant Organizations (FSPI), a member of Via Campesina, together with a number of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 (NGOs), has created a civil society relief team that is now working in Aceh (with an estimated 25,000 dead and many times more missing and/or homeless) and in North Sumatra (5,000 dead) provinces to distribute supplies, and to carry out search and rescue missions for missing people. The situation in dramatic, and at the moment (30 Dec) there is no direct communication with many areas.

In Sri Lanka, perhaps the country worst hit by the tsunamis, the National Organization of Fisherfolk (NAFSO) has sent 5 teams to affected areas for relief work and help communities start the task of reconstruction. They have organized fact finding missions and are now defining how to cope with the urgent relief needs while communities plan and begin to carry the medium term work of rehabilitation.

Make a secure on-line credit card donation now by clicking on:
https://secure.groundspring.org/dn/index.php?aid=4589

Thanks for your support.

2005-01-04

tsunami (津波/海嘯)

最新消息
來自世界各地的志願者組成了全球聯網,呼籲民眾參與本世紀最大規模的拯救災民行動。
Tsunami Tragedy Blog

The South-East Asia Earthquake and Tsunami
News and information about resources, aid, donations and volunteer efforts.

請捐助南亞海嘯災民
新世紀的九級大地震,觸發印度洋海嘯,死亡人數不斷上升,已經突破144,000人。不希望死亡人數上升,而是善款數字上升。請不要猶豫,立即坐言起行,起碼捐款給各主要救援組織。
香港
紅十字會
樂施會
無國界醫生
國際
Global Greengrants Fund
Via Campesina

2005-01-03

nationalism (民族主義)

我想說的是:愛國不等於狹隘民族主義。具有國際視野的華人,對於國內的狹隘民族主義者,天天反美反日,世界不是友就是敵的心態,實在感到慨歎。他們是胡溫政權的支持者,但也是危害胡溫的大禍胎,如果胡溫繼續採取手段控制異見人士,反而讓這些人在國際舞台上左右中國外交,那樣只會讓人貽笑大方。其實,香港土共低調賑災,也是出於這個根源嗎?

賑災與中國的民族主義幽靈
張華
蘋果日報,2005年01月03日

當南亞大地震和海嘯的死亡人數激增至逾十萬人後,中國總理溫家寶隨即宣布,中國將援助南亞的金額和物資,由二千一百萬元人民幣大幅提高至五億元,並派出更多人到當地救災。這實在令人欣慰。可是,內地網民非議聲不絕,而且表現得異常冷漠、殘酷,其愚昧無知、自私自利已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中共多年的愚民政策造就這種狹隘民族主義者,將來他們勢必為禍人類。

網民留言:死光才好
中國網民多是知識階層,而且生活水平不錯。理論上,他們都受過苦,現在生活改善了,理應懷有赤子之心,對南亞災民致以最深同情,願意伸出援手。但恰恰相反,內地網站的留言版,一半以上的留言都反對政府向南亞提供援助,更不要說五億元那麼多了。

更可悲的是,在如此驚人的天災面前,還有那麼多中國人幸災樂禍,乘機臭罵「與中國為敵」的美國、日本、印尼和印度等國。有人在新浪網留言:「印尼自上世紀六十年代開始就不斷反華,這種垃圾死光才好。」「這麼大一場海嘯,明擺就是美國搞的一場核武器戰爭。」也有人在新華網上寫道:「印尼這種人渣國家,再震它一百級地震,全死光!」

只要有一點點常識和良知,就不會說出這種言論。把大海嘯說成是美國人的核武器造成的,不是無知嗎?因為印尼排華,就希望一場更大的地震來把印尼人滅族,不是無恥嗎?這是民族主義的幽靈蒙蔽了他們的眼睛和心靈,令他們只看到一己之利,沒看到人類應合作、攜手面對天災的必要性。沒有國際援助和幫助,中國能有今天的成就嗎?不要忘記,過去二十年,中國獲得數百億美元的國際經援。如果全世界都閉關鎖國,各家自掃門前雪,人類有今天的科技水平嗎?

放下歧見救災救人
印尼排華是事實,那些殺害華人的兇手自有印尼政府去對付,況且中國政府當年也曾跟印尼交涉,但印尼華人都已入籍印尼,中國政府不便多說,否則就是干涉別國內政。如果中國不滿意印尼政府緝兇不力,為甚麼不在聯合國提出譴責印尼的議案呢?難道所有印尼人都排華、殺害華人嗎?

在人命關天的時刻,我們最應該放下歧見、仇恨,同心同德,先救人救災。人命是最寶貴,當我們看到無數的小孩在苦苦掙扎,難道還能無動於衷嗎?當然,國內還有很多人沒有溫飽,因此在提供援助時也應量力而為,不必打腫臉充胖子。持這種想法,無可厚非。但是,中國絕不應袖手旁觀!況且,對鄰國施以援手,在外交上的利益實非這筆捐款所能比擬(詳見拙欄十二月三十一日的文章)。

2005-01-02

separatist (分離主義)

(註:沈旭暉說出了我也觀察到的問題,就是受災最嚴重的地區,同時是民族獨立活動最活躍的地區,印尼的亞齊、斯里蘭卡的泰米爾人地區和泰國南部的回教省份。我不敢斷言天災會激化民族矛盾,那便要看當局能否化危為機,把天災視為團結國家的一大機遇,否則便會如沈旭暉所說,出現「政治海嘯」。)

【咫尺地球】世紀地震和海嘯的善後,是各國綜合國力、執政能力和危機管理的大考。為人忽視的是天災已直接與災區國家的內部危機構成互動,令印度洋各國隨時出現「政治海嘯」。

隨美反恐耗資源無力禦天災
南亞各國勉強能以「國貧」為由,向國民解析海嘯警報系統「不勝負荷」,卻難以自圓其說何以花費大量資源追隨美國反恐,偏偏無視「天然恐怖主義」。資源錯配,牽涉各國的反恐外交、國內的反分離主義,似乎理直氣壯,其實一直蘊含結構性危機﹕因為它們反恐的投資,都沒有產生「經濟回報」的能力。單是印度向西方保證以西式反恐規格保護其資金和僑民,以換取克什米爾反恐的合法性,已是龐大的開支﹔要兌現取締境內灰色金融體系、以免恐怖分子洗黑錢的承諾,又激起傳統部落和種姓矛盾。大國反恐可以促銷新武器,窮國反恐卻不得不淪為「羊牯」,富足如台灣對購買美國軍備稍為表示猶疑,也被批評「不負責任」,一切「開流節源」,餘事可知。

結果發展中國家的資源都傾向保護「硬目標」,忽略戰略價值較低的「軟目標」,後者防禦恐怖襲擊和天災的能力,便成為犧牲品。

各國分離組織或藉詞譴責政府
更微妙的是印度、印尼、泰國、斯里蘭卡的重災區都有分離主義活動,印度的宗教基本教義派、印尼的亞齊獨立運動、泰國的南部回教省份、斯里蘭卡的泰米爾游擊隊都可能利用天怒人怨、天人感應一類「警兆」,譴責中央政府「反災」不力,乘勢鼓動悲情意識,要求控制境內資源。各國救災花費太少固然不行,撥款太多卻可能突顯中央政府過往的失德,從而鼓勵問責呼聲,分寸相當難以拿?。現在的孟加拉國,原來是巴基斯坦一部分(稱為東巴),令它獨立的導火線之一,就是1970年的一場造成50萬人死亡、100萬人無家可歸的特大風暴。巴基斯坦救援不力,不但造成人道災難,更催生種種「三分天災、七分人禍」的陰謀論,間接令孟加拉的1971年獨立戰爭成為人類近代史最慘烈的煉獄。

東非各國的連鎖海嘯在十多小時後拍岸,依然造成百多人命傷亡,也是一件「無頭公案」。索馬里的例子便最富啟發性。話說布殊把兩伊和北韓列為「邪惡軸心」後,先後點名了一批「流氓國家」和「失敗國家」,索馬里正是「失敗國家」的代表,因美國根本不承認當地政權有管治國家的基本能力,所以比薩達姆更低一等。問題是改造一個「流氓國家」遠比拯救一個「失敗國家」易,因為前者的國家基建可以「循環再用」,後者卻一切從頭開始。這樣失敗的國家,卻是因為美國在克林頓年代干涉失利後不顧而去、任由其分裂,才令它喪失保護國民的基本能力。須知非洲離印度洋更近的法屬留尼汪島島民獲得充裕警報,還有雅致到高地觀浪。

政治海嘯馬爾代夫最危
最宏觀的政治海嘯,則屬於海拔極低的島國,尤以馬爾代夫為代表。這類國家天然資源缺乏,只能依賴天堂的包裝吸引遊客,經濟的單一性極受天災影響。更致命的是全球溫室效應,令它們的土地一年比一年少,一場海嘯淹蓋一半國土,完全是末日式恐怖。太平洋最小的島國瑙魯和圖瓦魯都計劃一旦發生嚴重天災或水位持續上升,就乾脆宣布亡國,舉國(其實只是一萬人)遷往澳洲居住。馬爾代夫的國祚有多長,實在未許樂觀。

整場浩劫中危機管理最出色的國家,居然是遠在天邊的瑞典。它不但率先召開記者會公布拯救方案,也是首個把元旦定為「哀悼日」的西方國家——不是哀悼死去的本國人,而是災區所有死難者。世事總有因果,瑞典國防大學危機管理中心早已把各式各樣的危機應變製成公式,目前還與清華大學合作發展中國危機管理體系,令瑞典成為危機管理學的領袖。對中國來說,這不但是預防天災的工序,也是預防政治海嘯的未雨綢繆。特區政府其實毋須與國際接軌,只要能與祖國接軌,已屬萬幸。

(按︰標題、小題為編者所加。)

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兼講師 沈旭暉
(原載於明報,2005年1月2日)